準備就緒 共創雙贏

去年5月,Google Alpha Go擊敗了世界棋王柯潔,震驚全球,被科技界譽為人工智能戰勝人腦。

當時那個里程碑似乎對法律界並無任何影響。法律執業並非圍棋。然而,6個月後的11月,人工智能在索償結果預測比賽中,擊敗了一眾律師。超過100名倫敦商業律師參加了比賽,律師和人工智能均獲得數百宗錯誤銷售還款保障保險案件的基本事實,來預測英國金融申訴專員是否會容許案件索償。律師們不受監控地工作了一個星期後,提交他們對這些索償結果的預測。這些案件是金融申訴專員已處理的真實申訴。人工智能程式CaseCruncher Alpha(由3名劍橋法律學生策劃)大勝而回,準確率86.6%,而律師的準確率僅為62.3% 。

雖然沒有必要過份閱讀比賽結果,但人工智能程式日益精進、複雜和便於使用,勢必對法律服務界帶來影響。研究人工智能的影響之性質和可能程度,提前作好準備和計劃策略,以令它發揮積極作用,將是未來的出路。

2017年10月底,英格蘭和威爾斯律師會法律服務部門發表了一個預測。據預測,英格蘭和威爾斯的職位數量長遠將越來越受法律服務自動化的影響。到了2038年,行業的職位總數可能會比原來少20%。預測是基於有研究顯示,在2016/17年度,英格蘭和威爾斯的律師行已用自動/資訊科技系統取代了3%合資格律師、5%法律助理和9%非收費員工。然而,從商業角度來看,預測顯示新科技的運用將使律師行的生產力增長率增加一倍,從目前的每年1.2%增至每年2.4%。因此,預計20%的職位流失將被對法律服務的需求和行業持續增長所抵消。

人工智能的發展也促使提供法律服務的模式出現新形式,導致非常規法律服務提供者數目激增。有些提供者或許試圖透過先進科技來利用監管的灰色地帶。在選擇服務提供者前,市民必須確保充分了解其提供的服務和保障性質。

因此,科技進步帶來的非常規法律服務,促使世界各地的法律專業機構思考如何更好地保障公眾,特別是政府可以和應該就此發揮甚麼作用。國際律師協會律師事務委員會轄下的政策委員會計劃於2018年5月審議該協會律師行為守則的擬議更新。建議除了「原則」及評註外,應加入一套指引,總結適用於提供法律服務方式的適當標準。草擬的指引列出了法律服務應履行的目的,並敦促各國政府通過直接管理、消費者保障及/或刑事法律,確保實現這些目的,維護適當的標準。

科技有能力塑造法律界的未來。作為持份者,我們的責任是積極參與其中,確保我們秉持的專業特性和價值觀保持不變。為了積極參與這個進程,以合乎道德的方式使用和管理法律相關科技至關重要。在職律師必須進行這方面的訓練,盡早地進行此訓練(如在法律學院接受法律教育時)最為有效。除了訓練外,Hackathons等活動亦有助認識科技與專業價值觀之間的聯繫。

Hackathon近年在海外地區推出,是頗受歡迎的新舉措。科技專家和法律專業人士組隊進行比賽,建立對司法制度的轉型意念。最近一次Hackathon是2017年7月在倫敦舉行的OnlineCourts Hackathon,由電腦與法律協會(法律未來學家RichardSusskind教授任主席)、LegalGeek、英格蘭和威爾斯司法機構及法院和法庭合辦。Hackathon勝出隊伍的構想,將由英格蘭和威爾斯司法機構進一步探討。

律師會將於今年稍後時間舉辦其首屆Hackathon。為期兩天的電腦程式比賽旨在加強透過法律途徑尋求公義。我們希望通過Hackathon鼓勵行業積極利用科技來推動專業價值。

Jurisdictions: 

秘書長 , 香港律師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