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影響香港法律服務市場的趨勢及關鍵因素

Ricky Mui,法律及合規、商業金融及合約部門總監及Oliver Allcock,法律與合規經理 ,華德士香港分公司

概述

2015年的法律與合規人才招聘市場依然十分活躍,而我們亦發現本年的一些持續及值得關注的發展趨勢。基於嚴格的監管要求,金融服務業的合規工作,依然是一個持續快速增長的領域﹔而2015年的另一個令人關注新發展,是企業合規工作的增長。我們注意到的一個趨勢是,律師現正朝向這兩方面發展。就私人執業範疇而言,以往取得顯著業務增長的,主要是先前來港設立分所的美國律師事務所。然而,近期的情況已有所不同。由於來自中國的客戶,極需懂得說普通話的律師為他們提供服務,因此目前對具備這方面語文能力的律師有巨大需求,而中國的有名律師事務所在香港設立分所,也呈現上升的趨勢。內地企業現正計劃透過招聘首位「總法律顧問」,尋求在香港成立自身的法律部門,而金融機構目前的招聘重點,則仍是以中高層的法律專業人員為主。然而,香港無疑是一個求職人才不足的市場,而在現今的大多數情況下,中國語文能力幾乎是不可或缺的要求。

私人執業

在私人執業範疇,現時最吃香的仍是從事企業融資、併購、訴訟(諸如商業、金融服務/監管、航運及建造)等工作的律師。香港的首次公開招股市場依然十分興旺,繼續為涉及公司法的業務帶來機遇,而香港作為一個仲裁、商業及監管訴訟中心,其對訟務律師及仲裁員因此仍有殷切需求。

基金工作在今年仍是一個受人熱議的題目,尤其是因著「滬港通」的開通而形成了新市場。由於中港基金互認計劃於本年7月起實施,因此將會有數百隻由內地基金管理公司管理的A股基金,在7月後投入香港市場。這意味著,未來會有大量涉及投資基金和監管的工作開展,而專門處理此等業務的律師事務所,將會受惠於這一形勢。故此,在投資產品或投資基金(包括股票基金、均衡基金、債券基金、貨幣市場基金、交易所買賣基金,以及證監會的監管與合規工作)方面富經驗的律師,未來將會有很大的市場需求。

對於能說流俐普通話的律師,全球現時對其有著強勁需求。無論是magic circle或silver circle 的律師事務所,還是美國或本地律師事務所,目前都在爭取具有良好法律教育和律師事務所培訓背景,又能說一口流俐普通話的律師為其服務。然而,離岸律師事務所在這方面也許屬於例外,因為在公司法、訴訟、基金等範疇,良好的中文表達能力有時並非必要,而最主要的,是申請人必須具備英聯邦的律師資格。

由於現時有更多具規模的內地律師事務所來港開業,對人才的爭奪因而越來越激烈。在本港國際律師事務所工作的法律專業人士,現時也有一些受吸引加入內地律師事務所在港設立的分所,因他們認為,這些律師事務所能為他們提供更佳機遇、更廣闊的業務範圍,以及能讓他們建立和擁有更龐大的客戶群﹔但更為重要的是,此等內地律師事務所可為他們提供更快捷的事業路徑。我們發現,一些來自magic circle或國際律師事務所,並擁有相當業務基礎的顧問級律師,亦已轉投內地律師事務所並擔任其合夥人。

機構內部法律部門

機構內部法律部門在聘請法務人員時,對申請人是否能說流俐普通話,也是非常的重視,而這也構成律師進入機構內部法律部門服務的最大障礙。然而,申請人假如是資深法律工作人員(例如其資歷已達至總法律顧問等級),而其部門也有其他能操普通話的人員協助處理有關工作,則該機構通常會願意考慮放寬在語言上的規定,前提是該名申請人必須具備在亞太地區工作的經驗。

法律專業人員所處理的工作,倘與公司法及商業法有關,並且在上市公司與知識產權/商標/品牌保護/檢控等方面具備經驗,他們就是商界所渴求的人才。隨著企業品牌的擁有人對專利、商標及版權等方面的意識越來越強,它們對其產品所具的價值,以及在保護其產品方面,採取更為積極的態度,而此舉乃導致訴訟的增加,並因此帶來對知識產權律師需求的上升。內地企業在香港的迅速發展(特別是在奢侈品零售、時裝、科技領域等方面),意味著它們需要獲得提供適切的法律支援。目前一些此類企業正計劃聘請其首位總法律顧問和成立法律服務部門。

金融服務機構現時十分渴求具備三至六年工作經驗(在取得認可資格後)的初、中級法律專業人員,尤其是該等曾處理與投資基金、衍生產品、企業融資、保管等業務有關的工作人員,因為上述這些業務都與銀行向客戶提供的最主要產品有關。此外,以往曾在律師事務所接受扎實基礎培訓的法律專業人員,將會獲得這些金融服務機構的優先考慮,原因是他們能夠於到任後的最短時間內獨立開展工作。

另一個現象是,金融服務公司的合約職位近期有所增加,特別是資產管理和基金管理機構中的基金與保管職位。這主要是由於市場不斷增長,但卻缺乏永久性員工,因此表現卓越的合約員工,在未來將有可能獲聘成為永久性員工。

合規工作

在法律服務市場中,對員工的中文能力並非要求太嚴格的一種職務,是合規工作。隨著證監會及金管局加強對金融服務的監管,此舉為合規工作帶來更多的就業機會。鑒於合規工作人員的不足,僱主現時願意積極地為其員工提供在職培訓。故此,在監管工作方面具備經驗的律師及其他專業人員,是擔任合規職務的適當人選。

面對更嚴格的監管要求,金融服務公司現正持續擴大其合規部門,並積極招聘反洗錢、金融犯罪、貿易監管、股權投資合規等方面的各級專業人才。由於缺乏合適的人才,銀行因此需要採取較為彈性的處理方法,例如考慮聘請來自「四大會計師行」(Big Four),並曾處理反洗錢和欺詐案件,及具備相關調查經驗的人員來擔任較初級的職務,而其他具有法律背景的申請人,或是曾經處理衝突、反洗錢、反海外腐敗法、英國反賄賂法、金融服務訴訟等範疇的律師,也一併在其考慮之列。

與去年同期相比,我們發現一般而言,投資銀行的增長速度有所放緩。然而,在2015年上半年,市場對投資型金融機構合規人員的需求確實有所增加。除了金融服務機構的合規工作外,企業的合規工作發展(尤其是在醫藥、快速消費品、休閒/娛樂等行業方面),也為法律專業人員帶來許多新機遇。

吸引和挽留人才

根據2015年第一季度的「Robert Walters亞洲就業指數」(Robert Walters Asia Job Index Q1 2015),香港的法律與合規部門招聘廣告數量,與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38%。隨著對人才的爭奪越趨激烈,各個機構現時均需要提供具競爭力的薪酬待遇。我們亦發現,律師事務所及合規工作市場現時已不再依循其過往在薪酬等級方面的硬性劃分。

在2015年轉換工作的合規專業人士,他們在一般情況下可獲得15%-20%的薪酬增幅,而在需求什殷的領域(例如反洗錢及監控室等),某些工作人員什至可獲得高達30%的增幅。對於該些從律師事務所轉往金融服務業或工商界發展的律師,一般而言他們願意接受比原來工作少5%-10%的薪酬,以期在未來有更佳的事業發展機會,及獲得每年頒發的酌情性花紅。不過,更為重要的一點是,招聘部門假如願意放寬對申請人的語言要求,讓即使不懂說普通話的申請人也有機會獲聘用,相信這必定能將可資考慮的人選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