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意見保密特權及多位收件人電子郵件

Jet2.com Ltd v Civil Aviation Authority [2020] EWCA Civ 35一案中,英國上訴法院認為,「主要目的」測試適用於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基楚理據(就像其適用於訴訟保密特權一樣)。香港的法律從業者應該會對此感興趣,因為自香港上訴法庭對Re Citic Pacific Ltd (No. 2) [2015] 4 HKLRD 20作出里程碑式的判決以來,香港已就法律意見保密特權採用了控制性的「主要目的」測試。

事實上,英國普通法採用「主要目的」測試,使其享有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理據,與新加坡、澳洲和香港的有相同基礎。然而,這些司法管轄區不承認在法團的背景下當事人的狹義意思,在該背景下,這(顯然,根據英國普通法)旨在將法律意見保密特權限制在那些正式負責尋求和接受法律意見的員工身上。簡而言之,香港普通法對「當事人」一詞的意思,在法團的背景下的涵義採取了更寬廣的處理方法—「當事人」就是指法團,而在徵詢法律意見的過程中,該法團可透過獲授權代表其行事的僱員尋求意見和作出委託。

因此,在回答Jet2.com案中的第一個主要待確定問題時,英國上訴法院採用了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經典描述 - 即當事人與律師之間出於提供或接受法律意見的主要(或唯一)目的而進行的任何保密通信。

Jet2.com案中待確定的第二個主要問題是確定多方之間電子郵件的特權地位的適當方法,而其中發件人或收件人之一是律師(例子見判決書第2及100段)。這是一個實踐中的難題,也是一個依賴於事實的問題。可以做一些一般性的觀察。

  • 多位收件人的通信(例如電子郵件)最好被視為發送者和每個接收者之間的單獨雙邊通信。在確定每一次通信是否享有特權時,應採用「主要目的」測試。如果多位收件人的通信同時尋求法律意見和非法律(例如商業)意見,則與律師之間的通信將享有特權。除非符合「主要目的」測試,否則與非律師之間的多位收件人的通信將不享有特權。
  • 關於與律師(包括企業內部律師)之間的多位收件人電子郵件,發件人或收件人的律師身份很能說明問題。在大多數情況下,如果最終不是為了獲得法律意見,當事人或當事人代表為什麽要聯繫律師?「法律意見」、「相關法律背景」和「溝通的連續體」等概念的廣泛含義是如此的廣泛,以至於律師和當事人之間幾乎任何秘密交流都是享有特權的(上訴法庭馬道立法官(當時官階),Yau Chiu Wah v Gold Chief Investment Ltd & Anor [2003] 3 HKLRD 553)。事實上,如果不參考只有當事人知道或做過的事情,法院如何才能考量什麽是特權,這是很難理解的。
  • 運用傳統原則,與發送給非律師的通信相比,法院更有可能允許對發送給律師的多位收件人通信方面的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權利要求。雖然這可能說明了顯而易見的事實,但確實强調了儘早委託律師的重要性,並保持將法律意見的請求與其他目的(例如商業意見)的通信區分開來。Jet2.com一案作為對法律特權的基礎理據的解釋並不是特別容易解讀,但判決中的一個關鍵段落值得記住(第93(iii)段):

    「法律意見保密特權是一種特權,那些希望利用這一特權的人應該在他們這樣做時,要適當地小心行事。」

  • 應採取一些基本預防措施,以保護對法律意見保密特權的權利要求(見2019年9月「業界透視」專欄的《企業律師和當事人保密特權》一文)。對於作為「交易團隊」的一部分或在「數據室」或在競爭調查中工作的律師來說尤其如此;就這些情況,通常最好不要分享保密特權信息 – 然而在分享保密特權信息的情況下,要確保通過律師並根據嚴格的保密和不豁免協議進行。在這方面,企業內部律師的作用從未如此重要。

還有來自Jet2.com案的最後一課,也是經常被遺忘的一課(例子見判決書的第10-15段)。電子郵件不能代替電話。這是一種可讀的、可能會被法院、審裁處或監管機構披露的書面通信。適用於信件的相同形式也應適用於電子郵件。對於任何「在家工作」的人來說尤其如此。

–RPC高級顧問莊偉倫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