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審訊做準備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暫委法官孫國治在2016729日就WidePower Corporation Limited v The Incorporated Owners of Manhattan Court(HCA 1485/2013) 頒發判決理由書; 訴訟律師只要翻讀孫法官在判決理由書中的意見,自當有所得益。

案件涉及新餘邨某單位業主與業主立案法團之間的爭議;原告人擁有天台對下一個單位,該單位因為大廳漏水損毀,漏水責任誰屬的問題引起訴訟兩方爭議。然而,雙方在法律上和事實上爭議的實質問題倒不是很重要。

審訊第一天,暫委法官將案件押後至第二天上午11時,讓雙方律師有時間完成審訊前許許多多的步驟;暫委法官表示,不論法庭有否在案件管理聆訊中就有關步驟作出明確指示,律師都應該是已經完成步驟,因為這是「常識和專業責任」。

暫委法官批評訴訟兩方的法律代表,因為他認為他們未有為審訊做好準備。要解釋他批評的東西,最好的方法是覆述他的精闢意見:

本案2016718日(星期一)在本席前被傳審,估計審訊需時五日。審訊日期早在201511月已經擇定。

席仔細翻閱文件,清楚知道文件中沒有雙方協定的按時序排列的事件表。兩名大律師分別提交了各自的事件表。這是不合作的表現。

其次,文件中沒有雙方協定的事實陳述書。這種遺漏是罕見的。協定事實陳述書的目的是減少不必要的爭拗、證據,並省卻法官作出不必要的考慮,去蕪存菁,為審訊做好準備。

第三,文件中沒有雙方協定的爭論點陳述書。爭論點陳述書的目的是使人人集中精神在有重大關係並將予爭辯的論點上。

凡此種種都是基本準備工作的必要部分。這些工作也減省不必要的費用,凝聚大律師的心思,並使法官能夠在處理審訊時專注在重要的事情上。

孫法官補充說,重要的是:

即使訴訟雙方在在非正審過程中細緻考慮概要,法庭也無需為了達到上述目的而作出明確指 示。這些工作應該早已完成,這是常識,是專業責任。

暫委法官亦極不贊成律師向法庭送交附加文件,以把文件加插到雙方協定的審訊文件冊(正如這個別個案中發生的一樣)。他基於這點認為:

在不同的情況中出現第四個問題,說明這個問題的案件非常多。一方或雙方律師在遞交一批審訊文冊後,堅持加送陳述書、誓章、文件加插到文件冊裡去。任何人都不可不當地利用法官書記補足律師做得不足的地方,也不應期望法官會這樣做。

本席懷疑,律師一味用這種懶惰的做法,依賴法庭人員為他們完成工作,只會當成是自己完成的一樣,仍然把訟費加到賬單之中。就本席而言,日後文件必須保持是被交來時的文件,由律師或他們的職員自己去完成工作。

整體上可從暫委法官的意見學習到的是,訴訟各方的律師應當合作完成法庭按理需要的或對法庭有幫助的審訊前步驟,例如上文提到的,讓法庭在可能情況下,在最有效的基礎上聆訊案件。因此,需要做的可能比案件管理傳票上的指示所涵蓋的更多。同樣地,某些步驟應按照規則或實務指引去做,而不是等待在案件管理傳票(或以其他方法)作出的命令(例如透露文件)。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