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科技在金融服務合規中的影響力日益上升

隨著需要遵守越來越多的嚴格監管要求,金融機構現在正大舉投資於監管科技,例如基於「雲」的系統和人工智能。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將監管科技定義為使用創新科技,以有效率和自動化的方式達致合規。根據金管局的資料,2017年對監管科技公司的投資達10億美元。

金融服務合規的當前挑戰

為了解釋監管科技在香港金融機構中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我們必須首先說明合規團隊目前面臨的三個主要挑戰。首先,與2008年金融危機之前的時代相比,現在合規專業人士需要熟悉的法規數量幾乎是以前的五倍,包括與《巴塞爾協議III》、《一般數據保護規例》和打擊洗錢相關的更嚴格要求。

其次,自2017年以來,香港的銀行開展了多達70項主要的數碼銀行和金融科技舉措,合規團隊需要應對快速增長的交易量。雖然由於這些先進技術,金融系統現在變得更有效率,但這些發展也令金融犯罪數量更易增加及影響程度更易增大。

最後,不僅僅是合規團隊在監管問題上提供他們的意見。例如,由於嚴格的私人銀行監管,客戶關係經理不得不花費多達一半的工作時間來解決與合規相關的問題,並使用麻煩的資訊科技系統進行客戶盡職調查。不同團隊之間需要透明和高效的協作。

監管科技的好處

在合規工作中使用監管科技緩解了上述三個挑戰。監管科技包括基於「雲」的系統,藉著這系統,人們可在中央存儲點維護和更新數據。因此,當出於法規原因需要來自不同團隊作輸入時,監管科技可為合規團隊提供數碼跟踪和增强的文檔管理系統。

此外,通過「處理機器」可以讀取的法規,監管科技提供了一個簡化的流程,可以在單一平臺中整合多個司法管轄區的需求。這為需要審查大量法規的合規專業人員提供了支援。

最後,監管科技已經在打擊洗錢/恐怖分子資金籌集和交易監察這兩個傳統上非常耗時的領域產生了重大影響。在2017-18年間,與五年前相比,可疑交易報告數量增加了40%。監管科技可以隨便通過人工智能來消除低風險問題,從而為合規團隊騰出時間來適當調查涉及嚴重金融犯罪的高風險個案。

對香港的影響

考慮到監管科技的這些好處,金管局和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證監會)完全接納在香港使用監管科技也就不足為奇了。金管局副總裁阮國恒强調了監管科技在「支持銀行與監管機構之間的界面」方面的重要性。金融科技的舉措越來越多,需要在金融機構和監管機構之間的通信以透明的方式合併大量數據。因此,為了進一步促進金融服務領域採用監管科技,監管當局推出了「完善智能銀行生態系統」的計劃。舉例來說,金管局和證監會已開設「沙箱」,讓合作銀行和交易單位可以在有限的監管環境下,對創新的金融科技項目進行試驗,以便它們可以實行實驗性構思,以偵測系統性風險,最終從監管的角度完善未來的科技措施。

在香港的合規領域,監管科技的使用日益增多,已經對招聘趨勢產生了滴流效應。在面試過程中,不再僅僅是某個應聘者的溝通技能和法規知識會獲考慮在內。合規專業人員還需要能够突出他們處理監管科技軟件的能力。展望未來,合規專業人員將需要適應快速發展的科技,特別是在交易監察和打擊洗錢/瞭解你的客戶等數據密集型領域。

此外,有興趣進入銀行或投資機構的律師將發現要面對新挑戰。如果一名律師決定通過在企業專門從事合規工作來獲得有關的商業工作經驗來說,他們將需要迅速適應科技發展;而對於曾從事私人執業的專業人士來說,這將是一個陌生的領域。隨著監管科技的進一步發展,對於那些有能力適應新軟件的人來說,將會有更多的人才需求和報酬豐富的職業前景。因此如果律師考慮在長期轉換職業發展道路,就必須關注該領域的發展。同樣,進入架構精簡的企業內部法律團隊和合規團隊的中級至高級律師需要熟悉監管科技的功能,因為他們將需為監管工作與合規專家進行密切合作。

此外,正如合規團隊出於監管原因需要採用來自銀行內其他團隊的輸入一樣,在其他團隊中採用監管科技也會產生影響。資訊科技和變革管理團隊將需要確保在採用和維護監管科技方面實現無縫過渡,同時對外部門工作人員也需要調整以適應新的監管軟件。

發展的道路

儘管毫無疑問,監管科技為應對頻繁且零散的監管變化這一拼圖難題提供了一個集中的解決方案,但人們對這些新科技仍然存在一定程度的焦慮。金融機構對以下事情感到需要小心謹慎:就是金融機構將對人工智能做出的決定負責,及擔心「雲」計算中的數據被篡改和私隱被侵犯的可能性。然而,鑒於金管局和證監會正在批准試點試驗,並明確支持在內部合規和監管聯絡中使用監管科技,加上科技公司越來越多地接觸監管框架,隨著監管科技進一步完善自身,這些擔憂應該得到緩解。當這些發展生效,合規專家和律師在較小程度上需要為處理不斷發展的科技做好準備,以在金融服務行業的「中間部門」(middle office)職能中保持競爭力。

Jurisdictions: 

Lewis Sanders 顧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