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損權利通訊的「合法利益」

鑑於無損權利的特權在和解通訊之中相當重要,上訴法庭最近在Crane World Asia Pte Ltd v Hontrade Engineering Ltd [2016] HKEC 1377的判決是值得我們留意的。該判決確認,不管和解建議的其他條款有多合理,被告人沒有合法利益要在和解提議包含證人不得為另一方提供證據的規定。這樣的和解建議是「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屬於例外地不享有特權的情況。

上訴法庭如此作出裁定,容許原告人上訴推翻下級法院法庭的判決。在下級法院,法官採用更為實事求是的方法裁定,被告人堅稱享有特權的信息內容不得被接納為證據,原因是該信息內容構被告人真正試圖和解的整體內容,並且該次通訊不應被視為被告人單一次試圖誘使證人不為原告人提供證據。

上訴法庭的判決理據似乎建立於一些原則之上,這些原則超越享有無損權利特權的理由;那就是,秉行公正的根本重要性和「證人不是任何一方的財產」(no property in a witness)的慣例(例子可見《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原則10.12)。

因此,任何規定證人不為另一方提供證據的通訊,應屬於「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而例外地不享有特權的例子。例外情況只適用於特權被濫用的情況極為明顯的案件。

根據上訴法院的判詞,在法院以《調解條例》(第620章)第10條(「關於披露或接納作為證據的許可」)為依據,考慮是否准許披露「調解通訊」或者接納「調解通訊」作為證據的時候,上訴法院的論據同樣適用。

總而言之,無損權利的特權雖然通常涵蓋廣泛,但不是無條件的保障,談判和解的各方應當小心確保其信息內容有合法的目的支持。有好幾種方法是可以用來合法地削弱另一方在審訊中的證據的,但是在和解談判中要求證人不提供證據,不是方法之一。

最後,這宗案件是來自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權區的判例之中具有潛在價值的例子。上訴法庭的判決贊同(除了其他案例之外)Greenwood v Fitts (1961) 29 DLR (2d) 260的判決;不列顛哥倫比亞省上訴法院的判決沒有在下級法院被引用,但似乎成為上訴案中經常被引用的案例*。


* 事實上,這似乎是香港第一次有經彙報的判決正式提到Greenwood v Fitts案。要更廣泛地知多一點,還要看看最近在Ferster v Ferster [2016] EWCA Civ 717的上訴判決(有關在「毫不含糊的不正當行為」這種例外情況下的不當威嚇)。

Jurisdictions: 
標籤: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