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費者保障:企業拯救及無力償債情況下營商

執筆寫這封信的目的,是要回應黃耀初在《香港律師》20168月號一篇題為「在期待之間:無力償債情況下適用消費者保護條文」的文章(「文章」)。他在文章中簡述怎樣可以透過根據《商品說明條例》(第362章)(「《條例》」)第13I(2)(c)條提起的刑事檢控勝訴,使香港董事被裁定須就「不當地接受付款」負上個人法律責任。儘管法庭有酌情權發出補償令,但是消費者只可以之後才(透過《條例》第18A(2)條)以民事訴訟的方式尋求糾正,這樣就無可避免地延遲消費者尋求補償的時間。

那篇文章支持並討論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199610月發表的《企業拯救及無力償債情況下營商研究報告書》 (「《報告書》」)的建議。《報告書》推介臨時監管財困公司的概念。在這機制下,如果臨時監管人嘗試挽救生意不果,清盤人會介入。清盤人會在那時有權向公司董事或影子董事(「負責人」),但不是高級管理人員,提起訴訟,要他們就公司的債務負上個人法律責任。確立這種法律責任的標準門檻已經降至低過《條例》下的刑事標準:董事知道或理應知道公司無力償債,或者知道或理應知道公司理應無機會避免出現無力償債情況,以及知道或理應知道負責人未能阻止無力償債營商。

文章總結認為臨時監管的概念會為消費者提供更佳保障:(a)防止董事過度承受可能有損顧客及債權人利益的生意風險;及(b)藉助針對債權人訴訟的有限度的法定暫停進行法律程序措施,臨時監管人會有些少喘息空間拯救生意,避免公司倒閉。

臨時監管

臨時監管機制提供解決方案,解決消費者就預繳消費招致金錢損失而提出的補償申索。毫無疑問,臨時監管的概念旨在防止公司承受過度風險,犧牲消費者和債權人的利益,同時亦挽救生意,避免公司清盤。

然而,公司陷入財困,負責人選擇臨時監管機制的時間,會否早得足以挽救生意,避免他們被裁定須就公司的債務負上個人法律責任?

公司負責人也許認為以下因素是一種阻礙,使他們卻步不敢委任臨時監管人。

家族生意

《報告書》承認香港有很多由家族經營的生意,「在任何情況下,家族生意都不會讓臨時監管人取得公司的控制權」。

在香港的家族生意通常看重家族名聲,會不惜代價避免可能因為走上這一步而使家族蒙羞。然而,《報告書》抱有希望,預期這些家族生意會從宏觀角度著想,採納這個機制挽救生意。

委任臨時監管人所耗用的時間和費用

雖然法庭沒有介入的話,時間和費用會減至最低,但是《報告書》規定只有執業會計師或執業律師才可以出任臨時監管人。對早已財困的公司來說,委任專業人士出任臨時監管人可以涉及高昂費用,因為他們定必需要接管家族生意,參與業務的日常運作。《報告書》規定債權人有機會根據薪酬批准委任臨時監管人,但是揀選合適的臨時監管人可能會拖拖拉拉,過程漫長。因此,大小公司,特別是小公司,可能因為害怕委任臨時監管人耗用時間和費用,嚇得不敢採用這項機制。

在什麽時候委任臨時監管人

文章亦認為,有的情況可能是公司負責人「可能確信,這些困難最終將可獲得解決,又或是公司將會獲得提供新的貸款,讓它能渡過難關,從而履行其向顧客交付有關產品或服務的承諾。」在這情況下,負責人有可能會覺得臨時監管機制是有效的解決方案,藉著這機制,即使公司最終清盤,他們也可避免承擔任何潛在的個人法律責任。但是,很多公司是一開業已經靠賒賬經營的,或者生意有淡旺季之分,生意只是暫時受影響。因此,現在還未可以清楚確定負責人應當在什麽時候委任臨時監管人。

總結

鑑於上文所述,《報告書》也許需要在法例通過之前再作修訂。

從消費者保障的本質來考慮,萬一公司面臨無力償債,也許可以有另一項預防措施可用,例如把公司就貨品及或服務收取的預付款項中某個百分比,存入一個由受監管機構管理的獨立賬戶作分配。此外,在臨時監管人是在較後時間而不是一早委任的情況下,可以准許他或她動用賬戶的款項拯救公司。

消費者要預付款項購買將予提供的貨品或服務時,不應擔心公司會在第二天或不久之後倒閉。因此,《報告書》或法定的企業拯救制度也許只是日出前的黎明。

大律師, Admiralty Chambers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navin.g.ahuja@thomsonreuter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