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方資助 – 續說「雜項」

施德偉及黃泳森,Smyth & Co與RPC聯營

在普通法下,助訟及包攬訴訟在香港屬刑事罪行及民事侵權行為,先導案例Unruh v Seeberger [2007] 2 HKLRD 414一案考慮到兩者「由各項例外情況和限制條件組成的拼圖」(The patchwork of exceptions and qualifications)。已被裁定為不能反對的「雜項做法」(miscellany of practices)引伸應用到清盤人轉讓訴訟因由的強制清盤案(Re Cyberworks Audio Video Technology Ltd [2010] 2 HKLRD 1137 – 強制清盤)及海外受託人轉讓訴訟因由的破產案(Berman v SPF CDO Ltd [2011] 2 HKLRD 815)。

香港Cyberworks案和Berman案由同一法官作出判決,他在最近的Re Co A [2015] HKEC 2089案判決書中有提到這兩宗案件。在Re Co A一案中,法官批准一間公司的清盤人進行一項由開曼群島成立的閉端基金提供的資助安排,該基金是擬進行訴訟的局外人(stranger);那項資助安排是該資助人唯一的投資。

需留意,Re Co A一案的清盤是由法庭下令進行的,並且清盤人在進行資助安排之前尋求法庭批准。法官為了判決要具透明度起見,撰寫判決書公開由他作出的判決,雖然沒有交代各清盤公司的資料,但是一個很好的做法。

此外,重要的是法官相信建議的資助協議(i):符合全體債權人的利益;(ii)容許清盤人保留控制訴訟行為的權利;及(iii)規定在訴訟成功時,只會在任何收回的得益中將「公平分配」的部分(fair distribution)分給資助人。法官亦相信,要清盤人在一般債權人之中集資進行訴訟是不切實際的(公司大部分債務由一群債券持有人持有)。

同樣重要的是法官確認,清盤人就建議的資助向法庭申請批准產生一個問題,但香港沒有任何與這問題直接有關的案例典據;那問題是(第2段):

「……如果真的要因為資助人的商業性質而評估建議的資助協議是否違反普通法針對助訟和包攬訴訟的規定,進行評估的程度是一個爭議點。」

對於「無力償債」的原告人與資助人(商業性質與Re Co A案的資助人所屬的類似)訂立的資助協議,會否違反香港普通法針對助訟和包攬訴訟的規定,法官在判決書末段表示把這問題留待日後處理。

有需要強調:Re Co A案的資助人是投資者,不是債權人,它在收回款項時,最多只會收到受資助訴訟所得款項中「公平分配」給它的那一部分,而且,清盤人事前已取得法庭的批准。反對包攬訴訟的公共政策建基於法庭程序及司法工作的廉潔穩健;當然,有關的監管工作是由法庭承擔的。因此,香港清盤人事先就資助安排尋求法庭批准,並為公眾及其專業的利益爭取明確的法庭判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