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定損害賠償 – 再探罰則

Tim Hill,霍金路偉律師行

英國最高法院最近一併審理Cavendish Square Holding BV v Talal El Makdessi案和ParkingEye Ltd v Beavis ([2015] UKSC 67)案,同時作出判決,期間再一次探究用以釐定算定損害賠償條款在什麽時候是罸則的測試。最高法院表示,算定損害賠償條款只有在出現完全不相稱的情況之下才是罰則。

現時有一系列查看算定損害賠償條款和罰款條款的分別的矚目案件,這是其中最近期的判決;前者可予強制執行,後者則不可。

測試罰則的新準則

免受懲罰的規則源自Dunlop Pneumatic Tyre case of 1915 ([1915] AC 79)一案,在其後的判例法中發展;雖然知道這規則「古老,是一座雜亂無章地建成的建築物,不大經得起風吹雨打」,最高法院卻決定將原則保留,不過說明不應將其範圍擴大。

最高法院趁機在這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判決中闡明用作決定某條款是否罰則的測試。這項新闡明的測試強調:(i)釐定相關條文對其有用或保護作用的無違約一方的合法權益,及(ii)評定有關條款是否與該等權益完全不相稱。

測試:

「真正測試的是受到質疑的規定是否次要責任,對違約者造成的不利與無違約一方在主要責任獲執行時所得的任何合法權益完全不相稱。」(第32段)

先前的法律經歷重大改變,法院在這改變期間表達意見,認為當評定某條款是否懲罰條款時,阻嚇的概念沒有幫助,亦指出「影響締約方的行為如果是有合法權益的,而這合法權益不能單靠追討違約賠償的權利予以補償,阻嚇不是一種懲罰」,這點具有其特殊用意。然而,法院亦確實表明不會執行僅僅假裝為用以懲罰違約者的條款。

除了新的測試之外,最高法院強調,懲罰規則所管的只是合約規定在主要合約責任被違反時可得的補救,並非該等主要責任的公平性。

這判決對算定損害賠償條款及免受懲罰的規則有什麽意義?

最高法院確認,如果各方當事人處事精明,討價還價的能力相等,免受懲罰的規則在兩方複雜的商業關係之中的應用非常有限,如合約是在徵詢法律意見後自由洽談達成的,應用更為有限。

假如相關的合約條文:(i)符合合法的商業利益;及(ii)不誇張、不過份或不是不合情理,便不會是罰則,因而可予強制執行。新測試給各方開出了指明預定後果的方法,即使無違約一方沒有蒙受重大的或容易量化的損失亦合用。這暗示締約各方不再需要考慮違約補償是否「真正預計的損失」,尤其是鑑於最高法院指這概念「沒有幫助」。事實上,這測試與有名的判例不相符已有一段時間了。

新測試香港合用嗎?

鑑於英國的判決在香港具有說服力,這新測試將來可能得到香港法庭的支持。香港法庭過去是支持合約自由的,一直不願使這類條款無效,英國法庭也如是,這判決有力地強化港英法庭這種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