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非常任法官

《基本法》第4條規定了香港司法機構的憲制框架。除了具有終審權的終審法院於成立後有所改變外,司法制度與1997年7月1日前的制度相同。法院須根據適用於香港的法律審理案件,並可參考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的判例。法院應獨立行使司法權,不受任何干涉。

1997年至今,二十多年過去了。儘管司法機構經常受到不公平和毫無根據的攻擊,而這些攻擊顯然是出於政治動機,試圖威脅司法獨立,但司法機構的憲法框架仍然完好無損。 最近的一次挑戰是英國最高法院院長呼籲終審法院的英國法官辭職,作為一種政治抗議。

這或許是一個適當時機,讓我們多解釋一下香港的海外法官的任命和角色。

終審法院是香港的最終上訴法院,根據《香港終審法院條例》(《條例》)的規定, 聆訊涉及一般或公眾重要法律問題的民事及刑事上訴。

終審法院的構成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就是除了終審法院首席法官及常任法官外,還設有一個由香港和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非常任法官組成的小組,按需要邀請他們加入終審法院審案。 非常任法官的委任條款已在《條例》中清楚列明。

來自另一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人要符合資格獲委任為法官,必須通常居住在香港以外的地方,而且必須是另一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內就民事或刑事事宜具有無限司法管轄權的法院的法官或退休法官,以及從未在香港擔任高等法院法官、區域法院法官或常任裁判官。非常任法官的任期為三年,但行政長官可根據首席法官的建議延長任期。非常任法官一經任命,與香港其他法官一樣,必須作出司法宣誓,擁護《基本法》,恪盡職守為香港服務,奉公守法,公正廉潔,以無懼、無偏、無私、無欺之精神,維護法制,主持正義。

非常任法官在同一時間內的總人數不得超逾三十名。目前有十八名非常任法官,其中十四名來自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包括英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根據《條例》第 16 條,上訴須以 「4+1」的方式進行聆訊,即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或由指定代其審理的常任法官)、三名由首席法官提名的常任法官,以及由首席法官挑選並由終審法院邀請的一名來自香港或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非常任法官進行聆訊。

海外非常任法官對其所在司法管轄區的法學發展作出了重大貢獻,他們的參與帶來了不同專業法律領域的國際司法經驗,擴展了法院的視野。

非常任法官都是在自己的司法管轄區內備受尊重的傑出司法官員,致力於依法公正司法。 他們接受委任為非常任法官,擔任香港最高層次法院的法官,這傳遞了一個明確的信息,即顯示了他們對香港的司法制度維護法治和司法獨立的信心。

政治分歧應在政治舞台上解決。司法機構的憲制框架在維護法治和司法獨立方面行之有效,但以政治抵制的方式干預司法機構的做法必須停止。

正如其中一位非常任法官岑耀信勳爵所言,參與政治抵制不是法官的正當職能。

令人欣慰的是,三位非常任法官,即紀立信法官、廖柏嘉勳爵和華學佳勳爵,任期從2021年3月1日起將再延長三年。

在此,我們對來自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傑出非常任法官表示衷心感謝,感謝他們通過參與終審法院的工作,為香港的法學發展帶來新的視角。他們對「4+1」方式這個獨特模式的支持,是終審法院自1997年成立以來成功的關鍵因素之一,我們期望他們繼續支持。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