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一些反思及2020 憧憬?

總體而言,在普通法系和大陸法系世界,2019年是法律專業保密特權相當不錯的一年。

英格蘭及威爾士

上訴法院似乎再次試圖為過去的錯誤(例如,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no.5) [2003] Q.B.1556)進行彌補而强烈支持Addlesee & Ors v Dentons Europe LLP [2019] EWCA Civ 1600一案中法律諮詢保密特權的理由—法律諮詢保密特權在死亡或解散後仍存在(「PSD」現象)。除非客戶或任何其他合法有權放棄這一特權的人放棄了這一特權,否則律師將會把當事人的秘密帶到他們的墳墓裏。

Addlesee是在法院就SFO v ENRC Ltd [2019] 1 WLR 791 一案下達强有力的判决之後作出的,這有助於在經歷了許多混亂之後,將訴訟特權恢復到其更傳統的普通法根源—正如之前的一些初審判决所顯示的那樣。

儘管在去年年底(11月18日),在BGC Brokers LP & Ors v Tradition (UK) Ltd & Ors [2019]EWCA Civ 1937案中,法院駁回了(除其他外)關於和解協議中包含的材料的「不損及固有權益」聲稱,但根據其事實,這一裁决並不令人驚訝—此外,在整個2019年,英國法院重申了支撑著「不損及固有權益」通信保護的基本原則(例如,Re Sternberg Reed Solicitor[2019]EWHC 2065 (Ch); Briggs & Ors v Clay & Ors [2019] EWHC 102 (Ch))。

涉及不同類型特權引起的糾紛的報告案件(和上訴),其數量足以說明問題。可望在2020年,資源充裕的上訴人就法團背景(Three Rivers District Council (No. 5))「當事人」的狹義意思,向英國最高法院提出
訴訟。

專業團體

國際律師聯合會(UIA)在盧森堡舉行的第63届大會(2019年11月6日至9日—香港律師會理事會三名成員出席)上發表了一份關於「專業特權」的强有力公開「集體聲明」。聲明(部分)寫道:

「我們,UIA,和下面簽名的各律師公會,…我們想提醒所有個人、政府和我們的律師同行:1)當事人特權是一項基本人權,也是律師維護的義務;…」。

基本權利延伸到所有法人—個人或法團。在監管機構日益積極並試圖在國內外相互合作的環境下,這對法團尤其重要。希望更多的國家和地區律師協會支持UIA的聲明。

英格蘭和威爾士律師會也不甘示弱,出版了一份關於法律專業特權,對業界有用的執業紀要(撰寫本報告時,日期為2019年11月13日)。普通法特權的一般原則在香港大致相同,不同之處(重要的)是本地普通法對法律諮詢特權採用「主要目的」的準則,並(為符合一項基本權利)漠視法團環背景「當事人」一詞的狹義意思。展望未來,保護法律專業特權的戰鬥同樣可能在法團領域展開。

香港執法機構的秘密監察

香港2019年12月的傳媒報道指,根據《實務守則》(該守則乃按《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第63條而發出),在2018年有關可能涉及法律專業特權資料的新個案的「通知」,數目「顯著增加」(見專員的2018年周年報告—「摘要」及完整報告第4章和第6章)。

「周年報告」指出,在報告期內(2018年1月1日至12月31日),「在任何案件中都沒有實際獲取法律專業特權的信息」(第4.7章)。報告亦指出,有關不遵守規定的個案(第6章),並無證據顯示有人故意漠視法定條文或《實務守則》,而大部分執法機構不遵守規定的事件,都是由於有關人員「疏忽或粗心」所致。

話雖如此,執法機構提交的「通知」的數量顯著增加,這情況應該讓律師和他們的當事人停下來思考。

「黑暗面」和「願力量與你同在」

法律從業者(律師、大律師和外地律師)同樣需要擔心的(如果不是更需要擔心的話)應該是流氓特工或網絡罪犯對電腦或電話進行黑客攻擊的威脅—這可能是對律師和當事人通信的機密性構成的最大風險。私人執業人員、企業法律顧問和合規性官員應該問自己(以及其他問題),他們上次的資訊科技安全審核和控制測試是哪時候進行的。僅僅希望「光明的力量」可能與你同在是不够的。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