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審法院靈活處理期限問題

Astro Nusantara International B V v PT Ayunda Prima Mitra [2018] HKCFA 12,上訴人(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3號命令第5條規則)申請寬延時限,以阻止在香港執行「紐約公約」下的仲裁裁決。這是案件在終審法院席前上訴的核心;仲裁裁決是在新加坡作出的。

上訴人最初似乎是有意識地決定不申請作廢高等法院的命令。這道命令給予眾答辯人在香港執行仲裁裁決的許可,上訴人最終申請作廢,不過是逾時一年多才提出。

新加坡仲裁庭容許仲裁訴訟加入額外訴訟方(金錢申索是最大款額的),按照當地法律,做法並不恰當;雖然仲裁訴訟看來發生了一些根本的錯誤,但香港下級法院批准答辯人執行仲裁裁決。

上訴人與不恰當地加入的額外訴訟方沒有訂立有效的仲裁協議。香港終審法院裁定,下級法庭輕視此事的重要性,是原則上犯錯。此外,新加坡上訴法庭已經(就上訴人提出的質疑)裁定,仲裁庭沒有審理權作出對額外訴訟方有利的裁決,不過新加坡法庭一直沒有作廢仲裁裁決;香港下級法院是錯誤地給予「沒有作廢」這個事實過份的比重。

法律執業者必須留意,終審法院的判決不是鼓勵逾期質疑,以阻止在香港執行「紐約公約」下的仲裁裁決,也絕對沒有削弱我們對香港支持仲裁的信心。

香港下級法院拒絕給予上訴人更多時間,但從客觀角度看,在新加坡的仲裁訴訟似乎發生了一些根本的錯誤,以致下級法庭看來也犯了明顯的錯誤。因此,雖然做法並不常見,但終審法院意識到法院有權重新行使酌情權,給予上訴人更多時間(這宗案是三個月),以申請作廢原訟法庭批予眾答辯人執行仲裁裁決許可的命令。

結果,上訴人有最後機會說服原訟法庭接受它對審理權的質疑,得以阻止在香港執行仲裁裁決。

申請人行事不合理,不遵行法庭規定或命令但不申請(例如)濟助免被懲罰。整體來說,終審法院的判決對解決爭議的律師相當重要,因為它檢視那些支持(根據第3號命令第5條規則)批准寬延期限的基本原則。如果遇上這種情況,香港法庭應當考慮一切相關的事項和案件的整體公正,方法不受限制,避免機械式的處理手法。

因此切記,一定要考慮申請寬延期限的背景。

這宗案件的上訴人選擇不「積極地」在仲裁地新加坡把裁決作廢,而是「被動地」阻止在香執行,處理方法靈活合理,符合「補救選擇」原則的最佳傳統,而終審法院像是一呼一應似的,同樣靈活處理期限的問題。

Jurisdictions: 

高級顧問 , RPC

合夥人, RP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