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專業的獨立性

最近,一名英國御用大律師在香港的審判中不再擔任檢控角色,由此產生了一些值得重申的基本原則(儘管人們可能會認為,由於這些原則在法律界的核心價值中已經根深蒂固,因此本應沒有必要重申)。律師會於2021年1月27日發表聲明,重申這些原則,及維護法律專業及刑事司法系統的獨立性。

聲明中提到,聯合國《關於律師角色的基本原則》規定,各國政府應確保律師:

(a)    能夠履行其所有專業職能而不受到恐嚇、阻礙、騷擾或不適當的干涉;

(b)    能夠在國內及國外自由地活動及與其委託人進行諮詢;及

(c)    不會因按照公認的專業職責、準則和道德規範所採取的任何行動,而受到或者被威脅會受到起訴或行政、經濟或其他制裁。

香港法律界的規管制度及操守規則,旨在確保律師在履行其專業責任時保持獨立性,並提供(及被視為提供)不偏不倚的意見及代表。

在律師與當事人的層面上,法律專業特權是保護律師與當事人關係的獨立性不受到不適當的干涉的主要規則。

根據《基本法》第三十五條,每個香港居民都享有秘密法律諮詢及選擇律師的權利,以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利,這是一項憲法權利。該條規定:

「香港居民有權獲得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香港居民有權對行政部門和行政人員的行為向法院提起訴訟」。

此外,任何人都有權拒絕披露(即使是向法院披露)與其律師為獲取法律意見而進行的保密溝通。

在個人層面,獨立性這核心價值在各項專業操守標準中得到加强,例如避免利益衝突,《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第一冊(《操守指引》)第7.02原則規定:

「律師必須為當事人最佳利益而行事,不得將自己置於自身利益與對當事人、準當事人或潛在當事人的職責出現衝突或相當可能出現衝突的境況。」

在一般層面上,對於獨立於第三方有嚴格的要求,第三方可能會導致律師向其當事人妥協其專業職責。例如,《律師執業規則》第4條禁止律師與非執業律師的人分享利潤成本。《操守指引》第 5.06 原則確保,如果收到的指示並非來自當事人,而是來自宣稱代表該當事人的第三者,則律師應從當事人處取得書面指示,表明當事人希望由律師執行。這些規定都是為了防止第三方干預律師行使其專業職責的任何可能性。

為了確保律師的獨立性,律師的入行程序和紀律程序也必須在保證法律專業之管理不受到不適當或不正當的影響的方式進行。

香港律師行業是自我規管的。我們的規管權力來自《法律執業者條例》及附屬法例(香港法例第159章)。根據該《條例》,香港律師會在認許程序中擔當核證角色。本會獲賦權:

(a)    向香港律師、外地律師及外地律師行發出年度執業證書及註冊證書;

(b)    就律師和實習律師的操守及教育訂立規則;

(c)    安排和維持强制性專業彌償計劃;及

(d)    調查有關專業失當行為的指控,並轉交律師紀律審裁組處理。

過往曾有一些事件,涉及聆訊具爭議性案件的法官受到辱罵與毫無根據的批評。除 了 法 官 外 , 代 表 具 爭 議 性 案 件 當 事 人 的 律 師 也 有 可 能 因 履 行 職 責 而 遭 受 類 似 批 評 。需要注意的是,律師的作用是促進當事人有效、迅速地獲得法律服務,並作為獨立顧問為當事人的最佳利益服務,保護和確立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公眾不應將律師與他們的當事人或當事人的主張聯繫起來。

任何律師都不應因其合法地為任何當事人或當事人的主張提供諮詢或代理而受到制裁或騷擾的威脅。

律師獨立履行其專業職責,不受任何不當的限制、壓力或干預,是維護法治的根本。香港有健全的法律制度保障法律界的獨立性,任何企圖阻礙律師正常運作的行為,都是對法治的侮辱,應予譴責。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