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所遁形— 董事須關注訟費方面的 個人法律責任

坊間普遍認為,一間公司倘若在訴訟中敗訴,只有該公司才需要承擔勝訴一方的訟 費,而公司的董事可以免除承擔任何財務上的責任。

然而,法庭在近期的Big Island Construction (HK) Ltd v Wu Yi Development Co Ltd [2018] HKCFI 899; [2018] 2 HKLRD 1145案件中作出了一項重要判決,就是董事倘若被視作訴訟的「真實訴訟方」,其個人亦可能須對勝訴一方的訟費承擔法律責任。

背景

該案的勝訴方(「Wu Yi 當事方」)在終審法院取得終審勝訴後,接著向原訟法庭提出申請,要求Big Island Construction (HK) Ltd (「BIC」)的董事Ben Lee(非訴訟方)個人承擔他們的原訟法庭訟費,總金額超過600萬港元。

隨著第一階段判決在2016年7月29日作出後(Big Island Construction (HK) Limited v Wu Yi Development Company Limited and anor. [2016] HKEC 1659) ( 「第一階段判決」),法庭在2018年4月26日繼而作出第二階段判決(「第二階段判決」)(合稱 「該等判決」),當中歐陽桂如法官(「法官」)下令非訴訟方須個人承擔Wu Yi當事方的原訟法庭訟費。

法庭對非訴訟方下達訟費令的權力

該項命令是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4章)第52A條作出,該條賦予法庭廣泛的酌情決定權,可裁定該訴訟的訟費及所衍生的訟費應該由誰支付,及支付的比率。法庭在行使其酌情決定權時,只須信納其命令非訴訟方承擔訟費,目的是為了「秉行公正」。

該等判決確認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52A條規定提出的申請,是一項涉及兩階段進程的簡易程序:

(1) 在第一階段,法庭首先需要考慮該方是否需要基於訟費原因而加入成為訴訟一方。在這一階段,只有在明顯構成濫用司法程序的情況下,法庭才會拒絕加入該方。申請人不須展示他有「可爭辯」理據,而訴訟方不得以「沒勝訴可能」作為理由質疑有關申請 (引用英國的典據Anstalt v Hayek [2005] EWHC 2435 及 PR Records Ltd v Vinyl 2000 Ltd [2008] 1 Costs LR 19);

(2) 在第二階段,法庭會進一步考慮該事項,並決定是否下令由非訴訟方個人承擔有關訟費,而整體上需要考慮的,通常是這一做法是否符合秉行公正原則。只有在清晰明顯的情況下,法庭才會作出該項命令(引用Sun Focus Investment Ltd v Tang Shing Bor [2012] 5 HKLRD 853 HKEC 1563一案)。

第一階段判決

在第一階段判決中,法官考慮了非訴訟方提出的各項反對理由(非訴訟方在第二階段聆訊中再度將其提出,下文將作出分析)。法官從個別及整體情況考慮了該等理由,並裁定該申請不屬於明顯濫用司法程序,故不能在第一階段便將其撤銷。因此,法官下令非訴訟方可加入成為該訴訟的其中一方,以便向他作出訟費命令。

第二階段判決:「真實訴訟方」的理據

在第二階段判決中,法官引用終審法院常任法官包致金(他當時的官位)在 in The Liberty Container (2007) 10 HKCFAR 256 at para. 28 & 30一案,以及Lord Brown 在 Dymocks Franchise Systems (NSW) Pty Ltd v Todd [2004] 1 WLR 2807 at §§25(3) and 29一案的附帶理由。該案裁定非訴訟方假如並非只是為有關法律程序提供資金,而是在很大程度上操控該法律程序,又或是從中得益,那麼基於秉行公正原則,他如果在該法律程序敗訴,便須支付勝訴一方的訟費,因他被視作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

法官在案中裁定,該非訴訟方乃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 理由是(a)他擁有及同時控制BIC(即敗訴方);(b)相關訴訟是在他的管控之下;(c)訴訟的資金是由他提供;(d)他會從相關訴訟中得益;及(e)他促使敗訴方在該訴訟中作出虛假聲稱或辯護。

駁回非訴訟方提出的辯護理由

法官裁定非訴訟方乃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後,繼而審視非訴訟方提出的各項抗辯理由,以下為其抗辯理由: (a)由於案情存在爭議,須透過文件披露及口頭證供來處理,因此不宜循簡易程序處理(「程序方面的抗辯」);(b)申請被嚴重拖延,令非訴訟方蒙受損害(「延誤方面的抗辯」);(c)Wu Yi 當事方曾提出申請,要求由非訴訟方個人承擔訟費,但當申請被拒後,卻沒有提出上訴(「先前申請失敗的抗辯」);(d)Wu Yi 當事方本可要求BIC繳存更多訟費保證金,但卻沒有這樣做(「訟費保證金的抗辯」)。

