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律師》的信

致《香港律師》編輯:

作為全球領先的訴訟融資公司之一,我們此番致函回應香港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第三方資助仲裁小組委員會主席甘婉玲大律師於《香港律師》(2016年1月號)第46–48頁的撰文

我們同意,是否允許第三方資助仲裁需要更大確定性,以提升香港作為國際仲裁中心的競爭力,以免落後於競爭對手。

然而,一如Burford Capital向小組委員會提交的意見書所言,我們應更進一步。

糾紛調解的商業使用者當中,為數不少希望或需要獲得外來資本。香港不應只跟隨小組委員會的建議,釐清模糊之處,明確允許仲裁使用訴訟融資,同時也應從整體上擴大允許使用訴訟融資的範圍,包括商業訴訟。

當其他司法管轄區已接受商業資本流動的需求,香港在商業訴訟和仲裁融資方面仍然維持嚴格限制,明顯偏離成熟的法律和資本市場的做法。未能消除對使用包攬訴訟的障礙,莫名其妙地維持積極禁止包攬訴訟,令香港已落後於其他類似的中心,而且地位正繼續被削弱。

在英國,訴訟融資不僅獲廣泛接受,更是司法系統的支柱。在美國,商業原告及被告尋求訴訟融資時牽涉第三方的情況普遍,而且已經有幾十年歷史。在國際仲裁界,世界主要仲裁機構處理第三方資助仲裁亦很常見。

香港應向前邁進,全面接受訴訟融資。「只打開一線門縫」並非解決辦法。對第三方資助過度監管和干預,將不能解決香港現有的問題。

香港最終若想成為世界級糾紛調解中心,就必須以行動配合,果斷而迅速地接受改變。

Jurisdictions: 

行政總裁,Burford Capit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