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律費用爭議

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159章)第67條,法院有權命令評定律師帳單,最近的Fung Hing Chiu v Henry Wai & Co [2018] HKCFI 31確定,高等法院這項權力不阻止律師及客戶同意將仲裁條款納入他們的委任書內。

判決對律師和他們的客戶是重要的。原則上,如果在業務過程中,客戶和律師訂立一份包含標準仲裁條款的委任書,或者他們其後書面同意藉仲裁解決法律費用爭議,仲裁條款或協議是有效的。

在這宗案件,律師的兩份委任書包含涵蓋全面的仲裁條款。該兩份委任書是由客戶(個人)及另一客戶(公司)(「兩名客戶」)的代表簽署的,該人是該公司的董事。兩名客戶被指拖欠律師費用,兩方因為未清繳的費用發生爭拗。

之後,兩名客戶另行展開法律程序,尋求(其中包括)擱置仲裁程序,將爭議轉呈法庭訟費評定官。律師根據《仲裁條例》(第609章)第20條申請擱置法律程序,進行仲裁。

法庭的判決充分檢討了相關的法律原則。以下幾點值得留意:

  • 公共政策並不阻止律師法律費用爭議藉仲裁作決定。事實上,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第67條承認法庭有監督權的同時,判決是香港法庭支持仲裁的另一證明;
  • 視乎仲裁協議的措詞而定,不只是關於法律費用的爭議可予仲裁。指稱某律師行違約或針對某律師行的侵權申索是可予仲裁的;
  • 就法律費用爭議進行仲裁並不剝奪客戶享有的保護。假如爭議事項是法庭法律程序的標的,法庭可命令判給濟助,仲裁員通常可以一如法庭般,應用一樣的稅務原則,並且通常可以判給該項濟助(「判給補救或濟助的裁決」――《仲裁條例》第70條);
  • 如果商業客戶就具爭議的訴訟聘用律師,而律師每小時費率是按法律程序所用參考費率收取的,人們就難以明白仲裁員怎麼可以決定費率並不合理;
  • 如果仲裁是與法律費用有關,而仲裁一方不滿意仲裁庭的裁決,該方可向法庭申請將裁決作廢或要求合適的濟助。法院的監督權不受影響,不過(讀者會理解),想在香港質疑仲裁裁決或仲裁協議是困難的。雖然這類質疑不被認為是常態,但卻並不罕見。申請人如果敗訴,就得支付彌償訟費。這點是否礙事尚有商榷餘地;
  • 在商業過程中委聘律師的一方不是以「客戶」的身份行事,因此,《管制免責條款條例》(第71章)第15條(「仲裁協議」)不適用*;
  • 應否在(譬如說)標準商業條款中包括仲裁條款在內是律師行得考慮的問題。現時有大量「標準條款」可供選擇。

* 規定在爭議發生後「獲得……書面同 意」。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