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最佳利益或意願 — 應以何者為準?

保障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最佳利益」

法庭是否應介入,這是酌情權問題,同時亦取決於每宗個案的實際情況。一方面,精神健康法庭應尊重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MIP)在持久授權書中表達的意願;另一方面,為了保護MIP的利益,在某些情況下仍有需要法庭介入。歸根結底,主要考慮因素應是精神上無行為能力人士的利益,而不是其他家庭成員的要求。法官陸啟康特別指出,「精神健康法庭應提防MIP的家人試圖利用精神健康訴訟以達致個人利益。」

為保障MIP的最佳利益,法庭引用了英國案件,並考慮了《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14條第8款後得出結論,認為MIP在精神失能前的主觀觀點和感受應該得到「應有的重視」。陸官認為,「除非這些意見和意願明顯違背MIP的福祉,否則法庭不能用其意見取代MIP的意願,並決定什麼最符合他的利益」(法官陸啟康相當強調以上的立場)。

查明事實的重要性

法庭還審視了透過《精神健康條例》查明事實的方法。C引用了確立一般立場的案例典據,即精神健康法庭在根據《精神健康條例》第II部分,進行調查時,應採取籠統調查方式,而不應深入事實問題。對於處理具爭議性事實之問題,則應只限於在決定了符合MIP最佳利益的範圍內作出解決方案。因此,C所採取的立場,正是要求法庭不可就她提出的各種指控作出任何事實調查。

然而,陸官認為應視乎個別背景和情況,決定應否在沒有查明事實的情況下,採用籠統調查方法。本案的不同之處,就是MIP已簽署持久授權書,而C並不尋求根據過去的行為,削弱持久授權書的有效性。陸官表示:「如果A太太在持久授權書中表達的意願是真實的,法庭便會跟從她的意願,透過她選擇的律師來處理她自己的事務,而不是陌生人,這亳不符合她的利益。」

陸官續說,在法庭並未裁定現有受權人濫用的情況,若在精神健康訴訟程序驅使下委任受託監管人,便會違反《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第14條第8款賦予授權人的權利。

與本案有關的事實

法庭在本案應用了上述原則,裁定:

  1. A太太與C的關係自2003年開始惡化,並沒有證據顯示A太太在2010年之前沒有精神行為能力、處於弱勢地位,或受到任何不恰當的影響;
  2. 不論對錯,A太太對C產生了負面看法,認為C是策劃對她各種不恰當對待的幕後黑手;及
  3. 早在2009年,A太太因受到已故丈夫(當時是MIP)委任受託監管人一事影響,而對受託監管人產生了負面看法,假若她失去精神行為能力,她不想由陌生人處理其事務。

法庭認為,A太太這些觀點可能存在偏見不公,但法庭的職責並非「糾正」這些觀點或價值觀。精神健康法庭必須適當考慮A太太在2010年之前對C的負面看法。

由於不恰當影響的證據不具決定性,因此法庭應適當考慮A太太的主觀意見和願望(無論是否存在偏見或不公),而這些意見是A太太在尚有精神上行為能力且不受不恰當影響時所作出的(不論對錯)。更重要的是,執行持久授權書的法定要求確保授權者以充分的精神行為能力執行持久授權書。

總而言之,法庭得出的結論是,在沒有事實證明持久授權書的正當性有問題的情況下,為了A太太的利益或要求(隱含在執行被質疑的文件中),法庭沒有足夠理由委任受託監管人。

實際考慮

法庭在得出上述結論時還提出了一些實際考慮,包括不希望出現的情況,即C將利用法庭的調查結果,就對她不利的裁決挑戰另一個有權力的法庭。此外,B和C是這場持久糾紛的關鍵參與者,即使在A太太去世後,糾紛也不能避免地拖延下去。在A太太得到妥善照顧的情況下,法庭質疑委任受託監管人對A太太有何好處。此外,C大可質疑持久授權書的有效性,但C決定不這樣做,法庭就沒有理由委任受託監管人,因這違背A太太的意願和意見。最後一點是,C在其他訴訟中有可能附帶使用受託監管人獲得的文件,也是法庭關注的問題。

後續上訴

隨後,C對裁決提出上訴。C提出,原訟法庭錯誤地採用了「明顯違背測試」(並採用了「替代判斷」標準而不是「最佳利益」標準),對A太太過去的願望和觀點給予重要性推定。主要理據是陸官使用了「明顯違背測試」而不是「最佳利益測試」。

2019年2月,上訴法庭確認了原訟法庭的判詞 [2019]HKCA 321。總括來說,上訴法庭認為,不論是從整體或上文下理閱讀判詞,法官明顯沒有使用「明顯違背測試」。上訴法庭認為,原訟法庭法官明顯應用了「最佳利益測試」,並沒有把這些意願和觀點視為決定性因素。上訴法庭認為,原訟法庭法官基於本案委任受託監管人的特定目的而決定重視A太太的意見和感受。

裁決的含義

該裁決澄清了持久授權書與受託監管人之間的關係,進一步將香港法律與普通法司法管轄區的立場保持一致。在普通法司法管轄區,持久授權書的存在可能是反對委任受託監管人或同等職能的重要考慮因素,除非已確定持久授權書被濫用或無效執行(例如受到不當影響)。

該裁決亦是本地有史以來第一個關於確定MIP意願和觀點的案例,並就受託監管人與MIP在最佳利益方面的關係進行了深入討論,其中包括遺囑、持久授權書和贈與契約等遺產管理文件,反過來證明了MIP的主觀看法顯然影響了原訟法庭的決定。上訴法庭強調,即使MIP曾表示不希望委任受託監管人,但法庭仍可考慮其他相關因素。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已就未來任何類似的案件,制定了具有啟發性和說服力的案例。儘管此案在許多方面有著獨特的情況,但法庭的裁決闡明了每個人都可提前做好計劃,倘若有一天失去自理能力,其選擇和自主權也會受到尊重。 

news

news

newsnews

歐華律師事務所合伙人

陳律師在商業訴訟方面有深度的經驗,並在香港各級法院及仲裁方面有豐富的經驗。他的客戶群包括香港、中國和海外的銀行、證券公司、上市公司及高資產淨值人士。

陳律師的執業範圍包括為股東與董事爭議、清盤程序、銀行和投資爭議、建築爭議、網際網路欺詐、以及僱傭及行政法律事務提供諮詢。陳律師在處理有關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調查的監管辯護事宜以及涉及廉政公署和商業罪案調查科的白領犯罪方面也有豐富的經驗。

歐華律師事務所顧問律師

區律師從事一般民事和商業訴訟,特別是建築法、遺囑認證和私人財富案件。她的客戶包括大型承包商和開發商、高資產淨值人士及私募股權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