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將不復存在? 論《合約(第三者權益)條例草案》的影響

律政司於2012年10月31日就《2013年合約(第三者權益)條例草案》(下稱「《條例草案》」)發表諮詢文件。《條例草案》並無廢除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但將廢除「合約因違反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而不得向第三者授予利益」的規則。金杜律師事務所在本文中探討上述重大改革對於合約法的整體影響,並提及兩個可能特別受到該改革影響的兩個行業,即建造業及保險業。

現時,只有立約各方才可強制執行合約下的權利。然而,《條例草案》建議允許第三者在若干情況下強制執行合約權利,而主要情況是合約訂明由第三者執行,或訂約各方意欲授予第三者一項利益。因此,《條例草案》是對於合約法根本原則的重大改革,更可能對許多商業合約 — 特別是建造業及保險業的合約 — 帶來廣泛影響。

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

根據現行的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並非立約方的個人不能根據該合約而取得或強制執行權利。這項法則長期以來備受批評,不但被指為武斷,而且被指有悖立約各方的立約意願。

以下一個經典例子,說明了該項法則在若干情況下可造成不公。承諾人根據與受諾人之間的合約向某人(第三者)提供商品或服務,但其後該等商品被發現有瑕疵或該等服務欠妥。假如受諾人因在法律上無行為能力等理由而無法強制執行該合約,則該第三者將無權因承諾人違約而追討賠償。

為應對該等情況,法院被迫因應個別情況而訂立例外規則,以體現立約各方的意願及使第三者能夠強制執行其權力。Denning勳爵在案例Jackson v Horizon Holidays [1975] 1 WLR 1468中的判決便是最為人熟悉的實例之一。該等例外規則雖然大致上有效,但亦曾被詬病為繁瑣及過於技術性過高。此外,該等例外規則並不涵蓋所有情況。舉例說,當時英國上議院在案例Woodar Investment v Wimpey Construction [1980] 1 WLR 277中的判決表明,法院不一定願意捨棄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即使其造成明顯不公(誠如其在該案中可說對原告人造成明顯不公)亦然。

改革建議概要

《條例草案》建議為強制執行第三者權利而提供更全面的框架。必須強調,該改革並不廢除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而是對第三者不得取得合約下權利的總則創造一個有限的例外規則。

根據建議中的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的例外規則,第三者可在下述情況下強制執行合約條款:

  1. 合約明文規定第三者可如此行;或
  2. 某一條款的大意是授予第三者一項權益,而立約各方意欲令該第三者可強制執行該條款。

 

此外,亦須透過指出第三者的姓名、是某一類別人士(例如後續擁有人)的成員或是符合某項具體描述的人(例如擁有人的代名人),在合約中明確識別該第三者。

其他普通法司法管轄區,包括英格蘭及威爾斯、愛爾蘭、新加坡、新西蘭及澳洲若干州份,已採納類似上述的對與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的改革。因此,香港的《條例草案》乃參照該等司法管轄區的經驗而提出,並經深思熟慮後訂明一個旨在保護第三者權益的框架。然而,香港在推行上述改革方面落後於其他英聯邦國家,著實令人失望。

重要的是,立約各方可「選擇不採用」建議中的法定條文,即明文把該等條文摒除於合約的適用範圍之外。以下是「選擇不採用」條款的例子:

「《1999年合約(第三者權益)法令》不適用於本[合約],而除本[合約]具體規定者外,本[合約]立約方以外的任何人均不擁有本[合約]下的任何權利,且立約方以外的任何人均不得強制執行本[合約]。」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建議中的修訂只會影響於相應的新條例生效後訂立的合約。由於《條例草案》仍在諮詢階段,因此預期該新條例要到2013年底或2014年初才會生效。

主要的關注

就《條例草案》而向律政司提交的意見書,提出了多項值得關注之處。主要關注之一,是「大意是授予權益」的意思過於含糊不清。有評論員認為,這可能使洽談商業合約的過程變得更複雜,因為各方將須仔細地識別所有牽涉其中的第三者以及限制他們在合約下的權利。

然而,《條例草案》規定,第三者權益只會在立約各方如此意欲的情況下方可予以強制執行。這項限制將有助降低出現立約各方無意間授予第三者可予強制執行的權利的情況的風險。因此,立約各方可透過指明其屬意誰人應獲授予權益而避免產生任何含糊。舉例說,立約各方可把合約內明文規定者以外的所有第三者權益完全摒除。另一個方法是,立約各方可透過在合約內訂明新條例不適用於該合約而全盤不理會新條例。

另一項被指的主要關注是,假如撤銷或變更合約將影響第三者的權利,則《條例草案》限制立約各方進行該等撤銷或變更。該情況在第三者曾依賴或同意授予其權益的條款之時發生。在此情況下,立約各方將須取得該第三者同意,方可變更或撤銷有關條款。

