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香港律師》的信

致《香港律師》編輯:

CLP v CSN [2015] HKEC 2503一案中,一名未成年人的祖母申請成為其監護人,而法庭不具有司法管轄權判決其申請(2016年3月《香港律師》案例撮要),此裁決可能令家事法律師側目。

在FCMP 121/2007一宗中,我已警覺「由第三者提出的照顧未成年人申請」此議題,並曾在2009年7月號《香港律師》作出討論。當時我表示:

「在Re R (an infant) (custody to non-parent) [1974] 1 All ER 1033一案中,就一項根據《1971年英國未成年人監護法》(以下簡稱《未成年人監護法》)而提出的監護權申請,上議院法官在考慮了國會對《未成年人監護法》第9(1)條的立法意圖後一致認為,頒令授予一名為方便緣故而稱為局外人的人士管養權,乃合適的做法。

當我們將《未成年人監護法》第9(1)條(當中稱 「法庭可⋯作出有關⋯對未成年人的管養命令」) ,與相同的《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13章)第10(1)條進行比較時,不難看出二者具有相同的立法意圖。如FCMC3168/2003的案件一般,該名祖母所提出的申請是誠實和適當的,法庭可根據《未成年人監護條例》第3條的福利原,頒發有利於她的管養令。」

令我驚訝的是,對上述情況下未成年人的管養權,經過近七年仍毫無寸進。我強烈建議相關改革委員會加快進程,以期日後處理同類申請時,節省法庭時間和公帑

Jurisdictions: 

伍卓達律師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