競爭事務委員會及「訊息含混不清」

香港競爭事務委員會的網站,內容豐富多姿,經常上載委員會在鄉村社區舉辦的活動和研討班,還有相關的新聞稿,我們只消瞥一眼,就知道委員會在香港鄉村是最活躍的監管機構之一。由於委員會與受調查對象的關係不涉及(舉例說)發牌或監管,委員會的積極主動,令人讚嘆。

然而,除了別的原因之外,委員會和委員會管理層的特質截然不同,要是機構某些公告引起廣大市民的關注或混淆,同時看起來又與本地情況有點格格不入的,也就不足為怪了。在某些情況下,委員會(特別是委員會管理層)仍在摸索前行(finding their feet)。本文撰寫時,委員會第一宗入禀的案件將會在2018年6月中旬開庭審理(估計審理19天)。

今年較早前,《業界透視》有文章(2018年1月的「昂首挺胸,警惡懲奸」)提到行政總裁公開呼籲加重懲罰,包括把目無法紀的人收監,那時候正值委員會研究修訂其寬待政策和推出合作指引。雖然兩者沒有矛盾,但行政總裁較早前的呼籲,引起一些人士關注。

最近一份代表委員會管理層發出的報告,同樣引起關注,按照報告的要求,代表訴訟方的律師事務所提供的,不只是按指示行事的確認書,還有委聘範圍的確認書。書面確認授權律師行事是一回事,書面確認他們獲委聘的範圍是另一回事。

提供授權行事的確認書(包括客戶的姓名或名稱及地址)不會受到反對――《競爭條例》第58(2)條。不過,某些情況應得到一點通融;舉例說,在調查初期或所謂的「凌晨突襲」(dawn raid)期間,律師事務所可能需要時間闡明指示,公司實體或其高級管理層方面的,更是如此。如果調查涉及多方人士,在調查初期,確保調查標的及時尋得合適法律代表的需要,應該解決到委員會關於誰人替誰行事的「管家」(house-keeping)問題。

更受人關注的是,有建議認為律師應向委員會管理層的代表,確定他們(指律師)受委聘的範圍。委聘律師是經過審慎考慮的,只有這樣才幾可肯定,那一部分的委聘享有法律專業保密權的保護,未經客戶同意,不得以任何形式披露。《競爭條例》明確地認可法律專業保密權(第58(1)條)。

委員會在本地社區做了大量工作,不辭勞苦,但是委員會一部分代表較近期的看法,也許無助委員會的工作。委員會最近發出關於取得律師的「書面授權」的聲明,明顯已經引起立法會議員(有幾位是律師)關注。本文撰寫時,無人知道,同時是律師的委員會成員怎樣解釋這些最近發出的聲明。其中一名或多名委員會成員是或曾經是立法會議員。

有一件事是肯定的。香港現有大約12,000名法律執業人員(私人執業律師、大律師、企業律師、註冊外地律師),他們的共通之處是,全部受到客戶所享有的法律專業保密權保護。委員會管理層不時有法律執業人員加入或請辭,但他們無不知曉,保密權適用於客戶也適用於律師,保密權的效用大概是英文諺語的What's good for the goose is good for the gander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