不過,《條例草案》亦規定,上述限制須受限於合約的明示條款。因此,立約各方可通過確保合約允許立約各方在未獲第三者同意下撤銷或變更該合約而把要取得該等同意的要求移除。

對建築合約的影響

鑑於建造項目通常涉及使第三者受益的合約,因此建議中的法定條文可能對建築合約帶來重大影響。

就此而言,主要的關注點是難以識別針對立約各方可能享有權利的第三者以及任何此等權利的性質。在現行體制下,立約各方確切地知道只有獲給予附屬保證的第三者才享有可予強制執行的權利。然而,《條例草案》產生了一種可能性,即可予強制執行的第三者權利可能直到強制執行之時才能得知。

在英國,早於2000年5月當地引入《1999年合約(第三者權益)法令》 (下稱「《法令》」)時,已有人提出類似的關注。與《法令》一樣,《條例草案》為該等關注提供了許多解決方案。首先,正如上文所述,《條例草案》明確允許立約各方訂立新條例不適用的合約條款,即完全依賴現行法律。英國當地亦有採用此做法,不少建造專業人士修改標準建造合約,以明文排除《法令》的實施或限制其適用範圍。這種修改通常對建造合約內的仲裁條款作出。以下是就此目的而草擬的仲裁條款範例:

「[在本協議第[]條所載條件的形式規限下],[第三者姓名╱名稱]有權強制執行其獲本協議第[]條授予的權益,並就該目的而有權享有本協議第[]條的權益[即司法管轄權及╱或仲裁條款],但除此以外,本協議立約各方[或其各自的受讓人]或透過約務更替而成為本協議立約方的人士以外的任何人,均無權強制執行本協議任何條款。」(Int. A.L.R. 1999, 2(4), 137-139)

第二個解決方案是謹慎地草擬合約,以確保核心建造合約與授予第三者的任何附屬保證帶有相同的內容及細節。為免生不確定性,立約各方可在一份可附連於有關合約的詳細清單中排除所有未在合約內明文規定的第三者權益。

對保險合約的影響

保險業是將受上述建議中的改革影響的另一主要行業。

許多保險合約都向第三者授予權益。一個典型例子是允許受保人將彌償款項轉予指定第三者的人壽保險合約。根據立約各方的相互關係法則,第三者受益人無法強制執行有關權益。然而,立法機關和法庭已訂立各項成文法及普通法例外規則,令該等重要合約具有法律效力。《條例草案》所建議的改革意味著保單中的第三者權利可在毋須訴諸成文法及一般法律下的各項例外規則下直接予以強制執行。

這項改革的影響相當廣泛,令保險業界提出一項關注,即保險公司將要對不可預見的第三者權利承擔更大的法律責任。此外,保單的獨特之處在於其向受保人施加最大誠信責任(及相應的披露關鍵資料的責任),而儘管第三者毋須遵守同樣標準,《條例草案》仍將允許他們強制執行保單下的權益。這將產生一種對保險公司不公平的情況:即使第三者未有履行保險合約內規定的披露責任,保險公司仍將要向他們授予權益。

《條例草案》亦有處理上述關注,方法是確保保險公司可依賴其在由受保人提出的訴訟中可倚杖的任何抗辯理由。因此,假如受保人曾違反其披露責任以至保單下的任何其他合約條款,則保險公司將有權提出該違約情況,作為針對第三者的申索的抗辯理由。

此外,保險公司及保單持有人可訂立新條例完全不適用的合約條款,並依靠現行法律規管第三者權益。這是英國保險業對於類似改革的主要應對方法,而預期香港保險業亦會作出類似回應。

結語

《條例草案》是對香港合約法的根本改革。然而,儘管法律原則出現重大轉變,但實際上,在採納標準豁免條款或限制條款下,訂立合約的過程將很可能維持基本不變。這結論是由其他已引入類似法例的司法管轄區的經驗得出,亦顯示《條例草案》不大可能會導致不確定性或法律責任增加。

縱然如此,仍有充分理由支持引入《條例草案》。特別來說,是次改革將有助簡化關於第三者權利的一般法律,這樣,毋須依賴酌情及例外規則便可保護第三者免受不公。此外,只要熟悉相關法律及審慎地草擬合約,便可確保《條例草案》不會令立約各方過份承擔意料之外的責任。

註:欲知《條例草案》草擬本內容(僅提供英文版),請瀏覽http://www.doj.gov.hk/eng/public/pdf/2012/consulte.pdf

 

作者 白樂德,合夥人 金杜律師事務所

Kieran Humphrey,高級律師 金杜律師事務所

Laura Feldman,註冊外地律師 金杜律師事務所

Jurisdiction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