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產權仲裁

隨著知識產權創造日益蓬勃,有更多知識產權被商品化,越來越多知識產權爭議方寧願在法院制度之外解決爭議。根據世界知識產權組織(「WIPO」)仲裁及調解中心的統計資料,中心處理的個案大多數是在近幾年存檔的http://www.wipo.int/amc/en/center/caseload.html,單以2016年計,個案數目是2015年的兩倍。

知識產權仲裁從業員機會處處,香港定意緊貼全球趨勢,不落人後。《2017年仲裁(修訂)條例》已於6月制定,在《仲裁條例》(第609章)加入新訂的第11A部(第103A至103J條),以澄清可就所有知識產權權利(定義廣泛,包含各種知識產權權利,不論權利在哪裡存在,用甚麼名稱,是否可予註冊或已經註冊,也包含各種新的、將來有可能被承認的知識產權權利)的爭議,進行仲裁;也澄清強制執行知識產權裁決,並不違反香港的公共政策。

這次是毫不含糊地闡明,知識產權爭議是可以在香港藉仲裁解決的。在私營企業或行業協會之間的知識產權爭議是否可以藉仲裁解決的問題上,特別是關乎已在知識產權當局註冊或由之批予的知識產權權利的有效性的,有些司法管轄區正面對一些法律上不明確因素,而在香港進行仲裁就可避開這些問題。由於香港未有這方面的本地案例,香港的法律狀況至今一直未完全清晰。這項條例消除仲裁方在香港進行知識產權仲裁的潛在障礙之一。

知識產權仲裁會繼續在《仲裁條例》的法定框架下進行。換言之,(舉例說)知識產權仲裁程序及仲裁裁決將仍然保密,除非各方另有協議,並且不屬於《仲裁條例》第18條的法定例外情況。修訂條例亦澄清、修改《仲裁條例》一些條文,以方便知識產權仲裁使用者使用。根據《仲裁條例》第73條,除非各方另有協議,否則知識產權仲裁裁決會是最終裁決,並且只對仲裁各方具有約束力,對並非仲裁任何一方的,不具有約束力,也不影響其權利。由於知識產權授權常見於知識產權的領域,第103E條特別為並非知識產權仲裁一方的知識產權特許持有人,確定這種情況,並同時規定,這不影響仲裁任何一方與第三方特許持有人之間的權利或法律責任,不論該等權利或法律責任是否由合約產生,或藉法律的施行而產生。同時,新訂的第103D(6)條維持各方的自主權,規定各方有權限制仲裁員判給補救及濟助的權力,讓各方有較大彈性,因應其情況決定合適的補救方法及濟助。

新訂的第11A部將於2018年1月1日實施(第103J條則於《2016年專利(修訂)條例》第123條的生效日期起實施)。第11A部會適用於2018年1月1日或之後展開的仲裁及相關的法律程序。如果仲裁在該日之前展開,仲裁各方可選擇把第11A部應用到其仲裁或相關的法律程序。

2017年仲裁(修訂)條例》亦更新《仲裁(紐約公約締約方)令》(第609A章)的締約方名單。這些修訂於刊憲日期(2017年6月23日)生效。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