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市場短期合約的興起

過去10年,律師行、金融機構和跨國企業經歷了充滿挑戰的財務環境,亦經歷了法律市場的根本變化。這些變化來自市場從賣方轉至買方及客戶對法律服務的效率、可預測性和成本控制的需求日益增加。

在法律市場上,合約律師以往主要負責支援大型案件訴訟、盡職調查和應付產假的短期職位。然而,隨著客戶需求變化,企業內部法律團隊正聘用合約律師進行更多實質工作,從而在成本上更具競爭力,同時最大限度地善用資源和收入。

合約律師現在可以執行全職企業內部律師的職能。各行業對臨時律師需求增加,所涉領域包括併購、衍工具、房地產、監管、合規、就業及訴訟。

配合這個需求,現今的求職者對工作靈活度的意識更強。最有可能考慮以合約方式應聘者包括在學校假期時希望平衡育兒與工作的在職父母、最近從海外移居的律師、補充工作的獨立執業律師、正在等待新職的律師及喜歡合約職位的靈活性者。

合約聘用對企業意味著什麼?

企業僱用合約律師的好處越來越廣。工作量不穩定,時有多寡,聘請律師等待工作量增加往往並不可行。過去10年來,許多企業,特別是投資銀行,均面對人手凍結。

有時企業並不確定所需的人選類型和技能,特別是針對新業務領域或首次聘請內部律師時。聘請合約律師可提供一個「購買之前試用」的機會。如果人選合適,合約職位可轉為永久職位;相反,合約結束時雙方亦易於結束僱佣關係。以合約方式聘請也令企業能夠在無需資本支出或持續僱傭義務的情況下挽留人才和服務。

合約聘用對求職者意味著什麼?

一些求職者對合約職位最初的反應往往是猶豫不決,沒有長期固定收入的想法可能會令人不安。但是,出任這樣的職位有很多好處。合約聘用可為律師提供廣泛的福利,對於許多人來說,出任合約職位較永久聘用更具吸引力。

合同聘用提供更大的靈活性,令個人能夠實現更大的工作與生活平衡、持續進修或報讀其他興趣班。求職者能接觸不同的執業領域,使自己更具市場競爭力,例如公司律師通過合約聘用,再受訓成為基金律師、從事衍生工具的銀行律師。假期後返回工作,或從一個執業領域轉換到另一個領域,能令人望而生畏。合約聘用提供體驗不同組織和工作類型的機會,可以緩解這種轉變帶來的不安。

合約期長短不一。一項任務可能需時4個星期,另一項任務可能需時6個月。任務結束時,可以選擇直接轉到另一個項目工作,或者選擇休息。香港許多僱員的工時很長,這種靈活性變得越來越有吸引力。 擔任合約律師也可為律師提供機會,保持法律技能和法律知識。接觸不同的企業內部團隊是非常寶貴經驗,也可以增強合約律師的個人和專業網絡。對於新進入市場或休假後重返工作崗位的律師而言,合約聘用有助在法律界建立聯繫。您很可能會與眾多法律專業人士合作,若您隨後尋找長期職位,這些聯繫可能會非常有用。

聘用合約律師的比例在亞洲市場上不斷擴大。LinkedIn預測,到2020年,合約職位將佔勞動力的43%,而1990年只有6%。儘管其中一些職位增長為短期代工,但有跡象顯示,跨國企業視合約僱員為高技術、高靈活性的資源,因應求職者的能力聘請,並期等他們在特定執業領域發揮技能。毫無疑問,律師將是不斷增長的合約僱員隊伍的關鍵一環。

合約聘用的好處在法律行業中亦一樣。儘管香港律師行尚未趕上這個趨勢,但我們預計,律師行將在未來5年採用更靈活的工作模式。

Lewis Sanders認為合約聘用是對客戶越具吸引力的選擇。我們很高興能夠通過提供合約聘用服務,擴大市場能力。能夠在新的法律市場環境中生存和發展的企業,最能預測和適應周邊變化,使用合約聘用將在這方面發揮關鍵作用。

Jurisdictions: 

私人執業部主管,Lewis Sanders Legal Recruitment

Camilla在2003年畢業於愛丁堡大學,獲得經濟及經濟史榮譽碩士學位。Camilla在倫敦曼徹斯接受培訓並取得資格。隨後,她在Nabarro工作了近5年,專攻房地產訴訟。在Lewis Sanders,Camilla帶領私人執業團隊與律師、顧問和合夥人一起工作。她負責整個地區的機構內部及私人執業的招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