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詐及使和解無效
「欺詐使一切變得無效」(fraud unravels all)(不論是判決、合約,還是其他交易)是律師耳熟能詳的原則。
 
在最近的Hayward v Zurich Insurance Co. Plc[2016] UKSC 48,留待由英國終審法院裁定的主要爭論點是,基於失實陳述有欺詐成分而向法庭申請把和解協議作廢的被騙一方,是否必須證明自己被誘使以致和解是因為相信失實陳述是真的。要是這樣的話,這對於被告人(承保人)來說是有些難度的,因為被告人早在2003年訂立和解協議的時候,已經對原告人在向他僱主提出的損害賠償申索中所聲稱的傷勢存疑。
 
2009年,承保人基於有新證據歸其管有,向法庭申請把和解協議作廢。初審時,承保人申請成功,法官判給遠較原告人申索的少很多的金額。原審法官認為,有關證據證明原告人(有關傷勢)的陳述 「影響了」承保人,使承保人支付較本來應支付的高出十倍左右的和解金額。
 
然而,上訴法庭考慮到(實際上)承保人早已知道原告人所聲稱的傷勢有可能是騙人的,但卻選擇和解而不是質疑原告人的傷勢,因而判原告人得直。看來,上訴法庭的判決主要是以和解告終符合公眾利益為基礎。承保人申請上訴許可獲批是意料中事。
 
英國終審法院作出重要的判決,裁定承保人上訴得直,恢復原審法官的命令。終審法院就主要爭議點裁定,沒有獨立規定要求被騙一方相信有欺詐成分的失實陳述是真的。只要他們是(在重要的方面)被失實陳述影響而進行和解就夠了。這帶出一些關乎事實的問題,而承保人已經提出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原告人行騙。重要的是,承保人在和解之時還未合理地掌握有關證據,上訴時有關證據也未有被質疑。
 
案件的結果合情合理。在訴訟的背景下,一方可以是在訂立和解協議之前對另一方的陳述存疑,但因為(例如)法庭是有可能相信有關陳述的,所以基於這個風險仍然繼續和解。因此從邏輯上說,決定和解協議應否由於另一方欺詐而作廢的時候,不應該規定有關方要相信陳述是真的。這不是說被騙一方的心態無關緊要;例如,他們知悉存在另一方不誠實的可能性是可以關係到誘因問題的,只是這個事實並不具有決定性。
 
這宗案例在香港應該極具說服力。要求把和解作廢的一方所置身的處境,與案件一早進行審訊,由法庭根據與事實不符的證據作決定時所置身的處境相比,是無理由應該較為不利的(見判詞第71段,按Toulson勳爵所言)。
 
Jurisdictions: 
標籤: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