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香港在知識產權訴訟方面邁進!

新訂定並在2019年5月6日實施的《實務指示》第22.1條,設立了「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其重點在於所有與知識產權案件有關的非正審申請及審訊,都會排期在主管知識產權審訊表的陸啟康法官或其他指定法官席前審理。

新審訊表的實施,是香港知識產權訴訟的可喜發展。長期以來,香港知識產權案件的審訊被嚴重拖延,而至少有一宗案件被拖延7年之久!在一些近期案件中,知識產權案件的訴訟方獲安排的審訊日期是遲至2020年底,與排期審訊獲批的時間相距超過18個月。新審訊表應可大大改善拖延情況,使香港與其他設立了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的已發展經濟體(例如英國、日本、新加坡)看齊,並讓香港趕上內地的發展(內地在多年前已成功設立知識產權專門法院和審裁庭)。

在2018年12月舉行的「亞洲知識產權營商論壇」上,陸啟康法官宣布設立該審訊表的計劃,並表示其目標是要讓所有案件於送交法庭存檔後18個月內進行審訊。陸啟康法官在其演說中,引用英國最高法院Lord Sumption(在Oracle America v M-Tech Data [2012] WLR 2026一案)的評論,承認在強制執行知識產權方面增加的費用及拖延,導致「知識產權的價值因訴訟而下降」。陸啟康法官表示,其目標是要確保能高效和具成本效益地處理知識產權案件。

我們現在身處的是一個步伐急速的時代,產品的行銷期和「保鮮期」可以很短。各國政府現時都高喊「創新」,而香港政府亦已制訂政策,要將香港發展成為一個「創新中心」。對於知識產權,倘若沒有實行牢固而有效的執法,很容易會導致知識產權擁有人喪失在開發新產品和服務方面所作的投資。另一方面,法庭須為中小企提供有效保護
(它們乃香港的經濟命脈所在),以免知識產權擁有人以激烈方式強制執行其知識財產權利,從而阻攔其他擁有新意念和新產品的企業進入市場。以迅速和實質方式裁定某項產品有否侵權,這不僅符合原告人及被告人的利益,也有利於整體經濟。

新程序

該審訊表是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72號命令設立,該命令載有為特別定法律程序的進行而訂立的基本規則。新訂的《實務指示》第22.1條為知識產權案件作出更為具體的規定,而我們預期司法機關在未來會發出進一步的實務指示。該新
《實務指示》訂明,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可為了「更妥善地規管該審訊表」,成立由法律執業者組成的諮詢委員會。

該《實務指示》規定,與知識產權事宜有關的民事法律程序可列入
「知識產權審訊表」中,而相關原訴法律程序文件上,須清楚標明「知識產權審訊表」字樣,訴訟編號前並須加上HCIP等字。此外,
《實務指示》第24.1條亦已作出修訂,以涵蓋下列四類在令狀提述的知識產權申索性質:「商標及/或假冒」、「專利」、「版權及/或外觀設計註冊」、「知識產權(雜項)」。

可列入該審訊表的事宜類別,其所覆蓋的範圍相當廣泛,包括「傳統」知識產權訴訟,例如假冒,以及根據專利、版權、註冊外觀設計及商標等條例提起的訴訟。此外,一系列範圍廣泛並可能會提出的申索(包括與外地知識產權、商業秘密、網域名稱、專門知識、知識產權發牌等事宜有關的申索),亦可被列入該審訊表中。

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享有酌情決定權,可主動將某事宜移至或移離該審訊表,而已在2019年5月6日暫停處理的知識產權訴訟的當事方,可向法庭提出申請,要求將某項事宜轉移至該審訊表。在雙方同意的情況下,可通過一封由雙方代表律師(如某一方並無法律代表,便由該方)簽署的函件提出有關要求。若其中一方不同意有關轉移,另一方須向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提出申請,而反對的一方亦須以書面述明反對理由。所有向法庭遞交的文件須送達予訴訟的另一方。(這項程序與第72號命令第5條規則不同,該規則要求以傳票方式提出轉移案件的申請。)除非法官作出其他指示,否則該申請將以書面形式處理。

