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構內部職位的市場︰2016年預測

儘管市場上有很可觀數量的新委任職務,但今年第1季度的開始對機構內部的金融服務法律領域來說是相對「呆滯」的,這源於曠日費時的招聘流程和招聘審批被某程度延遲。

鑑於中國股票市場之確實風暴及比往常早到的中國新年,我們看到銀行、保險和資產管理業聘請的意欲顯著增加,此趨勢伸展至第2季度。整體上這是由於各個行業對招聘需求的戰略決策,均致力於亞洲和此地區的進一步增長,以及各輪內部薪酬及花紅支付。由於人們希望抓緊機會領取花紅,並在此期間轉職可於2017年獲得按比例發放花紅的更多份額,所以每年這個時候在市場中總能看到一定程度的變動。下面我們分析了在這些關鍵領域的事態發展,並提供我們對2016年剩餘時間的預測。

銀行業

2015年在北亞洲銀行領域內是非常忙碌的一年。雖然該年沒有正如我們在2014年第4季度那樣看到的招聘數量 ,但銀行內大部分的職能迅速回復意欲。因此,有衍生產品經驗的律師(股權及期指)是高需求人才,用以支援銷售和交易業務,以及私人財富和資產管理平台,並作為非爭訟性監管角色,旨在支援進行全球衍生產品改革和在亞洲實施規例(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 Frank Act",歐洲市場基礎規例"EMIR")和亞洲司法管轄區的等效規例。

在整個地區,投資銀行部職能(股權資本市場/債權資本市場/合併及收購)是有一些增長。雖然這在年底已減退,但這通常是對市場有信心的一個標誌。2016年已看到這個領域的法律人員總人數減少。然而,訴訟及調查隊伍繼續增長,對具有金融服務相關的爭訟經驗之頂尖律師仍有高需求。

投資銀行的私人財富和資產管理部也一直非常活躍,因為這一領域的人才爭奪戰繼續是求過於供。對擁有私人和公共基金經驗的律師需求特別高,這是中國語言技能作為先決條件的重要領域之一。

雖然我們確實看到董事級別職務的數目在市場中於夏天和整個下半年有所增加,但一般來說,大部分的職務是在副總裁級別。將重點放在內部調遷仍然是一個優先事項,但對區域內大多數職務來說卻並非一項選擇。

保險

鑑於主要機構間的競爭程度和相對稀少的律師具有非爭訟性保險經驗或投資產品經驗,因此,像基金領域的,保險業仍然是一個忙碌的界別。香港企業的初級到中級之間的職位保持一貫的流動性。在區域性層面,雖然仍有一些有意思的職務適合專攻跨境事務工作的資深律師,但大量的招聘已經較少。

資產管理

在2015年看到買方公司的招聘數量急劇上升。擁有零售及/或另類經驗的基金律師存在高需求,因為這領域的機構在整個地區變得越來越積極。我們也看到了大量建基於歐洲、美國和中國的機構進駐香港,令到已經是很少候選人的人才庫進一步流走人才。鑑於與監管機構的互動程度的需要,這些職務一般總是要求候選人具有中文語文能力。

由於該區初創公司的數目,加上現有公司擴展並發行新基金,與擴大至更廣泛的資產類別,使另類基金及私募基金領域也一直非常活躍。雖然具有混合或更多下游事務經驗的律師也可有不錯的選擇,但主要關注點一直落在那些具有確實成立基金經驗的律師。中國語文技能並不一定是這些職位的先決條件,而通常有海外經驗的律師也同獲視為有利條件。

2016年展望

2016年有一個不祥的開始,中國經濟的持續不確定性和日益下跌的石油價格對情緒及市場的樂觀程度均有負面影響。雖然如此,我們已獲知在金融服務領域內今年的若干新職位,以及除了極少數,替換的人還繼續進入市場。預計進程時間會比往常稍長,因為需要更多的全球性核准。

有早期徵兆顯示花紅是絕大多數將與去年相若,這被認為在大多數情況下,是一個好的結果。有幾間著名的歐洲公司預料花紅總額較小,但這些只是少數幾間。由過去的幾年到現在的趨勢看到,花紅對法律團隊已成為較為主觀而不是規範的。

僱主正在不斷地尋找新的方法以確保留用員工,而我們預計見到薪酬模式繼續趨向高底薪及較低的可變因素組合,以及更靈活的工作安排與更大的內部調動。

副董事
Pure Search 金融服務

Michael專攻把法律專業人員配置到北亞洲各地銀行和金融服務業的內部職位。他已建立了強大的客戶和候選人的人脈關係,並已成功地將律師配置於銀行、資產管理公司和私募股權公司的從副總裁到首席法律主管等階層。

Michael在倫敦和香港已有數年的招聘工作經驗。在2014年加入Pure Search及遷到香港之前,他在倫敦的一所全球招聘公司開始他的職業生涯,範圍遍及銀行和另類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