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知精神:格林柯爾案的疏忽和罔顧事實的標準

一名執行董事及多名非執行董事最近獲市場失當行為審裁處(「審裁處」)裁定,沒有散發虛假或具誤導性的資料,因而並無干犯市場失當行為;這項裁決與證監會的指稱不相符。

審裁處在日期為2016年12月29日的報告書中,報告審裁處個別地就每名指定人士得出的結論;審裁處裁定某指定人士負有疏忽或罔顧事實的罪責,不一定是因為該人已確實知悉有人欺詐。

背景

格林柯爾科技控股有限公司(「格林柯爾」)旗下附屬公司整整五個財政年度的會計賬目含有欺詐成分,有人被指須就此負上罪責。格林柯爾在2007年被撤消在香港聯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創業板上市的資格。

欺詐行為涉及格林柯爾多家附屬公司,該等附屬公司編製虛假的業務項目和收入,並把獨立賬簿備存於中國內地,由屬於核心人員的高級董事及僱員掌理,向外聘核數師隱瞞真實的財務狀況;外聘核數師在2000-2004財政年度發表無保留意見,認為格林柯爾集團的賬目真實並公平地反映集團的財務狀況。

個別裁決

審裁處裁定,未有確實知悉有人欺詐的執行董事陳先生算不上勤奮,沒有做董事本來要做的事,也沒有作出一個具備他的經驗的人所會作出的事,但他的疏忽不構成負上罪責的理由。雖然他在集團賬目簽名時,沒有盡力了解賬目,但他經常到附屬公司商討業務問題,每次都沒有任何引起他留意或引致他懷疑有人誇大資產或不披露負債之事。陳先生在賬目簽名時,依賴賬目已通過格林柯爾的核數委員會審批,因此沒有理由質疑賬目的準確性。

相反,審裁處裁定,同樣未有確實知悉有人欺詐的集團財務總監莫先生干犯市場失當行為罪――雖然他不是董事。身為格林柯爾集團最高級的財務人員並集團的合資格會計師兼公司秘書,莫先生被裁定疏忽職守,沒有就格林柯爾集團的賬目和終期業績進行監督工作,以致當中包含虛假或具誤導性資料。雖然莫先生查閱不到各附屬公司的財務記錄,監察不到附屬公司有否遵行合適的財務準則,但他作為集團財務總監,就有責任監督各附屬公司。雖然不可以說他早就發現有人欺詐,但是只要他妥善地履行職責,就可能發現到蛛絲馬跡,知道財務狀況其實是表裏不一。

審裁處重申在公司的業務管理方面,執行董事與非執行董事承擔的法律責任是一樣的,不過在這宗案件,由於非執行董事尚算盡過努力,只是發掘不到那些削弱格林柯爾集團賬目的完整性的資料,審裁處信納他們沒有罪責。

筆者後話

這份報告書正好提醒我們,執行董事和非執行董事被視為在公司的管理上須符合同一標準。因此,即使是不用管理公司日常事務的非執行董事,也定必要時刻有求知的精神。

要裁定某人有否疏忽或罔顧事實時所用的標準,視乎他或她在公司或公司集團所擔當的角色而定。正如在這宗案件所見,高級財務人員,如果他或她不是董事但有責任確保賬目完整顯示財務狀況,所要符合的是相比董事所要符合的更高的標準。

Jurisdictions: 

霍金路偉律師行 合夥人

林先生不是普通的訴訟人,他已經掌握了提出正確問題以找到正確解決方案的藝術。其中他問的第一個問題是:「你想從這個爭議中得到什麽?」,而不是「這會去終審法院嗎?」林先生自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以來一直運用這種以解決問題為導向的方法,協助當地和跨國企業客戶,特別是那些金融服務業和多媒體行業的客戶。他獲客戶及同行認定為解決商業糾紛和具爭議性監管調查領域的領先人物。

高級律師,  霍金路偉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