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專業保密權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基本法》第35條)

「不得對任何人的私隱、家庭,住宅或通信進行任意或非法的干涉,也不得對其榮譽和名譽進行法攻擊。」(第383章,《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14(1)條)

過去,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兩方面——法律意見保密權和訴訟保密權,均被視為普遍的「潛規則」,是毫無爭議的。

法律意見保密權是所有個人和法人實體不可剝奪的權利。所有律師與客戶之間顯示提供法律建議的所有通信,都有權受到保密。相比起訴訟保密權,以往的普遍理解是,法律意見保密權涵蓋的通信和文件較廣泛,但被納入適用範圍的人數(相對而言)較少。它不受任何競爭政策的影響。

不幸的是,近日某些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法院(可幸並非香港)顯然將法律意見保密權與訴訟保密權權混為一談,令事情不必要地複雜起來。例如,建議只在具爭議的情況下行使前者。那是錯誤的。

此外,目前一些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法院考慮法律意見保密權時,對企業「客戶」的定義混淆不清,因此,法律代表在處理跨境事務時必須更加注意風險。

若過去有適當地應用訴訟保密權,Three Rivers(No.5)的錯誤就永遠不會發生(涉及法律意見保密權)。訴訟保密權適用於預期或實際訴訟或對抗性訴訟為主要目的而創建的通信和文件。相對於法律意見保密權,訴訟保密權通常涵蓋更廣泛的參與者。

目前,儘管須視乎個別案件,香港的法律專業保密權的兩個部分通常都被廣泛而有目的地應用(作為基本權利)。

鑑於監管疏忽以及一般通訊保密的威脅增加(尤其是對法律代表與客戶之間的通訊保密的威脅),未來會有更多的法律難題出現。

有鑑於最近的英格蘭上訴法院對SFO v ENRC Ltd一案的判決,以及香港上訴法庭於2015年對Citic Pacific Ltd (No. 2)的標誌性裁決,未來只能期望所有相關持份者都會保持警惕。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協會不得不介入一些相關的英國上訴案件。

法律專業保密權並非競爭優勢。它不為是了方便(或製造不便),也不是律師的「技倆」,而是司法體制下所有個人和法人實體的基本普通法權利,這點未來必須緊記。

編輯註:另見《基本法》第30條 - 禁止任意秘密監視。

本欄所提供的資訊僅屬一般資訊,並不構成相關法律的完整陳述,亦不應被依賴為任何個案中的法律意見或被視作取代法律意見。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