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定的跨境破產機制

Re CW Advanced Technologies Ltd [2018] HKCFI 1705案的判決書,法庭在最後一段說到,香港沒有跨境破產法定的認可機制(非官方翻譯):

「從香港政策制訂者的角度去看,這宗案再次強調,現在急需要制定跨境破產的法定機制。」

案件背景有點複雜,但有幾方面是香港破產從業員熟悉的。涉案公司是一間在香港註冊成立的私人公司,業務包括提供工業機械和設備的合約。該公司所屬集團公司似乎陷入相當嚴重的財務困難。集團公司的總部和主要營業地點都在新加坡,控股公司在開曼群島註冊成立,在新加坡管理,在香港上市,並且已註冊為非香港公司。從表面看,該公司本身一直由集團一間英屬處女群島公司擁有。

起初,該公司提出呈請,要求在香港清盤和委任臨時清盤人。公司一直嘗試協調在不同司法管轄權區的債務償還安排,目的是協助集團在新加坡法庭的重組工作(根據新加坡在2017年採納的法例修訂),看來,該公司的申請是在有關計劃的背景下提出的。隨著眾事件的發展,該公司撤回在香港的申請,以致取得委任臨時清盤人的命令的,反而是該公司的最大債權人。那道命令不需要就進行債務重組的權力作出規定。

不過,案件的背景涉及重要的跨境問題和新加坡新制定的重組制度,有見及此,法庭要求給處理跨境的含義,「包括認可和協助新加坡法律程序的可能性」。法庭附帶意見的核心部分是(其中包括)一個棘手的問題:如果外國司法管轄權區(新加坡)不是公司註冊成立的所在國家(開曼群島),法庭能不能認可「外國的集體破產程序」(假設就是這樣的了)?

案件是破產從業員的重要讀物;特別是倒數第二段的忠告,提醒此等情況需要小心謹慎的跨境計劃。

案件亦帶出新加坡的破產及重組程序,與香港的程序,形成鮮明的對比。法律改革委員會的小組委員會考慮採納《聯合國國際貿易法委員會跨國界破產示範法》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2001年公司(企業拯救)條例草案》已在立法會2004年任期完結時失效。《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修訂)條例》亦沒有提到跨境破產的問題,修訂條例已在2017年實施。

香港律師會關於「就設立法定企業拯救程序及訂立在無力償債情況下營商的條文」的意見書(日期為2018年5月29日, 可於其網站查閱)令人難忘,當中提到的兩點(中文譯文如下)與法庭的說法相近:

「18. 我們等待法定的企業拯救制度足足等了二十多年。我們非常渴望見到香港破產法例在兩方面有進展,一是設立法定企業拯救程序,一是訂立在無力償債情況下營商的條文。

19.我們再次極力促請政府積極推動改革企業拯救程序。」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