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性騷擾

今年較早前,Women in Law Hong Kong (WILHK)湯森路透合辦一場題為「Let's Talk About: Harassment」的活動,大約70名出席者,有男有女,聚首討論「騷擾」,特別聚焦於「性騷擾」的問題上。以#MeToo和#TimesUp為標題的消息吸引全球目光,自去年10月開始,先後有性侵和性騷擾受害人站出來,公開他們的遭遇,香港也有受害人挺身而出,雖然表達方式較為含蓄。公眾因此紛紛討論如何對付這些棘手問題。

性侵和性騷擾行為無處不在:在香港,每七名婦女就有一名一生中曾被性暴力對待。根據2014年一項訪間過6,000名服務行業人員(例如零售、飲食、醫療和護理人員)的調查結果,每五人就有一人去年一直被性騷擾。因此我們要討論這些問題,以資訊性、包容、安全的方式對話;這是重要的,而舉行是項活動的推動力就在於此。

當晚論題包括「騷擾」的種類,根據香港法例的「性騷擾」的定義,平等機會委員會的角色、僱員和僱主潛在的法律責任、香港調查「被騷擾」投訴的例子,性別平等,而分組討論是整晚最有趣味,參加者也最為投入的環節。以下為其中一些討論題目:

-性別平等:今日的女權運動浪潮有風險嗎?如果對合宜的溝通方法、達到公義的方法、緊守自由社會原則的方法,存在分歧意見,不只男女之間,連帶很多女士也可能彼此疏遠。

-強烈反應:男士會否因為害怕被指騷擾別人而矯枉過正,甚至不自覺地排斥更多女性?

-挺身舉報:為甚麼被人騷擾是難於啟齒的事?為甚麼以申索人或旁觀者身分挺身舉報是那麼的困難?當有人舉報「騷擾」事件,是由誰承擔風險?

-男士的角色:男士可以∕應該做些甚麼來消滅「騷擾」事件?

-性別歧視:我們受過教養,在守禮節、重傳統的社會生活,父母生於50年代。有甚麼情況是較難察覺到性別歧視的例子?你見過無意識的歧視嗎?發送給男孩∕男士及女孩∕女士的侵犯或騷擾訊息是有分別的嗎?

當晚也有討論「公義」的定義、專業操守、風險管理等以作為活動的背景。

公司及律師事務所應該做些甚麼來降低風險?

  • 把工作場所裡裡外外營造成不乏支援的地方。
  • 進行環境調查,評審企業文化,找出分歧所在。僱員最知道甚麼地方有放肆事件發生,最知道誰人放肆。
  • 制定保密投訴程序,容許受害人和旁觀者挺身而出舉報惡行,無懼被人報復的可能。
  • 制定程序讓被指控事件由專家徹底調查,專家與被指控的人、投訴人及他們的團隊並無關係。
  • 制定標準、操守守則、最佳做法,防止工作場所發生騷擾和歧視事件,也宣傳要在工作場所尊重別人,以禮相待,人人平等。
  • 政策載有清晰的定義,對行為的期望,以及作出不當行為的實質後果。
  • 給旁觀者提供訓練,喚起警覺意識、指導甚麼是可接受的行為,推廣最佳做法。

小貼士:人人都做得到

  • 不要騷擾別人!
  • 聆聽。隨時支援,隨時幫忙。
  • 尊重保密原則,即使牽涉重大問題亦堅持保密,人人以身作則。
  • 多學習――小心留意,了解環境,準備好反駁論點。
  • 不要說羞辱說話,例如形容別人為「廢柴」、「縮頭烏龜」、「人頭豬腦」。
  • 巧妙地回應不恰當的批評和不自覺的歧視:「你講我嗎?」、「你在講笑嗎?」、「你似乎未夠資格。」
  • 不加入對話――不對話本身已是一句說話。
  • 不要冷眼旁觀。如果你目擊騷擾事件,幫助受害人,當場揭發惡行或帶受害人離開現場。
  • 藉採購∕投資∕聘用∕投票的決定,影響公司政策或向政府提出建議。
  • 捐款給本地慈善機構,在本地機構做義工。

香港相關機構

  • 香港明愛
  • 平等機會委員會
  • 母親的抉擇
  • PathFinders
  • 風雨蘭
  • 婦女基金會
  • WomenHelpingWomen
  • 婦女事務委員會

引用Maya Angelou的說話,「未想到更好方法之前,盡你所能去做。想到更好的方法了,就要做得更好。」大會打開討論話題,鼓勵律師事務所律師和企業律師彼此合作,融洽共存,學習增長,並且栽培及挽留女性在法律界工作,提出法律界對香港女性法律工作者有影響到的問題。

高級律師
歐華律師事務所

Janice為歐華律師事務所香港辦事處房地產組的高級律師。她在跨境房地產交易方面擁有豐富經驗,專長為機構投資者、基金、酒店集團、零售品牌,物業發展商和私募基金公司,包括房地產投資信託基金處理房地產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