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缺陷的軟件:確定責任範圍(第二部分) 軟件的隱含條款

「悲觀者抱怨風向,樂觀者期待風向改變,務實的人調整船帆。」— 威廉‧亞瑟‧沃德

導言

從律師的角度來看,在每次合同糾紛中,若將客戶比作一支軍隊(他們的態度和資源將決定你擁有的力量),那當事方簽訂的合同則如同打訴訟戰的戰地地形。

合同的起草亦類似競選活動,雙方盡量取得最佳位置,才能支配追隨者。

若合同的起草因各種原因失敗,隱含條款將會決定爭議的法律戰地地形。這些隱含條款可來自成文法或普通法。通過法規引入的隱含條款(例如適銷質量和適用目的)將變得尤為重要。

法律的適用:軟件是商品、服務還是其他?

St Albans City and District Council v International Computers [1996] 4 All ER 481一案中,法院裁定:

「硬件本身不能做甚麼。軟件才是系統真正重要的部分。」

St Albans案進一步指出,軟件程序是用於指示硬件執行操作而預設的指令和命令。有缺陷的軟件類似「措辭不佳的說明書」,因此無法區分一件產品是否為「有形的」。

不幸的是,這個裁決導致軟件僅通過有形媒介(例如DVD)使用時才會被視為商品。因此,通過互聯網(例如通過下載)提供的服務便成為了一種特殊類別,不受《商品銷售條例》保障。ASX Operations and others v Pont Data Australia [1990] 27 FCR 460是一個支持該裁決案例:

不跟從……應該通過擴展『商品』的一般含義,進一步將『電子信號』也包含在『商品』的定義當中。

普通法的適用:軟件的隱含條款

Trollope & Colls vs North West Metropolitan Regional Hospital Board (1973) 1 W.L.R. 601 at 609 (H.L.)是典型的案例,

「只有在法院裁定當事方確定有意將某未列明的條款構成其合同的一部分時,才能證明該未列明的條款是一條隱含條款。」

就此,St Albans案裁定,軟件程序應具有符合合理適用的隱含條款。

因此,儘管通過互聯網取得的軟件可能具有應符合一定用途的隱含條款,但適銷性標準則可能不適用。

總而言之,確定賠償責任的適用法規和案例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因此,與其依靠法院干預,不如通過合同來使法律的戰地地形更具體化。

提供方式的重要性

軟件程序員應注意,提供軟件的媒介將影響適用的隱含條款,因此應採取不同方法令合同更加明確:

3.   通過光碟—ASX案例顯示,《商品銷售條例》等條例適用於實體交付的軟件。為了使條款清晰,並盡可能的避免使用隱含條款。供應商通常會使用拆封許可(在塑料包裝內附上縮小印刷的合同)以限制他們的責任。
4.   通過互聯網—因不可能使用拆封許可,為了使條款更清晰,供應商通常會通過「點擊授權」或「訪問授權」的方式來落實合同(訪問/下載前必須接受條款)。但是,這樣軟件就受《電子交易條例》規管。

關鍵要點

應注意,較佳的做法是一開始就訂明清楚軟件條款,並獲得各方的認可和同意,而非依靠法院的干預,因為裁決的方向將難以預料。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

朱喬華律師

吳清然見習律師
 

 

 

Jurisdictions: 

香港事務律師

朱喬華是一個香港事務律師,專注於訴訟和另類排解糾紛程序。

他的經驗包括在香港首宗涉及加密貨幣的訴訟中代表成功的一方,以及在世界貿易組織政府採購協議下代表醫療保健行業在審查機構面前挑戰政府的招標結果。

在成為律師之前,朱律師曾在醫療行業工作,擔任私立醫院的資訊科技部門主管並監督採購業務。

見習律師, 柯伍陳律師事務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