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求職狀況:傳言與事實!

「新工作湧現!」
「很多公司都在聘請法律和合規 工作人員!」
「市道暢旺!」

近期的市場資訊好像都在告訴我們:新工作四處湧現。從大家手上這本刊物的背頁所刊登的廣告,以至在互聯網上的張貼,在歡樂時光環節所作的談論,甚至是獵頭公司撥打你的公務電話,致電給你(特別是如果你是私人執業的話),到處都好像是隨手可得的機會-直到你開始嘗試申請其中的某一份工作。

只要你開始申請其中的某一份工作,你便等於是投入了一場競賽當中,又或是要面對一項嚴峻的、須予以克服的挑戰;也有人說,這是一種承受壓力的過程,其程度與搬家和結婚時所承受的壓力一樣沉重。

作為專業招聘顧問,我們通常是受同一位客戶委託的數個招聘機構的其中一員。我們會就每份工作為客戶介紹多於一位的申請人,但總的來說,許多申請人都是未能如願,獲得提供他們所希冀的工作。

當然,此等情況的出現,是基於各種不同的因素,而主要是關乎技術性技能、商業思維模式、個人性格是否適合等。你無法改變(除非假以時日,或是克服相當程度的困難)自己長時間所確立的工作方式,又或是改變你的工作心態。在大多數情況下,法律市場往往要求申請人擁有非常獨特的技能。我們確實偶爾看到有些人願意接受再培訓,又或是例如,從公司法的領域轉往基金業務領域發展。律師通常會覺察自身所擁有的技能適合從事甚麼工作,而招聘顧問也應當就哪一些客戶要求哪一些條件,向求職者忠實提供意見。

然而,在這行業中也存在一些灰色地帶,本文會對此加以闡述。我們作為一個人才招聘機構,十分重視與外界的聯繫,並會至少與一、兩個我們的競爭對手熟稔。我們會與他人分享(通常不會提及任何人的名字),以及自客戶那兒獲得資訊,從而準確得知有多少申請人成功獲取錄,以及有多少人的申請被拒絕(主要是基於雙方在期望上的不一致),而我認為這方面數字的增加,超過近期工作增長的數目。

法律及合規市場的增長遠超過其他專業範疇,此等情況是否會改變法律行業對程序和價值方面的看法呢(相對於市場可支付甚麼而言)?

基於這一點,在閣下開始尋求擔任另一個新角色之前,請不妨先考慮下述各個要點。

向誰諮詢?

閣下在提交某份職位申請書之前,應先行與你的招聘顧問接觸,並建立兩個人之間的互信。招聘顧問的工作,是要與貴行業的人接觸,並與他們分享有用的資訊。因此,提供此等資訊和進行諮詢,對閣下和招聘顧問而言都是有利的,而且也不會導致任何人的時間被浪費。當然,你也可以諮詢你的朋友、同事及該公司的前僱員,但在你決定將該等資料用作你的衡量準則以前,你必須考慮它們的準確性。

市場水平

當我們詢問求職者他們希望獲得多少薪金時,經常獲得提供的答案都是:「市場水平」。甚麼是市場水平呢? 現實情況是,市場水平會隨工作性質的不同而異,而薪金調查亦只可以作為一種參考指引。大銀行和大企業的薪金,與初創企業及本地公司的薪金會有很大差距,而在其他福利方面(例如花紅和年假),二者相差的程度會更大。由於並沒有一套固定的安排,所以我們應當考慮如何及在何時詢問整個薪酬待遇方案,而我的建議是,盡可能在相關程序開始時。要能有效地平衡雙方的期望,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在整個招聘過程中進行清晰的溝通。倘若閣下延後與僱主或招聘顧問談論薪酬待遇方案,這只會令你對市場水平存有不真確和被誤導的看法。因此,閣下應當盡早與上述人士展開對話,並確保你對所提議的數字感到滿意。接下來,大家便需要開始談論一籃子福利的問題(這構成該工作本身以外的另一股動力)。

合理要求

倘若你選擇留在目前的工作崗位,你的每年平均增薪,大概會在百分之三至五之間;倘若你選擇轉工,你的平均增薪將會是百分之五至十之間;而在大多數情況下,百分之十五將會是極限。事實上,許多人從律師事務所私人執業,轉而擔任企業內部的法律顧問;又或是,從「賣方」職務轉往以獎金收入為主的「買方」職務,他們所獲得的薪酬都會有所下降。最新發放的市場資訊,時常都會提到百分之十五至三十的增幅,但這些都只是屬於極端的例子,它們會要求申請人擁有最佳的、能符合極為細分或競爭激烈的市場的所需技能。請不要假設此等情況適用於每一個人!事實上,它與市場規範存在很大的距離,而且在整個法律行業中,它是明顯缺乏可持續性。

當企業要招聘人才,它的唯一含意就是:它對某些專門技能正有迫切的需求。管理層當然希望新聘的員工在到職時精神煥發、主動性強,但請不要期望在進到新工作崗位之前,你可以有一個月的充分休息時間。能夠在兩份工作的縫隙中,獲得一個星期的休息時間,你應該將它看作是一個重大的成就;能夠有兩個星期的休息時間,這便屬於十分例外。若超過它們,那便是聞所未聞。人們都說:轉換新工作環境便好比休息。

前景

與全球其他地方比較,香港法律市場的境況又如何呢?我們剛閱讀了Robert Walters的全球薪酬調查報告(Robert Walters Global Salary Survey),得悉在倫敦,一名具有4至7年專業經驗的企業內部法律顧問,他的平均薪酬是10萬英鎊,而香港的則為130萬港元。然而,當我們將香港的低稅率列入考慮範圍之後,香港法律專業的薪酬待遇,可以說是位居世界前列(如非稱冠)。雖然香港是一個先進地方,但我們也需要不時縱觀全局,將它與世界的其他地方來作比較。在法律和合規工作方面,香港是亞太區的樞紐,這兒的良好事業發展前景,以及許多接觸區內業務的機會,使它變得更具吸引力。

總括而言,香港有一個蓬勃發展的法律經濟,能夠提供許多事業發展機會,但它仍然是一個由買方主導的市場。任何人如要轉換工作,都需要格外付出努力。因此,我謹盼望這篇文章能有助闡釋何謂現實期望,讓所有閱讀過它的人,皆能有所裨益。

Jurisdictions: 

華德士香港分公司法律與合規經理

Oliver目前是華德士香港分公司法律及合規部門的經理。Oliver自2007年以歐洲政治學學士學位畢業於英國利茲大學後,就加入了法律界招聘行業。他在2009年加入Robert Walters London,然後在2012年初調駐香港,他具有英國及亞洲招聘法律及合規專業人士的經驗;包括招聘法律及合規主管、總法律顧問及合夥人級別的專業人士。他曾向公司內部及私人執業領域的各類客戶提供服務,範圍涵蓋臨時大量招聘到定製招聘及保留的任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