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援助

《基本法》第三十五條保障香港居民有權得到秘密法律諮詢、向法院提起訴訟、選擇律師及時保護自己的合法權益或在法庭上為其代理和獲得司法補救。然而,若有法律需求的人沒有資源去尋求法律協助,這些保障便毫無意義。

法律援助的設立正是確保需要法律協助的人不會因經濟困難而無法訴諸司法。行政長官在2018年的施政綱領中表示,政府會致力提升法律援助服務,讓更多未能負擔私人法律服務費用的人士受惠。

提升法律援助服務涉及各個方面。其中,放寬申請法律援助計劃的財務資格限額、擴闊法律援助覆蓋事宜的種類及簡化工作流程,是提升法律援助服務的有效措施。

財務資格限額

2017年政府檢討財務資格限額時,律師會已指出,根據丙類消費物價指數調整財務資格限額存在缺陷。當時政府建議從2017年起以此機制調整財務資格限額,受到強烈反對。丙類消費物價指數反映消費物價的變化對家庭支出的影響。法律服務與日常家庭用品和服務截然不同。檢討財務資格限額時,必須包括私人訟費此重要因素。就此,律師會已提請政府注意應考慮的因素,正如在2013年的一項獨立研究顯示,應根據反映2013年市場狀況的變化去評定訟費的律師每小時收費標準。2013年的研究正確地考慮了組成香港律師行的總體經營成本的租金、僱用專業和管理人員成本,以及一般營運成本等因素。這些成本的變化與一般家庭支出的指數迥然不同。

即使經常進行檢討,若使用錯誤的方法,只會得出錯誤的結論。我們強烈要求把私人訟費作為檢討財務資格限額的重要部份。

法律援助的覆蓋範圍

法律援助輔助計劃為財務資源超過普通法律援助計劃的法定財務資格,而又不超過某一金額的人士提供法律協助。法律援助輔助計劃是法律援助系統的關鍵一環,為最需要幫助的基層(容易獲得法律援助)與經濟富裕的一群(能輕鬆地負擔法律費用)之間的夾心階層提供法律協助。

律師會早在2015年就已提出支持擴大法律援助輔助計劃覆蓋範圍,以涵蓋對業主立案法團超過60,000元的財產損失索償。法律援助服務局在2016年的回覆中表示對此建議有所保留。然而,我們強烈敦促政府重新審視這項建議,因其可令大批夾心階層受惠,有助個別業主就業主立案法團的不當行為採取適當行動,例如,業主立案法團沒有遵照既定程序,如在沒有給予充分通知或法定人數不足的情況下召開會議討論會對個別業主構成不利影響的事項。

另一個極需考慮的範圍涉及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法律援助輔助計劃的範圍應予擴大,涵蓋透過法律援助獲得人身傷害賠償,但未獲法律援助涵蓋向法院繳存款項,或健康、照顧及資產牽涉家庭糾紛和訴訟的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

簡化工作流程

為法律援助計劃提供服務的同業反映,工作流程急需改善。評估最終訟費嚴重延誤、訟費評定缺乏透明度、付款延誤、評定過程中重複或過度要求提供資料,如逐項清單、索引和帳單說明分頁等,是同業對法律援助計劃的咎病其中幾項。這些不足之處並非不能克服。事實上,通過引入一些實務程序,把所有適用程序的時限、格式、內容或條件規範化,包括評定和支付訟費,並擴展至參與程序的各方,包括律師及受助人,很容易就可以糾正這些問題。

律師會將就如何簡化法律援助計劃的程序,符合計劃的長遠利益,向法律援助署署長進一步提交詳細意見書。

法律援助在加強訴諸司法、維護法治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我們有責任確保法律援助計劃在有限的資源下,以最高效和可持續的方式運作。我們正朝這個方向努力,希望其他持份者一起努力,實現這個共同目標。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