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中國的五大仲裁考慮

楊炎龍合夥人,王驍律師,瑞生國際律師事務所

對於在中國的仲裁當事人或者考慮在中國透過仲裁解決糾紛的人來說,不細心考慮執行裁決和仲裁規則差異或許是麻煩的起因。

近年中國經濟增長吸引了大量海外投資。然而,正當中國大陸與世界各地的商業聯繫擴濶深化之際,相關中國的商業糾紛也同樣增多。人們普遍認同仲裁是一種效率高而且效果不錯的爭議解決方法,既為爭議方提供處事中立的仲裁員,也能針對對手方的資產強制執行裁決。仲裁程序可不像法庭程序,前者通常都保密進行,這樣做有助保護爭議方的聲譽、專有信息和客戶身份。仲裁員通常是各方當事人基於仲裁員的行業經驗挑選出的業內專家,因此跟法官相比,大部分都是解決涉及複雜商業交易或投資產品和結構的更合適人選。除了這些整體考慮外,各方當事人應當了解中國大陸及更大範圍地區獨有的仲裁特色。我們詳述五大仲裁要點;各方當事人對此加以考慮能夠提高強制執行判決的可能性,但這五大考慮也可能是解決商業糾紛時遇上麻煩的起因。

背景:中國法院體系

中國法院分四級:基層人民法院、中級人民法院、高級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一般而言,基層人民法院不介入國際仲裁。中級人民法院通常負責研訊對仲裁協議效力提出的質疑,以及強制執行外國的仲裁裁決。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實施的預報表,如果中級人民法院裁定不強制執行《紐約公約》仲裁裁決或外國的仲裁裁決,中級人民法院必須將案件提交高級人民法院進一步覆審。如果高級人民法院同意中級人民法院的裁定,不強制執行該裁決,高級人民法院必須將案件提交最高人民法院覆審。中國就是這樣確保國家遵從《紐約公約》義務,也確保不會在特殊情況下方強制執行仲裁裁決。

1. 中國進行仲裁可以提高強制執行臨時措施的可能性

如果與中國對手方在某問題上出現糾紛,在中國境內仲裁可提高強制執行裁決的可能性。自2012年起,中國民事訴訟法准許在展開仲裁前扣押財產。然而,中國法院目前並不承認或強制執行外國准許扣押中國境內財產的臨時裁定。因此,從強制執行臨時措施看來,對於尋求向海外沒有資產的另一方中國當事人強制執行仲裁裁定的外國當事人,在中國境外進行仲裁可能較為不利。

2. 臨時仲裁和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不可在中國強制執行

《仲裁法》第16條規定,仲裁協議內容應包括選定的仲裁委員會。在這規定下,境內臨時仲裁(包括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仲裁)便被禁止。在德國旭普林國際工程有限責任公司(Züblin International GmbH)與中國無錫沃可通用工程橡膠有限公司案,最高人民法院裁定,應撤銷承認和強制執行國際商會在上海作出的仲裁裁決,理由是協議只規定根據「國際商會規則」仲裁,「並沒有明確指出仲裁機構」。然而,透過臨時法律程序取得的外國仲裁裁決一般都獲得中國法院承認和強制執行。

3. 國際商會仲裁一般應選擇的仲裁地

雖然《仲裁法》沒有明文禁止國際商會在中國大陸仲裁,但一般假定外國仲裁機構不准在國內運作。然而,在最高人民法院最近在龍利得包裝印刷有限公司與BP Agnati S.R.L.案的裁決看來,最高人民法院的意見似乎是,規定根據國際商會規則由國際商會負責但在上海仲裁的仲裁條款是有效的;不過,最高人民法院最終突然停住了步,未有繼而裁定可強制執行根據有關仲裁條款作出的裁決。這類裁決可否在中國強制執行仍是個未知數——究竟這類裁決是《紐約公約》下的非內國仲裁裁決還是內國裁決。因此,對於要根據本身的規則進行仲裁的外國仲裁機構來說,雖然Longlide案的裁決似乎是個希望,但又始終有置身五里雲霧之感。如果當事人想由國際商會仲裁,在中國大陸進行聆訊,那麽,在仲裁協議內指明在聆訊地不遠處,例如香港或新加坡,作出仲裁仍是明智之舉。儘管在近年的瑞士德高鋼鐵公司(Duferco SA)與寧波市工藝品進出口有限公司案,寧波中級人民法院強制執行國際商會在北京作出的裁決,但裁決理由是判定債務人程序上被禁止爭辯指,仲裁協議是因為他未有在首次仲裁聆訊前提出反對而無效。這裁決的影響力很可能相當有限。不然,當事人也可能想用特別為中國大陸制定的國際商會條款,雖然強制執行的問題仍是叫人擔心。

4. 凡爭議兩方同為中國法人的,不可在中國境外仲裁

中國法律沒有允許同為中國法人的爭議兩方選用外國仲裁機構,或者在中國境外進行臨時仲裁。(見江蘇航天萬源風電設備製造有限公司與艾爾姆風能葉片製品(天津)有限公司。這裁定顯示法庭希望阻止國內當事人繞過中國法院和法理。)「中國法人」的範圍驟眼看來較為狹隘,其實不然:即使外商投資企業(「外資企業」)的投資者是外國投資者,外資企業在中國成立為法人也會成為《仲裁法》下的境內實體。在那情況下,仲裁必須在中國境內進行。

5. 香港仲裁裁決可以在中國強制執行

根據「相互安排」,在香港獲發給的仲裁裁決,包括臨時裁決,獲得中國大陸承認並可予以強制執行。然而,非貨幣裁決,例如禁制令,不在安排涵蓋範圍內。申請人因此在選擇以香港還是中國為仲裁地時,應當考慮自己想得到的結果。

結論

在中國大陸遇上商業糾紛的,特別是外資企業,應當考慮在中國境內還是在其他地區進行仲裁,以及考慮當如何達致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