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述人身傷害個案按期支付未來金錢損失賠款諮詢文件

前言

在香港,法庭會在人身傷害個案中判給整筆支付的金錢損害賠償。未來金錢損失的損害賠償是按照與過去金錢損失的損害賠償相同的基準,即回復原狀基準(意思是十足補償損失)予以判給。

對法庭來說,為判給「一次過」整筆款項而作評估是一項困難的工作,因為在受傷之前和之後存在與索賠人的生活變遷有關的各種無法估量的因素,在社會經濟格局的變化中索賠人可能會發現自己。在此等情況下,法庭被迫承擔「水晶球預測」的任務。此方式帶來不可避免的問題,即就未來金錢損失判給的整筆款項不是太少便是太多,並且一直被普遍批評為不精確及不科學。

在上述方式以外,包華禮法官於Chan Pak Ting v Chan Chi Kuen & Anor (HCPI 235/2011 [2013] 1 HKLRD 634 at paras 5-6 and HCPI 235/2011 [2013] 2 HKLRD 1 at para 128) ("Chan Pak Ting")一案中, 精明地指出可就未來金錢損失作出按期付款令,作為另一選項,惟迄今為止尚無法例容許此事。

2015年初,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及律政司司長委託法律改革委員會進行研究,從而確定是否需要作出改革,以實施按期支付令;以及,設立一個機制,用以訂定和檢討人身傷害個案中為評估損害賠償而採用的推定投資回報率,是否可行及適切。」

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小組委員會深入研究了與十一個司法管轄區有關的法例,包括:英格蘭與威爾斯、加拿大、澳洲、德國、愛爾蘭、荷蘭、新西蘭、蘇格蘭,新加坡、瑞典和美國,並尤其關注英格蘭和威爾士及愛爾蘭的相關法律發展:前者是基於其法律制度與香港的類似,而後者是基於其在這一法律範疇的最新發展,以及其與香港也可能會遇到的類似潛在問題。

海外司法管轄區的經驗

英國

《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經《2003年法院法令》第100-101條修訂)於2005年4月1日生效。簡而言之,根據該《1996年法令》第2條,就人身傷害的未來金錢損失判給損害賠償的法庭,可命令有關損害賠償須全部或部分以按期付款方式支付,而法庭必須考慮是否作出該命令。不論是否經當事各方同意,法庭均可規定採用按期付款方式。

在按期付款令下的付款,通常會與零售價格指數掛鉤並作出相應調整。此外,法庭有權根據按期付款令而對具體支付項目進行指數化計算,例如,以其他更適當和相關的指數(例如國家統計局公布的收入統計數字)來計算與收入相關的損失。此外,按期付款令也可以規定進行步階式付款,以照顧受償人在不同生活階段所面對的經濟需要變化。

根據第2(3)條,法庭除非信納有關的按期付款能合理穩妥地持續作出(如第2(4)條所列明者),否則不得作出按期付款的命令。

根據第2(5)條,法庭可在有關命令中加入特定條文,以確保按期付款能合理穩妥地持續作出。為確保按期付款能穩妥地持續作出和舒緩財政負擔,被告人多傾向依靠保險及年金。

如根據按期支付令而獲得金融機構付款,而該金融機構沒有履行付款責任,則「金融服務補償計劃」將會提供保障。

愛爾蘭

愛爾蘭近期對有關人身傷害補償的法律進行改革,在此之前的損害賠償均是以整筆款項的方式評估及判給,以補償過去及未來的所有損失,包括金錢及非金錢損失。

《民事法律責任(修訂)法案》(Civil Liability (Amendment) Bill) 於2017年2月8日提交愛爾蘭議會 (House of Oireachtas)。‍該法例旨在賦權法庭可在災難性個案中以按期付款令的方式判給損害賠償,而這是它的一個特色。