法官駁回所有這些抗辯理由:

(1) 關於程序方面的抗辯,法官指出,參比當時環境因素及原審法官(原訟法庭法官潘兆初,當時官階)的裁斷進行驗證,非訴訟方不能顯示其立場能令人信服。法官亦指出,該案並不存在任何理據,可讓法庭考慮將簡易程序轉為需要透過文件披露或盤問程序處理的案件;

(2) 關於延誤方面的抗辯,法官認為勝訴一方在提出申請上確有延誤,而且亦並未在適當時候就其申請意圖給予非訴訟方警告。然而,法官裁定該等情況並未對非訴訟方造成損害,而基於非訴訟方在該訴訟中的不當行為,故即使非訴訟方沒有接獲任何警告,亦沒有任何關係。此外,法官裁定因延誤所造成的損失,可藉削減勝訴一方可獲的利息而加以彌補;

(3) 關於先前申請失敗的抗辯方面,法官認為非訴訟方並非先前提出申請的當事方,因此不存在不容反悔問題。此外,法官亦認為先前的申請被駁回,純粹是基於程序上的理由,而非基於案情的是非曲直;

(4) 關於訟費保證金方面的抗辯,法官認為當今的趨勢是,即使沒有提出有關訟費保證金的提出申請,也不會妨礙針對第三方成功提出訟費申請(援引 Deutsche Bank AG v Sebastian Holdings Inc [2016] 4 WLR 17 及 Petromec Inc v Petroleo Brasileiro SA Petrobras [2006] EWCA Civ 1038等案件)。法官進一步指出,儘管Wu Yi當事方事實上可進一步要求提供訟費保證金,但這不應損害其在本申請的權利。況且,該項抗辯理由並不適用於其中一宗訴訟的訟費(在該案中,Wu Yi當事方是原告人,故不能申請訟費保證金)。

最後,法官基於秉行公正原則,下令由非訴訟方個人承擔有關訟費。

該等判決的關鍵要點

該案的裁決有若干重點值得法律執業者及公司董事謹記。

(1) 一間公司在訴訟中敗訴,該公司的董事不能倖免於訟費責任。法律執業者須向其當事人提供適當的法律意見(尤其是公司董事和訴訟資助人),倘若他們敗訴,勝訴一方有權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52A條要求法庭向個別董事或訴訟資助人下達命令,為有關訟費承擔法律責任。

(2) 董事如果促使公司於訴訟中採取特定案情,需要小心留意。法官在第二階段判決第53段明確指出,任何不當情況或進行投機性訴訟,將成為法庭考慮向非訴訟方作出命令的支持理由:Dymocks at para. 33 per Lord Brown。此外,法官亦在第二階段判決第58段指出,任何人如提出他明知是虛假的申索而導致訴訟產生,當該虛假情況被揭露時,他如果獲判需要承擔有關訟費,亦沒有理由感到被冒犯或受屈(援引R + V Versicherung AG v Risk Insurance & Reinsurance Solutions SA [2006] EWCA Civ 314一案)。

(3) 如果勝訴一方能證明非訴訟方是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勝訴一方很可能會要求法庭頒令,由該非訴訟方承擔其訟費。

(4) 法庭已表明,即使董事是以真誠行事及並無不當之處,但法庭仍有權向其作出非訴訟方訟費令(第一階段裁決第12段,援引Goodwood Recoveries Ltd v Breen [2006] 1 WLR 2723 at para. 59 per Rix LJ一案),而所需的驗證,是該名董事是否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

(5) 法律執業者應適當建議其當事人掌握最早機會警告該非訴訟方,他有可能會被法庭向其頒發訟費令。這為可能會在適當時候根據《高等法院條例》第52A條提出申請奠下了基礎,並排除任何關於非訴訟方因沒有接獲警告而蒙受損害的指稱。儘管如此,法庭亦已表明,如果被尋求下達訟費令的非訴訟方是該訴訟的「真實訴訟方」,那麼即使他並未接獲任何警告,這也無礙大局(參看第二階段判決第73段,援引Deutsche Bank AG v Sebastian Holdings Inc [2016] 4 WLR 17 及 R + V Versicherung AG v Risk Insurance & Reinsurance Solutions SA [2006] EWCA Civ 314等案例)。

(6) 法律執業者應提醒其當事人,有權向法庭申請要求向敗訴公司的董事頒發個人訟費令,尤其是假如該公司正面對財政困難,又或是它純屬一家「空殼」公司,自身並無能力履行法庭所頒發的訟費令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