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盤人申請的公司文件範圍廣泛

根據2017年2月實施的修訂條例,《公司(清盤及雜項條文)條例》(第32章)第221(1)至(3)條被廢除,(實質上)由第286B條及第286C條取代。不過,清盤人根據第221條要求(例如)公司前高層人員出示文件並訊問前高層人員而提出的申請,有一部分仍在上訴尋求法庭頒令――最近的Liquidators of China Medical Technologies Inc v Samson Tsang Tak Yung [2018] HKCA 252就是一個例子。

此案背景已載於2015年4月《業界透視》(「第221條及『私人文件』」)。

簡單來說,第221(1)條就訊問有關人士「公司的發起、組成、營業、交易、事務或財產的資料」作出規定,第221(3)條就出示「與公司有關」的記錄作出規定。上訴法庭考慮過所涉條文的立法歷史和目的之後,判清盤人上訴得直,裁定該兩條條文應該被詮釋為基本上有共同範圍。因此,可以要求出示的文件範圍不應該比較可訊問資料的範圍更為狹窄。

該兩條條文已經過時,新的法例條文就出示「關於該公司及「發起、組成、營業、交易、事務或財產的記錄,作出明文規定。然而,上訴法庭的判決對在這領域工作的從業員來說,意義重大。

儘管個別案件取決於案情及法庭的酌情決定權,但該判決確定(根據新舊法定條文)可要求公司前董事出示的文件的廣泛範圍(作為司法管轄權的問題)――開列所謂的「範圍廣泛的文件」(包括明顯屬私人性質的文件),正如在判決書附錄可見的。

該判決亦確認清盤人所履行的重要功能――特別是清盤人調查公司事務及追索潛在補償。

總括而言,對於可能故意背棄公司利益行事而又被認為理應服務公司的人來說,上述進展發人深省。在這些案件之中,所出示文件(或所訊問資料)的範圍反映法庭對呈堂證據的感覺,有時也有「倒序工程」的元素。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