該法例訂明法庭在顧及原告人的最佳利益及案件的所有情況後,有權在合適的情況下作出按期付款令損害賠償。此外,該法例還載有關於按期付款令必須穩妥及其指數化計算的條文。該法例又訂明,按期付款令涉及的款項不會被徵收入息稅,而有關付款在破產的情況下亦不予計算。

其他司法管轄區

在澳洲和蘇格蘭等司法管轄區,法庭只可在當事雙方同意的情況下作出按期付款令。

一些司法管轄區(例如德國和新西蘭)採用的補償制度,在很大程度上與香港的制度不同。根據德國《民事法典》第253(2)條,申索人有權期望合理補償,但沒有獲得十足補償的明示權利。

新西蘭所實行的是「不論過失」的意外補償計劃,而它有別於在普通法下向因他人疏忽而受到人身傷害者作出補償的制度。根據有關法定計劃,任何人在新西蘭受到「意外導致的人身傷害」,可就其損失向意外補償局提出補償申索,而那是一個官方機構,負責管理該國不論過失的意外傷害補償計劃。

折扣率

一個與按期付款有關的重要問題,是訂定折扣率,以供在人身傷害個案中評定估損害賠償時選取乘數作計算之用。

損害賠償基於加速收款的原因,假如該整筆款項未作扣減(扣減是因為這大筆金錢在原告人手上是可用作投資以產生收益的),便可能對原告人過度補償。折扣的計算,是以能合理地預期該筆損害賠償款項如用於投資可得的推定回報率為準,而投資的方式須使原告人能夠在整段期間彌補其損失的總額。

實際上,在計算損害賠償過程中所用乘數的選取,受到折扣率支配。乘數只是折扣率的另一表述,此數可從人身傷害個案的精算學計算表(例如英國的奧格登計算表及香港的陳氏計算表)中讀取。

一旦釐定了損失期(或未來需要期),接着下來按特定折扣率選取乘數只屬數學計算而已,故再無空間讓法庭基於「生命中的或有事件」作司法修補(見勞埃德勳爵(Lord Lloyd)在Wells v Wells [1999] 1 AC 345案的判詞,第378頁C行)。

數十多年來,在人身傷害個案中,基於上議院在Cookson v Knowles [1979] AC 556案中的判決,經扣除稅項和通脹後的假設投資回報率為4%至5%(或4.5%)。基本假設是,受償的一方藉着設立資產組合以產生每年收益,將能賺取(經扣除稅項和通脹後)4 至5% 的實際回報率,這項收益連同部分本金,足以十足補償該名寡婦因失去生活依靠而蒙受的損失。

基本上,Wells v Wells [1999] 1 AC 345案認同受傷害者不應被迫承受不必要的風險,例如投資於股權所帶來的風險,以求取更高的回報率,結果導致更高的折扣率和更低的乘數(即意味判給額會更低),如此一來會令犯過錯者得益。在Wells v Wells案(同上)中,上議院確信折扣率應基於指數掛鈎政府證券(ILGS)而訂定。根據證據,基於指數掛鈎政府證券的折扣率(經扣除稅項和通脹後)訂定為3%。

其後,萊爾格的歐文勳爵(司法大臣)行使其在《1996年損害賠償法令》第1條下的權力,損害賠償訂定折扣率為2.5%(淨額)。訂定折扣率可省卻支付所需的額外投資顧問費用。投資於指數掛鈎政府證券的程序頗為簡單,而在訂定折扣率時已將管理費這個因素計算在內。因此,其後的個案如欲申索投資顧問費用,已不予接納。

令許多人感到詫異的是,司法大臣於2017年2月27日宣布減低折扣率至負0.75%,自2017年3月20日起生效,而蘇格蘭也於2017年3月28日跟隨。這並不太難想像,主要原因是由於前數年總體投資回報率持續低下所致。

繼此發展之後,英國司法部和蘇格蘭政府進行諮詢,主題為「人身傷害個案折扣率,未來應如何訂定」(The Personal Injury Discount Rate, How it should be set in future),諮詢期由2017年3月30日起至同年5月11日止。在諮詢後撰寫的報告書於2017年9月發布。‍該草擬法例的發布,目的是徵求公眾意見。

