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者資助:綠寶石島的故事

鑑於愛爾蘭與香港在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法律方面有相似之處,並且在普通法上有「姊妹關係」,那些密切關注專業(「商業」)第三者資助訴訟的優點,留意有關討論的人,應該對愛爾蘭最高法院最近在Persona Digital Telephony Ltd & Anor v The Minister for Public Enterprise, Ireland & Ors [2017] IESC 27的判決很感興趣。

正如愛爾蘭首席大法官在其主要判決指出(首席大法官Susan Denham的判決書第7段):

「這宗案件涉及支持法律訴訟程序一方當事人的第三方專業資助協議,是法庭席前第一宗提出相關協議潛在用途作為爭論點的案件。」

簡言之,愛爾蘭最高法院拒絕批給聲明指出,投資協議,在法律程序的過程中訂立並就申索提供第三者資助的,不會違反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法律。法庭拒絕這樣做,裁定在愛爾蘭的法規和普通法上,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民事侵權和刑事罪仍然存在。在現代人的記憶中,愛爾蘭似乎一直沒有有關的檢控,有關法規也相當古舊,但這些都不是問題。

有一重點要注意,雖然原告人(上訴人)正尋求宣布性質的濟助,但他們不是挑戰助訟及包攬訴訟的原則。此外,沒有跡象顯示他們本身有行差踏錯。

最高法院的決定主要有公共政策考慮作為基礎,清楚的是,即使第三者資助協議在進行法律程序之前已經訂立,結果都是一樣。因此,看來在可見的將來,愛爾蘭在這領域的改革會是一件透過立法進行的事。

案件切合香港的情況,在香港關乎法律程序的普通法之中,助訟(Winnie Lo v HKSAR,FACC No. 2/2011)及包攬訴訟(Unruh v Seeberger & Anor,FACV No. 10/2006)的法律仍然存在。鑑於愛爾蘭未有在這個領域正式通過法律改革(有別於英格蘭及威爾斯等),留意在普通法的傳統上,兩宗香港案件在愛爾蘭最高法院的考慮中所發揮的作用,也是一件有趣事;兩宗案一直有被考慮(特別是 案)。

少了合理的商業權益(而不是專業第三者資助權益)的第三者資助訴訟,在香港仍然是不合法的。香港現有混雜繁多的例外情況是判例法發展的結果。

正如過往在《業界透視》指出,第三者資助商業訴訟在香港的發展停滯不前。這個領域在可見的將來不可能立法改革;考慮到香港的情況,就更不可能了。現在的精神都集中用來使立法會2017年6月14日通過的《2016年仲裁及調解法例(第三者資助)(修訂)條例》生效。

Jurisdictions: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