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業務發展—投資、創新及其對你的意義

論法律科技

對於專攻智能投資以增强創新和業務發展能力的律師行而言,研究法律科技的趨勢是駕馭不斷變化格局的一種好方法。

內部對外部?

許多律師行正在爭論的一個問題,是有關開發機構的內部能力與相對的依賴外部供應商的背後策略。考慮到律師行規模和投資範圍的可變因素,這兩種方法都有爭議之處。這一趨勢仍然是一種跨界的做法,律師行開始開發自己的內部產品,同時根據需要依賴外部供應商。為了保持在創新的前沿,一些律師行要麽與科技初創企業合作(如夏禮文律師行與Solomonic),要麽開發自己的科技培育機構(如安理國際律師事務所的Fuse 及司力達律師樓的Luminance),或者推出自己的科技產品(如年利達律師事務所的Servient)。

全球對本地?

在全球範圍內,推出法律科技產品是大多數律師行正在採取的策略。持續改進、我們大多數人應用於自己的個人科技設備的升級心態,結合最佳實務做法(基於信息共享並選擇適合實務、行業或客戶的細微需求的做法)似乎是顯而易見的方法。然而,與全球其他主要司法管轄區的產品相比,香港落後了幾步。不管怎樣,我們開始看到促進其他全球辦事處信息共享帶來的好處。持續的挑戰是來自內部的接受和參與。

展望未來

採用法律科技不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必要。歸根結底,香港律師行能否迅速接受法律科技產品和服務,以提高效率、盈利和先進程度,將視乎我們能否繼續推動法律科技成主流應用工具。知識管理,尤其是知識共享,是律師事務所創新和香港法律界持續發展的關鍵。在許多情况下,雖然科技本身是已經可以供人使用,但應用科技所需的專業知識和理解是缺乏的。共享及理解應用法律科技所需的專業知識,以及律師事務所可用的無數選擇,對律師和他們的客戶都是互利的。

審視選項

投資於創新事業意味著我們看到越來越多新設立的角色,對律師和對商業提供支援的專業人員來說都是如此。

那些擁有業務開發、B2B或客戶關係管理經驗的人很適合進入這個發展增長的領域。無論是在內部客戶(收費者)還是外部客戶的眼中,律師行將需要這些專業人員來幫助培育和發展他們的法律科技產品。

我們看到律師和支援人員都有新的角色。離開私人執業、進入法律科技培育機構初創領域的律師也被召回,以幫那些留在律師行的人提升技能。無論是作為外部供應商還是內部專家來持續實施科技的應用,瞭解法律科技產品的項目經理現在非常缺乏。律師助理也被招募來不斷地「教導」和磨練各種人工智能系統,這些系統已經到位,使律師的產出更有效率,同時也保持工作質量。

我們今天在香港看到的角色是創新的,這種趨勢將繼續下去。

它對你意味著什麽 

樂意接受科技的律師會變得更有效率,並為他們的律師行和客戶增值。這對你來說意味著一個令人興奮的時刻,讓你瞭解這一領域的發展,以及潛在的職業變動和培訓機會,以便你在這個領域站穩脚跟。

隨著創新投資的增加,律師面臨的壓力也在增加,他們需要顯示其產出是以最有效的方式提供的,並在理想情况下是提供超出客戶期望的服務。

實現這一目標,不僅意味著瞭解如何使用數量不斷增加的法律科技產品和服務,而且還需要管理其使用的內部流程,以確保你:他們的受益者,能够最大限度地和持續地接受這些產品和服務。

舉例說,如果你從未更新過手機應用程式上的軟件,它們將變得過時,而你將停止使用它們。雖然律師行有責任簡化其內部流程,使他們投資的科技保持相關性,但律師也需要積極參與,通過使用它們來實現這些投資的利益最大化。

除了對資料保密和遵守私隱法的擔憂外,大多數客戶都樂意接受法律科技,並支持其日益增長的使用。如何以更少的代價做更多的事情是主要的驅動力。有趣的是,一些外部供應商意識到了這一點,採取另類做法,直接向客戶出售他們的科技,這反過來迫使法律服務提供者和律師事務所採用。

然而,如何為雙方以更少的工作量做出更多事情?對於律師來說,持續投資法律科技意味著在更短的時間內提高工作質量,提高生產力和產出的成熟完備程度,從而達成重複的業務和轉介的業務。如果我們接受持續在創新方面的投資和在香港採用法律科技是互惠互利的觀點,那麽上述的內部接受和參與的挑戰就會消失,而我們將看到業務的繼續發展。

Jurisdictions: 

Lewis Sanders高級顧問

Teagan是Lewis Sanders的高級顧問,專門與法律業務發展和高級業務支援專業人士、律師等一起合作,尋求多元化發展。她於華威大學取得法學學士 (榮譽)學位,並於香港大學完成法學專業證書課程。在進入法律招聘領域之前,Teagan在北京的一家國際律師事務所工作,並在香港的一家全球媒體出版公司工作,為覆蓋亞太地區的法律出版物撰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