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光、相機、 拍攝!

Butterflies at Ho Pui Reservoir

在世界各地的人的眼中,蝴蝶都代表著變化、希望和生命。這些美麗的昆蟲是眾多藝術品的主題,難怪高嘉力律師行法律分析師柯蒂嘉(Kritika Sethia)對拍攝蝴蝶的興趣如此濃厚。

追蝶

柯蒂嘉在印度加爾各答長大,還記得小時候見到蝴蝶,便會追著牠們。這些五顏六色的生物深深吸引著她,尤其是了解到牠們從不會飛的毛蟲,蛻變到色彩斑斕的過程。她分享道:「對我而言,這種蛻變象徵著我們每個人都可以改變自己,不斷進步和成長。」加爾各答的人口稠密,污染嚴重,令看蝴蝶變得很困難。她成年後才第一次開始拍攝蝴蝶。她分享說:「我第一次接觸蝴蝶攝影是在2019年1月,當時我遊覽了巴西和阿根廷的伊瓜蘇國家公園。亞馬遜雨林的豐富生態系統為大自然愛好者提供了無與倫比的機會。」柯蒂嘉在年輕時就已經研究風景和街道攝影,特別注重取景技巧,她用這些技巧來捕捉蝴蝶。她回憶起那次旅程:「那是多年後我第一次又追逐蝴蝶。我等了很長時間,只是為了捕捉牠們的美態。」

報喜斑粉蝶,斑粉蝶

蝴蝶攝影並非野生攝影的主流,拍起來也絕非易事,需要合適的設備和理想的環境。柯蒂嘉解釋:「除了良好的設備和適當的相機設置,你還必須找到正確的時間、地點,準確地移動,或者根本動也不動。蝴蝶對聲音和陰影極為敏感。因此,設備的位置和拍攝者的動作,對拍攝蝴蝶非常重要。」除此之外,持續練習並能夠迅速調校相機設置,也至關重要。她分享說:「要迅速靈活地操控相機設置,充分利用在蝴蝶附近的時間。閱讀和研究有助於安排時間和更好地計劃拍攝,有助進一步改善技巧。」

她越沉迷於攝影,就越對蝴蝶著迷。她一直努力研究各個蝴蝶品種的知識和拍攝牠們。她的一些主要發現包括:

  • 全球有最少18,682個品種的蝴蝶。香港有大約240個品種。
  • 蝴蝶極度活躍,拍攝時最好穿深色衣服,淺色的衣服會嚇到牠們。
  • 蝴蝶是涼血昆蟲,依靠陽光來提高體溫。早上蝴蝶展開翅膀曬太陽,是賞蝶的最佳時間。天氣寒冷和陰雨天時,牠們的活躍度會降低。
  • 蝴蝶的翅膀上覆蓋著微細的鱗片,這些鱗片負責反射不同顏色的光。
  • 不同品種有所不同,但在香港賞蝶的最佳時間是4月至6月以及10月至11月。進行蝴蝶攝影的時間也很重要。

雖然這項活動具有挑戰性,但柯蒂嘉覺得這些挑戰令人興奮,並以能夠克服它們而感到自豪。每張蝴蝶照片都是柯蒂嘉繼續拍攝和學習的動力。她說:「作為一個嶄露頭角的蝴蝶攝影師,點擊就是我的獎勵,也是我不斷學習的動力。對我來說,拍攝蝴蝶近乎冥想。專注於拍攝的過程,有助消除繁忙生活中的雜音。為了尋找蝴蝶,身處花叢中,感覺禪意盎然。」

柯蒂嘉在2019年初才移居香港,拍攝蝴蝶也令她有機會探索香港的郊區,欣常香港的動植物。她說:「如果我附近有隻蝴蝶,牠永遠逃不過我的眼睛。無論是在往高等法院途中,還是在花墟,我都不會錯過任何拍攝蝴蝶的機會。」

香港的蝴蝶攝影

雖然香港是個石屎森林,但香港1,108平方公里的土地中,約四分之三是郊野。香港的生物多樣性豐富,大量地區被劃為郊野公園和岩石地帶,有豐富的綠色山脈和瀑布。為了保護豐富的動植物群,政府亦積極進行保育工作,大大促進了人們對自然攝影的認識和興趣。柯蒂嘉表示:「香港大約有240個品種的蝴蝶。大埔的鳳園蝴蝶保育區是蝴蝶和攝影愛好者的聖地。香港有許多遠足徑,也是拍攝蝴蝶的好地點。船灣郊野公園內的烏蛟騰,也是蝴蝶愛好者的天堂。」

鳳園蝴蝶保育區

柯蒂嘉計劃更常去鳳園蝴蝶保育區,參加那裡舉辦的活動,更全面了解蝴蝶,尤其是蝴蝶的保育知識,並結識其他蝴蝶愛好者和攝影師。她週末會去探索各條遠足徑,充分利用香港的自然保育區。她解釋:「這樣我可同時沉醉於蝴蝶和風景攝影。我希望今年夏天能花更多的時間來培養我的興趣,因為4月至6月是在香港賞蝶的最好月份。」她喜歡和一群人一起遠足,提高人們對大自然和攝影的認識和興趣。她說:「我想參加遠足的同時也可以提高人們對問題的關注和認識,也希望參加攝影比賽,鼓勵更多律師探索香港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最近,我們律師行參加了了一項活動,提高人們對心理健康的意識,同事承諾在2月份在大自然行走50公里。這順道使我有機會拍攝,從中學到了很多有關香港生物多樣性的知識。」

其中一次令她難忘的事件,是今年早前出去拍攝時,她不必去追蝶,反而蝴蝶停留在她身上。她回憶道:「最有經驗的蝴蝶攝影師說,你要幾乎融入環境中,令蝴蝶不再將你視為威脅,那麼即使你在牠們身邊,牠們也會靜止不動。2021年的大年初一,我去了河背水塘,那是我第一次拍攝飛行中的蝴蝶。我記得當時我靜止不動,幾乎與環境融為一體,拍攝期間,一隻蝴蝶飛過來停在我身上。那種感覺難以言喻。」難怪柯蒂嘉將蝴蝶攝影等同於冥想,兩者都需要靜止、頭腦和專注。

伊瓜蘇國家公園的蝴蝶

法律蛻變

柯蒂嘉開始在香港從事法律事業,與她對蝴蝶攝影產生興趣的時間大致相同。2019年之前,她在印度加爾各答工作,在當地的高等法院擔任訴訟律師。從2017年到2018年,她在牛津大學攻讀民事法學士課程,主修爭議解決。她移居香港時,並沒有香港的執業資格,但正她喜歡蝴蝶攝影的挑戰,她視此為成長的契機,最近通過了海外律師執業資格考試(OLQE),現正等待取得香港的執業資格。她目前在高嘉力律師行工作,協助該行的商業訴訟和僱傭實踐。她分享道:「與法律相似,蝴蝶攝影需要耐心和實踐,才能不斷進步,同時亦需要敏銳的觀察力和精確度。我相信,獲得一種技能經歷的過程,會增加頭腦的靈活度,從而補充它在其他場合的功能。」

透過拍攝這些優雅的生物,柯蒂嘉學到重新調整自己的注意力,把個人和事業目標訂立先後次序,因為假如她不集中注意力,便有機會錯過人生中最好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