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的法律定義

當人們為新冠狀病毒COVID-19造成的經濟不確定性擔憂,比特幣的價格反彈至1萬美元以上。投資者已毫無疑問地將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視為傳統黃金選擇以外的資產避難所。

除了比特幣和病毒在金融上的關聯外,筆者還發現兩者有驚人的相似之處—它們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不受歡迎」和「不可確定的」。「不受歡迎」的部分是不言而喻,而病毒於科學層面(它是不是生物)和哲學層面(雅克·德裏達(Jacques Derrida)後現代理論中的論述)的討論與比特幣於法律定義中的角色皆是「不可確定的」。

在普通法中,「所有非土地的東西要麽是「管有」的,要麽就是「據法」的。法律不知道兩者之間還有什麽第三者。」(Colonial Bank v Whinney [1885]30 CHi. D. 261)。「從表面上看,將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視為一種財產形式是很困難的:它們既不是「管有權產」,也不是「據法權產」。它們不是「管有權產」,因為它們是虛擬的,它們是無形的,他們不能被管有。它們不是「據法權產」,因為它們不體現任何能够通過訴訟强制執行的權利……加密貨幣並不能套入兩種法律概念任何之一。」(AA v Persons Unknown [2020]1 WLUK 91)。

截至撰稿之日,筆者似乎沒有發現任何涉及這一類問題的香港案例;香港法院一直以務實的態度處理所有與比特幣相關的「馬雷瓦」(Mareva)強制令申請。

另一方面,在(AA v Persons Unknown)一案中,法官Mr. Justice Bryan受惠於英國司法特別工作組2019年11月發表的關於加密資產和智能合約的法律聲明,其中一些段落如下:

「77.因此,我們認為Colonial Bank不應被視為限制了法律上可以成為財產的東西的範圍。如果是有什麽的話,那就是它表明了普通法有能力擴展傳統的定義和概念,以適應新的商業實踐(在這種情況下,包括公司股票的發展)。

83.多項重要的20世紀法律對財產的定義都假定無形財產並不局限於『據法』的東西。1968年的《盜竊法》(Theft Act)、2002年的《犯罪收益法》(Proceeds of Crime Act)和2006年的《詐騙法》(Fraud Act)都將財產定義為包括『據法』的東西『和其他無形財產』。可以說,這些法規是為了自己的特殊目的而擴大了財產的定義,但它們至少表明,將無形的東西視為財產並不存在概念上的困難,即使它們可能不是『據法』的東西。此外,1977年《專利法》(Patents Act)在第30條更進一步地規定,專利或專利的申請『是非土地財產(而不是『據法』的東西)』。這必然承認,非土地財產可以包括『管有』的東西以外的東西(專利顯然不是)和『據法』的東西。」

Bryan 法官採納了法律聲明的結論,「根據該術語的狹義定義,加密資產可能不是「據法」的東西,但這並不意味著它不能被視為財產」,並認為「像比特幣這樣的加密資產是財產」。

香港的《盜竊罪條例》和《專利條例》反映了英國的相應法例,而「AA v Persons Unknown」一案對香港法庭有很大的說服力,這麼一來,我們是否可以放心地說這問題已獲「確定」呢?

對於比特幣來說,是的,因為它代表的價值與其他商品沒有什麽不同。但對於其他與區塊鏈以外價值掛鈎的加密貨幣,或代表這樣的價值或提供路徑接觸它(籠統地說是「實用式代用券」),將需要立法(實際上是證券法)修訂(詳情見:2018年12月14日的聯邦理事會報告—瑞士分布式分類帳技術和區塊鏈的法律框架—以金融界為重點的概述)。

換言之,這個問題仍然是「不確定的」。

Jurisdictions: 

Liberty Chambers 大律師

嚴先生是一位擁有多方面經驗和資格的刑事大律師。目前,他是香港嶺南大學校董會的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