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律師行由非律師管控

目前,香港法律對非律師參與法律執業的規定幾乎沒有詮釋的餘地。香港現行的法律、規則和法規明確禁止非律師參與法律執業。

「律師」(solicitor)和「香港律師行」(Hong Kong firm)在香港法例中已有明確定義。首先,根據《法律執業者條例》(下稱《條例》),「律師」的定義為「在律師登記冊上登記,並在關鍵時沒有被暫時吊銷執業資格的人」;而「香港律師行」則指符合以下說明的律師行 -

(a) 律師行的所有合夥人均為律師;或

(b) 律師行的獨資經營者是律師

誰人獲准或不獲准管理或控制香港律師行的立場開宗明義已很清晰,香港律師行的定義明確,律師的定義僅限於合資格人士。為免生疑問,合資格人士指「合資格獲認許為律師的人」,而不合資格人士指「並非律師的人」。

《條例》明確指定合資格人士和不合資格人士的職權範圍。《條例》的有關條文訂明,不合資格人士不得以律師身分行事,違者將面對嚴厲的刑罰。例如,違反《條例》第45(1)條者,一經循簡易程序定罪,可處罰款$500,000及監禁2年。

在一些海外司法管轄區,非律師逐漸以不同的形式參與法律執業,例如,發展已見成熟的另類經營架構(ABS)容許律師行100%由非律師被動投資,在跨領域律師行和具法團地位的律師行設定律師與非律師之間的利潤分享安排。然而,現行香港法例規定律師不得與非在香港執業的律師分享利潤/收費。該規定載於《律師執業規則》第4條,而《香港事務律師專業操守指引》(下稱《操守指引》)第4.16條原則亦加以強調。

現行法律禁止跨領域合夥安排,律師行必須明確作為律師行的獨立實體,才符合律師行的法律定義。《操守指引》第2.04條原則(監管與管理的標準)規定,律師須確保其律師行執業所在的每間辦事處是能合理地被看見是按照《律師執業規則》第4A及4B條受到監管和管理。香港律師行公開營業的每一日必須由執業律師監管和管理。此外,律師須對其客戶負上法律和專業責任,嚴格保密所有在專業過程中獲得的客戶業務和事務資料。因此,法律執業必須在獨立的場所進行,所有人員和設施應由其全權管控。

上述各項規則及規例的簡介,旨在澄清非律師參與香港律師行業務的任何不明確之處。

律師會密切關注全球趨勢,評估新興執業模式的優劣。主張允許非律師參與的司法管轄區認為這個變化能帶來各種好處,包括加強創新、為消費者提供更多選擇、促進健康競爭、降低價格、提高司法可及度、更便利消費者、令律師行更易獲得融資、改善律師與非律師的招聘、留任、認可和獎勵等。

從律師行的角度來看,支持非律師參與的最重要因素可能是能改善融資渠道。傳統律師行獲取資金的方式受到限制,選擇僅限於合夥人資金和銀行貸款。若取消非律師參與的限制,律師行籌集資金的來源、資助新業務模式、技術和資訊系統的投資均得以擴張。四大會計師行均著手開拓法律服務業務,在英格蘭和威爾斯透過ABS進入法律市場。德勤在2018年6月獲ABS許可,是四大會計師行的最後一間。德勤也獲得在英格蘭和威爾斯提供專屬法律活動的許可,包括出庭發言權、進行訴訟、草擬某些文書、遺囑認證和宣誓。

另一方面,不允許非律師參與律師行執業的司法管轄區擔心,這種變化將導致整個監管框架的全面變革,以解決變革引起的監管問題所須的龐大費用,並導致不同專業承擔不同職責的監管衝突。

各司法管轄區對非律師參與的最大關注,是它從根本上損害了法律專業的核心道德價值 - 保持獨立、避免利益衝突和尊重客戶的機密。問題的關鍵在於非律師不受律師的義務約束,因此他們可能對律師行的運作方式有不同的標準。任何有可能將非律師的利益置於律師專業原則之前的架構,均會構成憂慮。

當前的挑戰是找出既能促進法律專業可持續發展,同時又可避免專業既有核心價值被侵蝕的解決方案。

 

 

 

彭韻僖 會長

Jurisdictions: 

香港律師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