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非洲裔美國人文化的靈魂

水盡雲起—金賽收藏之非洲 裔美國人的藝術及歷史

獲邀參觀非洲裔美國人藝術及歷史展覽,說實話最初我不是很感興趣,但事後來看,當初對此缺乏興趣令我感到驚詫。我想,對此著迷令我出奇不意,因為儘管香港是個國際大都會,但似乎這類關於非洲裔美國人藝術和文化的展覽少之又少;不過,我可能錯了。

這也激發了我的興趣,想知道為什麼這樣高調的展覽會選擇在香港舉行國際首展。經過一番研究,我了解到「水盡雲起——金賽收藏之非洲裔美國人的藝術及歷史」是Bernard和Shirley Kinsey的罕有私人藏品。他們收藏了超過 120件藏品,包括詩歌、繪畫、雕塑、手稿、私人信件,以及超過400年的非洲裔美國人歷史的官方文件。我還發現,金賽收藏展覽旨在針對非洲裔美國人歷史/藝術教育方面的巨大差距,突顯非洲裔美國人在建立美國方面的重大成就。這些藏品記錄了非洲裔美國人無休止的鬥爭,擺脫奴隸制的束縛,實現法律平等,展示他們對現代美國的貢獻功不可沒。

甫抵達般咸道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我便特別被書籍和信件藏品吸引。它們讓我一窺不同群體的非洲裔美國人的生活故事。從奴隸、詩人、激進份子到藝術家,都似乎獻出了他們的技能,以挑戰無法維持下去的現狀。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展品之一,是一封1839年的信,題為「亨利‧巴特勒以100美元買到妻子和四個孩子的自由」。標題立即引起了我的注意:駭人聽聞的奴隸制度,兩世紀前在美國仍然存在,簡直不可思議。一個聲稱建立於人人生而平等、被賦予「不可剝奪權利」概念的國家,怎可無情地否定這麼多人的權利?我也震驚地發現,一個健康和有生育能力的奴隸,當時可以1,800美元的市場價格出售,展示了根據膚色將人類當作財產買賣的可怕制度。在這些黑暗的故事中,我很高興得知,亨利‧巴特勒得以從他的奴隸主那裏,買下他的家庭的自由。這封信與別不同,因為巴特勒的決心和奴隸主的惻隱之心,讓他們脫離了不人道的制度。它提醒我們,無論當時情況有多困難,人們仍有能力保持人性和惻隱之心,也說明這只是一個選擇的問題。

除了強調我們在不公平的世界仍有無私關懷的能力,我認為金賽藏品背後的一個重要意義,是挑戰我們對明顯不同的人放棄先入為主的觀念。歷史一次又一次顯示,單一群體經常傾向將負面特質歸屬於那些易於被視為不同的人或「其他人」。對那些不符合我們的標準的人,有時我們很容易視他們為沒有受過教育、沒有文化或危險。我們傾向於忘記那些「其他人」,但他們像我們一樣,如果得到機會,同樣能成就偉業。

在這方面,金賽藏品充分展示和肯定了非洲裔美國人在歷史上的非凡成就。例如,展覽展示了Phillis Wheatley的故事,他在7歲的時候離開非洲的家來到北美洲,最終成為首位非裔美國女性出版詩人。通過她的驚人成就,Phillis以其獨特的方式,對非洲裔美國人被奴隸制度壓迫時期的進步作出貢獻。她的故事說明,任何人如果獲得機會,就可以發揮潛能:成功,就像太陽一樣,可以照耀任何被允許的人,朝著陽光欣欣向榮。Ignatius Sancho的故事也一樣,他於1729年在一艘奴隸船上出生,克服所有逆境,成為首位在英國選舉中投票的非洲人。除了這些卓越的事蹟,金賽收藏還有各種其他傑出的故事,等待被發現和反省。

參觀展覽後,我完全同意金賽的說話,恰恰涵蓋了這系列藏品的精髓 – 在內心深處,「我們相似之處比不同之處多」。我真心相信,如果我們與他人互動時堅持這個原則,無論他來自東南亞、非洲還是世界其他地區,我們的互動必將充滿尊重、快樂和同情。由此,在一個日益孤立的世界中,我們將停止自視為獨立的個體,而是人類的一部分。我全心全意推薦各位抽空參觀金賽收藏展覽。


水盡雲起—金賽收藏之非洲裔美國人的藝術及歷史

2016年12月9日至2017年2月26日
香港大學美術博物館
香港薄扶林般咸道90號

Jurisdictions: 

廖長城資深大律師事務所,大律師

謝先生於2015年獲認許為大律師及加入廖長城資深大律師辦公廳。他正從事廣泛的民事訴訟業務,但主要集中於知識產權,尤其是商標註冊的糾紛。

謝先生獲委任從事的範圍包括知識產權(商標及專利)、競爭法(諮詢)、一般商業、仲裁及非正審申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