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推動香港引入第三方資助仲裁

法律改革委員會(「法改會」)於2016年10月12日發布最後一份關於第三方資助仲裁的報告書,建議香港開放接受「第三方資助」(亦稱為訴訟融資或訴訟資助);作為在全球位居前列的融資公司,專注於法律領域,並且上市公司中規模最大的訴訟資金提供者,Burford Capital歡迎法改會的報告書乃屬意料中事。

Burford從其本身的經歷體會到,香港有很多商業訴訟和仲裁當事人需要資金應付巨額費用,因此對外界資金存在很大的客戶需求。爭議解決機制的商業使用者中,有不少希望或需要得到外來資金。這種趨勢的動力源於不斷上漲的訴訟費,有增無減的訴訟個案,以及企業對法律開支更高的敏感度。此外,全球各地企業漸漸認識到訴訟和仲裁申索是具有價值的企業資產,就像任何其他或有應收款一樣,能夠支持企業融資活動。香港引入第三方資助能使這種明顯的企業需要有機會得到滿足。

在香港推動第三方資助仲裁,亦有助確保香港保持與全球相互競爭的仲裁中心步伐一致,其中新加坡不久前已經推出法例,打開通往訴訟融資的大門。事實上,正如最後報告書所言:「有關建議改革旨在加強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競爭力。」現時已經有數十億外來資金流入倫敦和紐約等仲裁中心。香港迄今仍然給商業訴訟和仲裁融資施加諸多限制,明顯偏離成熟的法律和資本市場的做法。由於未有消除使用融資的障礙,香港早已落後於其他這一類中心,甚至地位正在不斷被削弱。

最後報告書的建議將幫助消除香港與其他仲裁中心在競爭優勢上的差距――但我們想得更遠一點。香港不應只是跟隨最後報告書的建議,釐清含糊之處,明確准許利用訴訟融資為仲裁提供資金,還應在整體上擴大批准使用訴訟融資的範圍,包括用於商業訴訟。

當香港考慮接受第三方資助仲裁的時候,我們亦提出告誡:慎防監管過度嚴苛以致阻礙資金流動,削弱香港相對於其他仲裁中心的優勢。Burford面對的資金需求已經遠高於其現時可動用的資本。過度監管或干預第三方資助不能解決香港現時的問題,企業不情願來港營商的情況只會繼續下去。除了國際商會、倫敦國際仲裁院、國際投資爭端解決中心、常設仲裁法院、美國仲裁協會等機構進行的國際仲裁外,第三方資助也在主要的普通法司法管轄區,例如美國和英國等英語國家,獲得廣泛採用。因此,要是香港僅僅給訴訟融資打開一線門縫,卻又要求施行苛刻兼具干擾性的監管措施,所得的結果只會與完全不進行改革沒有多大分別。

此外,如果要施行規定,Burford強烈反對基於資金提供者的身份或業務範圍,而不是所進行的活動或功能作出監管是合宜的做法。自稱為「第三方出資者」的公司所受的監管不應有別於保險公司或對沖基金所受的監管;後者為仲裁提供外來資金的工作在本質上完全一樣。提供資金支持訴訟事宜的對沖基金或私募股權基金或承保人――不論以甚麽形式交易――都是「資助人」,必須受到一樣的監管。另行以其他形式進行監管既不公平,也不公正。

另一個香港需要小心處理的是有關不利費用的問題。訴訟出資者是資金提供者;他們著眼於每年回報率。為別人承擔風險不是免費的。如果訴訟出資者需要就不利費用承擔法律責任,出資者必然會調高價格,使得起初因為憑借它們尋求公義而得到的收益被打了折扣。在英國,解決這種情況的方法是投購訴訟費用保險;訴訟出資者堅持認為,投購這類保險可以為有可能被判給不利費用的客戶和出資者提供保障;保險費用雖然昂貴,但明顯低於出資者因為承擔同一程度風險而收取的費用(承保人的資金成本較出資者的低)。然而,香港沒有類似並且穩健的訴訟保險市場,即是說,把不利費用的風險加諸出資者身上,最終只會令申索人被收取高昂費用。被告人可能喜歡這樣的結果,被告人大律師為此游說爭取也不足為奇,不過這畢竟不是好事。

綜觀以上所言,令我們感到振奮的是,最後報告書建議在為期三年的初段期間,採用「輕力度

模式規管在香港進行的第三方資助仲裁。我們極力主張這個模式在以後日子成為一種更為持久的態度。不過凡事貴乎實踐,第三方資助仲裁的發生需要以全球資本市場作為背景,不是彈丸之地的法律制度。

Jurisdictions: 

行政總裁,Burford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