香港的情況

在香港,由於有Chan Pui Ki v Leung On [1996] 2 HKLR 401案的裁決,故在選取乘數時,原告人受制於4.5% 的推定回報率。

近期政府或半官方機構都有發行(以港元為面值的)債券,惟香港仍沒有指數掛鈎政府證券的對等工具。在過去十年生活於香港的人都會知道,並無任何投資可帶來接近4至5%的淨回報(更遑論低風險投資)。雖然投資無須徵稅,但通脹率高企。

多年以來,或許曾有零星原告人企圖質疑在Cookson v Knowles案(同上)中作出,並為Chan Pui Ki v Leung On案(同上)的裁決所貫徹的基本假設。然而,原訟法庭法官包華禮經審理多宗災難性的案件後,最終在Chan Pak Ting案的判決中作出指引,‍開出清晰的前路,讓人們深入地再度探究有關課題。

從包華禮法官對法律所作的闡釋,清楚可見多項原則:

(a)原告人實際上如何投資其所得的損害賠償,是無關重要的;及

(b)保費由於折扣率向下調整而上升(因而導致更高的乘數),此一事實不應影響原告人獲得「十足補償」的資格。

包華禮法官基於所援引的經濟方面的證據,參考之前5至12年的回報,按照未來需要期的長度,訂定折扣率(經扣除通脹和管理費後)如下:

重要的是,在仔細檢視一段長時期工資增幅與零售價格增幅的差距(少於0.5%)後,包華禮法官裁定以不同折扣率應用於基於收入的損失成分(例如護理照顧費用),這個做法是沒有理據支持的。

源於包華禮法官在Chan Pak Ting案的裁決而引起的上訴其後遭放棄。然而,該案的取向和新折扣率在Chan Wai Ming v Leung Shing Wah [2014] 4 HKLRD 669案為上訴法庭所全面認同。

由法庭在訴訟程序中對折扣率進行檢討,費用會是非常高昂,而當中所涉及的資源,會令許多屬個人身份的申索人望而卻步。

海外司法管轄區的經驗

小組委員會亦研究了海外司法管轄區(英格蘭與威爾斯及蘇格蘭除外)在折扣率方面的運作情況。除了新西蘭實施不論過失的補償計劃外,其他各海外司法管轄區的法律,均藉成文法規或判例法訂明某一折扣率(範圍從1.5%至5%)。

所諮詢的問題

小組委員會邀請公眾就第一個關鍵問題(問題1)提交意見書;亦即原則上,法庭應否獲立法賦予權力,在人身傷害個案中就未來金錢損失的損害賠償作出按期付款令?

在問題2中,我們邀請公眾就折扣率的訂定和發布應採用甚麼機制發表意見。此外,我們亦邀請公眾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或任

何其他人士或機構應否作為獲賦權的主管當局,對折扣率進行定期檢討發表看法。

在問題3中,我們邀請公眾就法庭判給和檢討按期付款令的權力,應施加甚麼考慮因素和限制(如有的話)發表看法。例如:

(i)法庭判給按期付款的權力,是否應不論法律程序的當事各方同意與否;及

(ii)這項權力應否限於涵蓋特定類別的人身傷害個案,而若然如此,應如何界定有關的個案類別。

對於問題4,我們邀請公眾考慮檢討按期付款令及相關或有事件的情況,以及現行判給「暫定損害賠償」的體制,應否與按期付款令的體制並存。

最後,在問題5中,我們邀請公眾就以下問題提交意見書:法庭在作出按期付款令之前,應否考慮付款方的穩健程度、提供資金選項和合適性,以確保按期付款足夠穩妥。

諮詢

諮詢期將持續4個月,直至2018年8月24日結束。小組委員會歡迎各界就本諮詢文件所討論的任何議題提出意見、評論及建議,並熱切期望法律界人士就這一重要論題發表看法。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