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者的話:五月2017年

想像一下,在韓國上市的公司TechCo的一位股東I先生接觸你,該公司估值高達數十億元。而然,一天早上,I先生醒來發覺,因據稱公司的創始人S先生造成的可疑交易,公司的價值幾乎一夜間消失了;通過該交易,S先生以驚人的10億美元TechCo股份收購了他也控制的、價值約200萬美元的PaperCo。據稱這筆交易使S先生的財富增長達1億美元,而TechCo的股價暴跌,其投資者遭受了數十億元的虧損。

韓國刑事當局對涉嫌欺詐交易進行調查,同 時,S先生也逃到了香港。據新聞界報導,S先生現居香港島內其中一個最富裕的社區。I先生是一位韓國商人,希望你能夠協助採取針對S先生的多重管轄的執法行動,因為韓國法院對S先生作出了判決,命令他向I先生支付約500萬美元。除了作為美國公民,S先生也顯然是美國常春藤聯盟大學的一個重要捐助者,他的女兒也是其學生。

在香港,只有有限的審前「透露」。沒有第三方的審前供詞紀錄。經常需要法庭特准。現時,美國訴訟當事人也有一大堆「透露」工具可供選擇。然而作為一名香港的訴訟人,你可以利用哪些「透露」工具協助I先生在香港進行訴訟?可以證明有成果的一個系統是美國的「透露」系統。要了解更多資料,包括你可以獲得哪些資料以及需要顯示的資料,請查看此期中的「證據」專欄。

在五月號的其他地方,「專業導論」的文章審視了英國最高法院在BPE Solicitors & anor v. Hughes-Holland [2017] UKSC 21一案的裁決,認為律師事務所不負責客戶因客戶自己的商業誤判而造成的損失,並通過討論其與香港的相關性而作出結論。「中國實務」專欄概述了發行人應該牢記的主要因素和這些因素對中國相關離岸債券發行的不同交易結構的影響。

職場資訊」一文也是有趣的,其中討論了當前市場趨勢下香港律師行的未來,而「律師閒情」的文章 (第80頁)則敘述了新界東北部荔枝窩之旅。在該處,當地村民,學術界,志願者,非政府組織等正在努力通過文化復興和環境恢復活動,重振幾乎被遺忘的農村客家社區。

《香港律師》編輯
Legal Media Group
湯森路透
cynthia.claytor@thomsonreuters.com