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寶石島「例案」之我見

香港的普通法和愛爾蘭的普通法有相近之處,香港應該有不少人對愛爾蘭高等法院最近在Personal Digital Telephony Ltd & Anor v Minister for Public Enterprise & Ors [2016] IEHC 187案的判決很感興趣。這判決確認愛爾蘭(現在)有助訟及包攬訴訟存在。原告人(一間公司)提出申請,要求法庭宣告(但申請不果):

「……原告人與Harbour Fund III, L.P.訂立這次訴訟資助安排時,並沒有濫用法律程序及∕或違反有關助訟及包攬訴訟的規則。」

在還未有就第三方資助清楚訂定條文的司法管轄區,這案也許是訴訟出資者正考慮提出的(或者正考慮是否提出的)好幾個「

驗證」案例之一。按照判決書內容(第2段及第72段),這案是愛爾蘭法庭席前首宗「直接涉及專業第三方資助訴訟的可接受性」的案件。預計其他司法管轄區會陸續出現更多這類案件(及上訴案)。

香港終審法院有兩宗先導案例:Unruh v Seeberger (2007) 10 HKCFAR 31 案和Winnie Lo v HKSAR (2012) 15 HKCFAR 16案(香港另一宗有律師在終審時獲判無罪的案件),(就現時來說)詳述了有關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普通法現時在香港的情況。

白樂德律師(香港美邁斯律師事務所合夥人)評論愛爾蘭高等法院最近的案件時提到:

「這個判決甚有意思,值得我們深思。在愛爾蘭,助訟及包攬訴訟的概念源於英國古代法規(在共和國仍然適用),在香港, 助訟及包攬訴訟卻只見於普通法下的規則。不過展望將來,助訟及包攬訴訟在這兩個司法管轄區的存續,是一個需要討論的問題。」

饒詩傑律師(香港Smyth & Co與RPC聯營合夥人)以爭議解決中心的發展作為背景,評論說:

「只要有合適的協議,香港接受第三者資助商業訴訟並就此訂立條文,有利香港鞏固其作為全球主要爭議解決中心的地位。」

威廸其律師(香港何敦, 麥至理, 鮑富律師行合夥人)從另一角度看多一點,他說:

「我雖然有愛爾蘭血統,但難以明白何解古時的助訟及包攬訴訟法律,以其一向的形式在現今世代存留。只要有充分的透明度並(例如)就針對商業出資者的訟費令訂立條文,第三者資助是應該被接受的,而第三者資助應該不會影響香港獨有的法律援助制度。」


*  編者按:預計今年稍後時間,法律改革委員會轄下小組委員會在發表小組委員會的最後報告書時,會大力支持由第三方資助在香港仲裁(因此是承認現實情況)。

Jurisdictions: 

Thomson Reuters – Sweet & Maxwell are the publishers of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Law Reports & Digest ("HKLRD") and the Authorised Hong Kong Court of Final Appeal Reports ("HKCFAR"), and providers of Westlaw HK (www.sweetandmaxwell.com.hk / www.westlaw.co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