案件管理傳票

新《實務指示》規定,若訴訟是藉令狀展開,訴訟方應於狀書提交期結束後28天內發出案件管理傳票,並在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席前進行聆訊。須注意的是,在適當情況下,第72號命令第8(1)條規則容許列於特定類別審訊表的訴訟,可在狀書提交期結束之前發出案件管理傳票。適合提早發出案件管理傳票的案件包括:(a)在複雜知識產權案件中,訴訟一方希望就所採用的狀書類別獲頒特定命令(例如在專利案件中,運用申索圖表來提出侵權和有效性方面的問題);(b)要求對商業秘密作特殊保密處理;或(c)訴訟一方欲就某些特別緊迫的時間安排尋求指示。

陸啟康法官於2018年12月的演講中稱,訴訟各方可預期法庭將會作出有力的案件管理指示,並會盡可能至少提供指示性的審訊日期。

假如有關案件是藉原訴傳票或原訴動議展開(當中大部分是來自商標或專利註冊處的上訴),它將會排期在知識產權法官或其他指定法官席前進行聆訊,而《實務指示》第5.8條的程序將會適用,首次聆訊將會在內庭進行,訴訟各方可在相互同意情況下處置該宗聆訊。

非正審申請

所有非正審申請均須排期在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席前進行聆訊。正如其他特定類別審訊表的情況一般,非正審申請的數量將會減少。訴訟各方若知悉某項申請將會由某位特定類別法官處理(他也相當可能是該案的主審法官),他們會極可能避免作出「投機性」的申請,及同意該等處置或具充分理據的申請。

法律執業者應注意,藉第72號命令第2(3)條規則、及第32號命令第11(1)(f)條規則的施行,聆案官無權處理任何列於知識產權審訊表的非正審申請(包括時間傳票),除非藉法官命令或某項實務指示的條文而獲明確授權。第32號命令第11(1)(f)條規則規定,聆案官不可處理任何須由法官處理的事宜或法律程序。第72號命令第2(3)條規則規定,只有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
(或第72號命令第2(4)條規指明的其他法官)才可行使與特定類別審訊表所列的案件有關的權力。(參看Ng Wing Man v Everbest Port Services [2013] HKCFI 455; HCPI 780/2012 (21 March 2013) 一案中有關人身傷害審訊表的討論)。

非正審強制令

《實務指示》第11.1條亦已作出修訂,為知識產權案件的非正審強制令緊急申請作出規定。總括而言,單方面的非正審強制令申請應盡可能向主管該知識產權審訊表的法官提出,而其後的提訊日亦將在該主管法官的席前。假如該主管法官或其他指定法官無暇處理,便應與當值法官聯絡,由他就該申請應如何進行作出指示。該當值法官可自行審理該申請,又或是將有關事宜移交知識產權法官或其他法官處理。

雙方之間的非正審強制令申請,應盡可能在主管該審訊表的法官席前審理。該案件若為知識產權案件,那麼在為該雙方之間的傳票排期時,須給予法庭書記通知,並要求由知識產權法官或其他指定法官進行審理。

總結

知識產權審訊表的實施,是香港的一項可喜發展。香港在知識產權案件處理方面,遠遠落後於全球最佳實務,知識產權特定類別審訊表的設立,無疑會改進其對知識產權案件的處理,並確保香港能達致成為一個創新中心。

Jurisdictions: 

大律師

馬錦德先生是香港的執業大律師(之前他是香港的一名事務律師),執業範疇主要為知識產權及其相關領域。自2016年9月開始,他成為香港大學的法律客座教授,任教該校的知識產權法學碩士課程。此外,馬錦德律師亦是: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Hong Kong SAR and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知識產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主編兼合著者;Patent Litigation in China(《中國的專利訴訟》)一書的作者,並出版了Gunboat Justice (《砲艦正義》)一書,論述英、美在華治外法權的歷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