數據、競爭、私隱:同床異夢

長久以來,企業一直利用資料去設計及推行策略。但近幾年,嶄新科技使企業能夠加重依賴「數據」――用另一個名詞去指任何被傳達、儲存、處理及利用,而數量和種類是前所未之多,複雜程度是前所未有之高的資料。就此而論,「數據」毫無疑問已冒起成為一種價值不菲,並且能夠為企業造就重大競爭優勢的新資產類別。數據促進創新,締造新商機,同時幫助發展以目標為本的業務模式,是企業走向未來的道路。

因此,反壟斷機構就商業行為進行競爭分析時,越來越多以數據作為考慮因素。不僅是利用數據經營核心業務(例如研究、社交網絡)的企業如是,認為高效數據的收集及處理對業界明顯有利的傳統行業也如是(例如醫療保健、金融機構)。首先,數據可以是市場勢力的源頭,尤其是行業的入行門檻是在於數據量的多寡、規模大小、網絡效應的,更是如此。第二,數據(格價比較;網上市場)能夠增加某些行業的透明度;擴大數據收集及在價格探索過程中互相分享對競爭造成的影響,至今仍未明確。最後,企業因為想更加容易取得數據,可能會投入由數據驅動的策略,但這可能被解讀為反競爭行為。舉例來說,企業或會拒絕讓第三方取得企業的數據;利用數據實行價格歧視;利用數據上的能力作為優勢,利用這優勢打入新市場;訂立獨家代理合約,阻止競爭對手取得重要數據;同意不在隱私設置上競爭,因為知道這些是消費者在作出區別時所考慮的因素。

當數據包含個人資料時,這個問題就會更為複雜,亦觸及個人權利和自由的問題。為保障這些權利,全球監管機構已經採用通常涵蓋廣泛的個人資料私隱法;企業現在使用和處理數據是要承擔重大風險的。在香港,個人資料的概念包含任何與一名在世的個人直接或間接有關的資料,不當地使用、移轉或丟失有關數據有可能導致公司承受巨額罰款,以及聲譽嚴重受損。

在這種新情況之中,法例與法例之間有可能直接互相抵觸。舉例說,在不抵觸私隱法及對抗性法例規定的情況下,反壟斷機構要求移轉的資料,可以是同一或其他司法管轄區適用的私隱法所禁止企業移轉的資料,包括僱員的個人資料或財務資料。監管機構和政策制定者現在該加強國際間的跨專業合作了。

Jurisdictions: 

年利達律師事務所(香港),合夥人(擅長處理反壟斷事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