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權和所謂的「罪惡例外」

英國上訴法院對 Curless v Shell International Ltd [2019] EWCA Civ 1710一案的判決,是推翻僱傭上訴審裁處的裁決,該裁決指被告的一名內部律師與借調的外部律師之間的一封機密電子郵件沒有特權,因為它是「罪惡例外」。這個結果將受許多人歡迎,因為它以法律專業特權為優先,並承認以其為基礎的政策不與任何其他政策相抗衡,例如,對透明度的關注。

僱傭上訴審裁處的裁決(本身推翻了下級審裁處的決定)惹人關注,因為它似乎擴大了所謂的「罪惡例外」的特權範圍。配合適當的詮釋,例外並不是真正的例外,而是承認,為促進犯罪或不誠實目的而進行的交流不會享有特權。

Curless案中,據稱所涉的電子郵件匿名洩露予索賠人,這無異於僱主為掩蓋其裁員(及其他事宜)的企圖。但是,僱主代表似乎沒有任何不誠實或其他犯罪意圖。儘管僱主所謂的策略可能引起了民事訴訟,但上訴法庭認為這並不構成罪行,電子郵件也沒有喪失特權地位。

判決提出了一些與香港有關的有趣觀點,包括:

• 法律諮詢特權是所有法律人(無論是個人還是公司)的基本權利。支撐它的政策是超然的。法律諮詢特權一旦適當地提出,就不會與其他政策競爭。因此,特權逐份文件而定,而不是一概而論,以免特權被濫用;
• 所謂的「罪惡例外」,無非是承認促進犯罪的通訊不享有特權。所謂的「例外」必須保持在適當範圍,例如,僅限於用於促進犯罪、不誠實或邪惡目的的通訊。在Curless一宗中,許多律師可能會認為,即使電子郵件的內容具有申訴人聲稱的含義,但也沒有什麼特別值得驚訝的。例如,電子郵件可以說是包含律師日復日提供的建議,是經過適當詮釋的法律建議,因為它與僱主在相關法律背景下的權利和義務有關;
• 重要的是,有爭議的電子郵件似乎沒有證據表明僱主企圖逃避其法律責任。相反,該電子郵件似乎旨在最大程度地減少法律責任而提供建議;
• 當中也有多個有用的觀點。繁忙的內部律師應謹慎對待微妙的措辭,老生常談仍然適用:如果電子郵件或信件的內容敏感,在發送電子郵件或信件前,請先考慮法庭將如何解讀它。該案也說明了法院就當事人的名字授予「匿名命令」相對較高的門檻(見Re Value Convergence Holdings Ltd [2019] HKCFI 1631),或接納新的上訴證據(見Chong Hing Bank Ltd v Fairview City Ltd [2019] HKCA
1033)。

最後,Curless v Shell International Ltd繼英國上訴法院最近作出的另一有力判決,支持法律專業特權(例如Addlesee & Ors v Dentons Europe LLP [2019] EWCA Civ 1600及SFO v ENRC Ltd [2018] EWCA Civ 2006)。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