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香港奠下伊斯蘭金融發展的基礎

經過數月的推遲後,對《稅務條例》與《印花稅條例》的有關修訂,終於在2013年7月19日獲得通過,為伊斯蘭金融—尤其是伊斯蘭債券的發行—奠下了紮根於香港的急需基礎。那麼,對於這一金融範疇的未來前景,我們可以作何期待呢?

伊斯蘭金融建基於伊斯蘭教法,而伊斯蘭教法嚴禁支付或收取任何利息。因此,根據伊斯蘭債券交易而發行的票據,其所代表的是相關資產或業務的實益權益,而在香港修訂相關法例之前,有關交易在香港需要面對沉重的稅務負擔。

香港作為國際性金融中心,正在努力試圖在本地建立一個伊斯蘭債券市場,以擴大香港目前所提供的金融產品與服務範圍。

阿布扎比國家銀行執行副總裁兼集團總審計師Malcolm Walker說﹕「全球的許多主要金融中心,都認識到伊斯蘭金融產品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市場」﹔而法律界對這一個新機遇,都紛紛在磨拳擦掌,而若干最具規模的律師事務所,也已經成立一些規模較小的部門來專責研究這個不斷增長市場的發展。

Mr. Walker說,伊斯蘭債券的發售對象,並非只是擁有龐大資金的投資者,而是可以按零售業、商業及企業客戶的不同需求來構建。

緩慢的增長

為何與其他已取得一定發展成果的金融業務相比,伊斯蘭債券市場的發展卻顯得相對滯後呢﹖黎雅明律師行合夥人黎雅明律師提出了數個原因。

當中包括「香港發行人對這一範疇的認識不足﹔誤以為這一市場的發展,需要有龐大的穆斯林人口來支持﹔以及,它們並未向伊斯蘭教法的學者充分求教。」他建議稱,香港如要在伊斯蘭債券市場的發展上取得成果,政府便必須採取行動,「加深對伊斯蘭金融的認識」。但要如此實行,政府的相關機構(例如香港金融管理局) 便應透過對「專業人士、律師、會計師,以及營銷機構、銀行及政府部門的人員進行培訓,主動和積極地推廣伊斯蘭金融業務」。
馬來西亞、中東及若干西方基金公司等主要市場參與者,均希望吸引新的中國客戶進行這方面的投資。然而,黎雅明律師說,由於香港允許實行雙邊性質的交易,因此除非有關發售是以正確的方式構建,否則中東基金的潛在利益將會受到影響。

在以往,任何公司如要以位於香港的財產或業務作為其相關資產,從而進行伊斯蘭金融交易,便需要選擇在較為稅務中立的司法管轄區來實行,以免除繳付額外的稅款和印花稅。不過,由於該等交易所取得的回報,向來被認為與較傳統的產品(例如債券) 相差不遠,因此投資者藉發售伊斯蘭債券來籌集資金似乎意義不大。雖然在進行有關法例的修訂以前,香港已有伊斯蘭債券交易的進行,但其所涉及的都是位於其他地方的資產。

鼓勵從事伊斯蘭金融活動的相關法例基礎目前已經奠定,而市場人士稱,基於中國的經濟增長對國際投資者極具吸引力,因此下一步的行動應當是微調香港的有關規則,推動香港成為一個將伊斯蘭金融與人民幣融資連繫於一起的平台。

香港金融管理局副總裁彭醒棠於2013年3月在一次有關伊斯蘭資本市場的研討會中發表演講時表示﹕「鑒於目前很多投資者都在積極尋找於亞洲的投資機會,特別是於中國大陸的投資機會,從而分散其投資組合,因此實行該等舉措確是有(必要)的。」

他補充說,市場人士的接受程度將可作為衡量的標準,以確定伊斯蘭金融業務在香港是否得到成功推行。

增長空間

正如該等報告所指出的,由於有越來越多非穆斯林司法管轄區希望開拓這一市場,因此它們都正在對其章則與規例進行修訂,而預計到了2016年,環球伊斯蘭債券市場的規模將會擴大一倍以上,達至將近3,000億美元(2.3萬億港元)﹔而伊斯蘭金融業的總資產,估計目前約值1.3萬億美元。

倫敦和吉隆坡現時是伊斯蘭債券的大型環球交易中心,而包括香港在內的一些城市,也希望在這一業務範疇上分一杯羹,吸引主要的伊斯蘭銀行業者前來亞洲發展業務。

香港所面對的競爭是十分激烈的。據路透社報導,今年1月,迪拜公布了其發展為伊斯蘭業務環球中心的計劃,而迪拜當局在10月份也概述了一項協助其達成這一目標的廣泛策略,其中包括將迪拜這一酋長國發展成為伊斯蘭債券的發行與交易中心,而當地的迪拜伊斯蘭銀行、迪拜水電局、阿聯酋航空等企業,也已經於今年開始發行與上市伊斯蘭債券。

此外,其他非伊斯蘭性質的企業,也正在尋找通過伊斯蘭債券籌集資金的新契機。在8月,新加坡的Swiber控股(一家離岸海上運輸服務公司) 引入了一個新的伊斯蘭投資集團於新加坡的資本市場進行投資。

據路透社報導,該項價值達1.5億新加坡元(9.4億港元)的交易,其資金有幾近一半是來自文萊(一個面積不大,但卻蘊藏豐富石油資源的國家) 的投資者,並使Swiber得以獲取較諸傳統債務更具競爭力的交易價格。

一位債務銀團的銀行界人士告知路透社記者﹕「該項最新進行的交易,是伊斯蘭債券比傳統債務能帶來更具競爭力回報的另一明證。」

黎雅明律師稱,確保伊斯蘭債券市場得以持續發展的下一個步驟,應是「讓發起人知悉香港需要為市場提供一些什麼,以及它們可以從中獲取什麼的利益。」

他補充道﹕「這意味著,它們需要就其所計劃推出的產品,獲得提供與發售環境相關的資料。」

內地的投資機會,為伊斯蘭債券交易開拓了新途徑,而這也導致我們需要取得更多資料,以了解該等新融資結構將會如何「在香港運作,從而為基礎設施提供融資」。

專家指出,基本上,香港能否成功建立一個伊斯蘭債券市場,其關鍵之處在於政府是否肯大力加以推廣,引發市場對該產品的興趣,並就這一個新機遇,向本地投資者及對該產品有興趣的外國市場人士提供充分的信息。即是說,除其他措施以外,本港還應舉辦更多論壇、講座及招待會,以發揮伊斯蘭債券市場的潛力。

專家亦補充稱,許多律師事務所及銀行現正加強其對伊斯蘭債券的專門認識,而這也確實是一個令人鼓舞的現象﹔但最終,只有當香港首度發行了伊斯蘭債券後,我們才能根據其發售成果來衡量這一市場的未來發展。 

 

By Mercedes Ch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