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合組織公布《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最終報告》

Richard Weisman及Noam Noked外地註冊律師,貝克‧ 麥堅時律師事務所

經合組織秘書處於2015年10月公布了 《經合組織(OECD)/二十國集團(G20)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BEPS”)項目2015年最終報告》(以下簡稱《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最終報告》)。

「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一語是指一種稅收籌劃策略,跨國公司利用稅收規則中存在的不足及錯配,人為安排地將利潤轉移至低稅率或是不需徵稅的司法管轄區(而它們在當中只是進行輕微的,又或是並無進行任何經濟活動),以致其只需繳納很少,甚至完全不需繳納任何企業所得稅。

針對此等情況,二十國集團在2013年9月接納經合組織在「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問題上所提出的行動計劃。如今兩年已經過去,新公布的《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最終報告》載列了各國同意採納,以遏止 「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行為的一系列廣泛措施,當中包含新訂立的最低程度標準與共同步驟,以達至國家的實際執行,與最佳常規中的指引互相配合。參與這個項目的國家有60多個,而經合組織將該項目形容為是「接近一個世紀以來,國際稅務準則的首度重大 (及遲來的)修復」 。

若干建議

以下為該項目所提出的一些建議:

  • 跨國公司(“MNEs”)將需要提供其全球業務經營的主文件檔案和轉讓定價政策、與其在每一個國家的詳細交易轉讓定價資料有關的本地文件檔案,以及需要每年在其進行業務經營的每個稅收管轄區提交一份「國別報告」。我們預期,該等「國別報告」將會暴露這些跨國公司在其只有輕微,又或是並無進行任何經濟活動的低稅率司法管轄區中,取得龐大利潤的情況。
  • 《經合組織稅收協定範本》中有關常設機構的定義將會作出修訂,以應付跨國公司運用不當的技倆,通過替換作出了佣金代理人安排的經銷商,或是人為安排地將業務活動分割,從而達至避稅目的。
  • 為了防止讓跨國公司在不當情況下享有稅收協定所賦予的利益,各國已同意在其稅收協定內載入反濫用條款,當中並包含一項最低程度的標準,以防出現「選購」稅收協定的情況。
  • 《經合組織轉讓定價指引》將會作出修訂,以限制使用﹕費用分攤安排,以及其他涉及無形資產與跨國公司集團成員之間的其他支付的稅收籌劃策略。
  • 《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最終報告》建議採用一個共同步驟,以達至各個相關國家在實際執行上的配合,從而限制跨國公司藉著運用利息支出和混合錯配等方法來侵蝕稅基。
  • 為了更有效地解決國與國之間的爭端,許多國家正在加快致力於採用強制性及具約束力的仲裁,而一個監控機制亦將會建立,以重點改善爭端解決程序。

預期將出現的事情

我們預期《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最終報告》將會對各國在向跨國公司徵稅的方法上產生重大影響。許多國家都正在制定國內的法律與規例,從而落實履行「國別報告」的義務及其他「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建議。隨著時間的推移,我們將可看到稅務機關在未來如何就轉讓定價政策,執行有關「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的措施,以及「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情況將會對現有及新的稅收協定產生怎樣的影響。我們亦預期,未來將會有許多「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項目的建議成為新的國際稅收準則。

中國的回應

中國亦積極參與這一項目,並已開始進行國內立法,以實現該項目的部分建議。2015年3月18日,中國國家稅務總局(以下簡稱「稅務總局」)出台了《關於企業向境外關聯方支付費用有關企業所得稅問題的公告》(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5年第16號),其重點是針對中國企業向並沒有承擔任何職能及風險,及/或並沒有任何經濟實質的海外關聯機構支付服務費和專利使用費。此外,稅務總局亦在2015年9月17日公布了經修訂的《特別納稅調整實施辦法》(以下簡稱《TP規則》)的討論稿,而它是根據「稅基侵蝕和利潤轉移」項目,在本國法律中引入轉讓定價的概念和建議(包括「國別報告」)的另一項舉措。我們預期,經修訂的《TP規則》將會在2015年年底前定稿。

在未來,我們預期會有更多的法律變更、審計及稅務糾紛相計出現。在一個於2015年10月在北京舉行的國家稅務總局會議上,該局強調它將會把握這一機會,藉以下措施完善中國的本地規則及增強其國際稅務管理職能:

  • 修訂《中華人民共和國稅收徵收管理法》,允許中國稅務機關向納稅人採集更多納稅申報信息(包括強制性披露惡意的稅收籌劃安排方案),以便有效遏止惡意的稅收籌劃﹔
  • 在2018年以前,與超過45個國家簽訂自動情報交換協議﹔及
  • 修訂中國的稅收協定釋義指引,從而積極防止稅收協定被濫用,以及人為安排地規避常設機構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