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合趨勢

我於2021年5月19日參加了國際律師協會(International Bar Association)的線上「律師領袖論壇」。我們就國際會議模式的未來進行了非常有趣的討論 -- 在疫情之後,我們應該回到傳統的面對面模式,還是繼續採用「2019冠狀病毒病」爆發以來的在線模式,還是採用實體和在線模式相結合的混合模式?

關於遠程與實體的爭論不僅與會議有關,而且也與長期的工作政策相關。 不同行業領域的觀點各不相同。一些社交媒體巨頭預視一個永久性的全面遠程工作政策,而一些華爾街銀行則推動員工在夏天時回到辦公室工作。

爭論大致分為4類,即互動/溝通、成本、時間及支援。

一直以來,人們都說超過70%的溝通都是非言語的。為了進行有效的溝通,面部表情、身體動作、姿勢、手勢、眼神接觸和語氣都不容忽視。然而,與面對面的會議相比,這些非語言線索在通過電子方式的交流中很容易被錯過。連續觀看屏幕,再加上技術故障造成的偶爾中斷,會削弱注意力,大大降低了溝通的有效性。

親身相聚創造了非正式社交互動的機會。當我們在走廊上擦肩而過,或在咖啡機前給自己倒杯飲料時,自發進行的面對面交流促使我們建立相互信任,激發合作,促進工作文化。 對於像法律行業這樣採用學徒模式的專業培訓,通過虛擬平台遠程進行的培訓和指導是一個挑戰。 除非技術能夠促進類似的機會,讓初級員工觀察並向他們的前輩學習,讓同事們進行社交和自發的互動,讓會議參與者建立人際網絡及發展聯繫,否則,遠程模式中總會有一塊缺失,使其不夠完善。

在成本方面,將一切搬到網上可以節省主要的固定費用,如辦公室地方。然而,必須考慮到資訊科技基礎設施成本,包括支持遠程模式的網絡安全培訓。

在線模式的一個無可匹敵的特質是其超越了地理限制。在線模式開闢了新的視野,能夠接觸到那些在實際環境中本來無法接觸到的人。例如,可以在全球範圍僱用人才,世界各地的會議參加者也可報名參加各地的會議。 由於減少了前往辦公室或會議地點的時間,從而提高了效率,降低了成本。然而,當電子郵件不斷地在各種不同的時間出現,會議24小時舉行以適應世界各地不同時區,隨著家庭和辦公室之間的界限消失,工作時間越來越深地悄悄侵入 「家庭」的時間。對工作與生活平衡的影響是一個需要考慮的重要因素,必須有相應的員工輔導以避免工作倦怠。

除了需要為員工提供資訊科技基礎設施支援(如筆記本電腦、路由器、打印機等)與適當的培訓以支持他們遠程工作外,還必須考慮他們可以工作的遠程地點是否合適。這對於像香港這樣居住空間擁擠的地方來說,可能特別有問題。

實體模式和遠程模式都有各自的優點及缺點。疫情給予我們一個機會,以高昂的代價來體驗和比較這兩者。我們每個人都有責任反思從這不尋常的經歷中獲得的教訓,以應對未來的挑戰。

長期工作政策更多的是由各個公司考慮的問題,在尋求適合其未來需要的正確平衡時,要考慮到其特殊情況。

就會議而言,混合模式很可能是未來的趨勢。混合式活動的目標是兩全其美,即讓那些能夠親自參加活動的人能夠出席,同時也為那些不能親自參加的人提供機會,以不遜於親自參加的人的方式參與活動。因此,這模式不能只是簡單地將實體活動直播給在線參與者被動地觀看。

為了滿足後疫情時代的期望,國際活動將需要有能力容納親臨現場的與會者和遠程參加者,他們可以在精心策劃的活動形式和先進技術支援的幫助下,平等和充分地享受學術會議、互動討論及網絡社交功能。

業界每月統計資料

(截至2021430日):

會員(持有或不持有執業證書) 12,378
持有執業證書的會員

10,812(當中有7,967 (74%) 是私人執業)

實習律師 1,123
註冊外地律師

1,530(來自33個司法管轄區)

香港律師行

948 (獨資經營佔47%,2至5名合夥人的 律師行佔41%,50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註冊外地律師行

85 (來自22個司法管轄區,14間為按照《法律執業者條例》組成的有限法律責任合夥律師行)

婚姻監禮人 2,203
安老按揭輔導法律顧問 448
訟辯律師

78(民事程序:72位,刑事程序:6位)

學生會員 180
香港律師行與外地律師行(包括內地律師行)在香港聯營 37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