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保險保證 - 簡單為本

Steven Wise合夥人,Smyth & Co與RPC聯營

Hua Tyan Development Ltd v Zurich Insurance Co. Ltd [2014] HKEC 1489一案,終審法院一致駁回上訴,確定根據《海上保險條例》(第329章)第33(3)條,受保人違反海上保險保證,不論該保證對相關風險而言是否具關鍵性,保險人的法律責任一般會因而獲解除。

本案的海運貨物保險合約中的保證條款,訂明船隻須擁有臨時保單所訂明的某些特點(例如最低載重量)。法院認為,即使保險合約列明相關運貨船的名稱,亦無阻保險人以該保證條款作為依據,故此,受保人違反該保證使保險人有權在該船隻及貨物沉沒後拒絕作出賠償。

案件有此結果乃意料之內,而事實上意料之外的,也許是終審法院竟受上訴困難吧*。無論如何,以下幾點值得大家留意。

  • 如果合約條款清晰明確(尤其是保險合約),則合約錯綜複雜的案情予以考慮,亦不見得有何幫助(見ICS Ltd v West Bromwich Building Society [1998] 1 WLR 896及 New World Harbourview Hotel Co. Ltd & Ors v ACE Insurance Ltd & Ors (2012) 15 HKCFAR 120兩案)。
  • 某些情況下,保險人不得以違反保證為依據拒絕作出賠償,例子之一,是保險人已明確放棄依靠該保證的權利。惟實際上,受保人要符合這個門檻相當困難。
  • 此外,如果保險人實際或推定已知悉一些與保證的標的有矛盾的事實,它亦可能會失去以該保證為依據的權利。這是個事實問題,推定知悉絕非那麼簡單直接。然而,海上保險人可從互聯網取得資料核實船隻載重量詳情一事,(本身)並不能支持法庭作出知情的裁斷,亦不會對施行不含糊的保證條款有影響。
  • 案件在原訟法庭審理時(尤其是涉及特殊的行業知識時),有時會出現異乎尋常的結果。Hua Tyan一案正是一例,受保人(申索人)獲原訟法庭判勝訴,最後得由上訴法庭糾正過來。這不是對原訟法庭的批評,而是觀察到有些涉及眾多事件,而(表面上)似又涉及複雜法律觀點的案件,有可能比看上去要簡單直接得多。
  • 不應低估有時因被曲解而帶來的訴訟風險。如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在Hua Tyan一案中指出(法院的最後結論):
    「很簡單,受保人違反了載重量保證,並且沒有作出回應。」

* 此上訴是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第22(1)(a)條以當然權利提出的,而《2014年司法(雜項條文)條例草案》擬廢除此權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